動物

海洋公園,讓人Crazy嘅數字,一年報一次唔夠架!

廣告
海洋公園,讓人Crazy嘅數字,一年報一次唔夠架!

廣告

這些稀有動物每年為海洋公園帶來龐大收益(圖:海洋公園網站)

這段日子,兵荒馬亂,但海洋公園6條鎚頭鯊集體暴斃,加上園方被迫證實2010年購入的80條藍鰭吞拿魚也已於早前死亡之後,看到,想起,一些似是而非的說法,心裡極不舒服,不吐不快。尤其是,當我想起一些數字。

很多年前,林子祥有一首歌叫「數字人生」,全曲只有音符和數字,沒有文字。真真佩脈填詞人潘源良的創意和勇氣。有人聽得意味深邃,仰望數星晨,有人毫無感覺,又急忙回到辦公桌。看各自緣份。

翻看海洋公園今年的新聞稿,我們同樣看到很多數字。譬如,今年五月,他們公佈「再創下10年內第9個最高年度入場紀錄的佳績,突破去年財政年度710萬人次 的紀錄」;今年10月,海洋公園公布「海洋酒店」的投標結果及發展計劃,行政總裁苗樂文表示,酒店「設有495個房間的海洋酒店將座落於海洋公園正門,佔地17,044平方米。」當然,新聞稿還有一些與「海洋保育」相關的數字,譬如,今年7月,大熊貓情侣盈盈樂樂多次交歡卻未能受孕,園方替牠們加把勁, 「首次以100%新鮮精液進行人工授精」,有別於「往年採用樂樂混合新鮮及冷凍的精液為盈盈進行人工授精」,100%這個數字,非常圓滿,但盈盈卻不這樣想,因為,她並沒有因而成功受孕!

固然!圓滿數字的背後,充滿缺憾,更何況一些還未見天日的數字。這些未見天日的數字,包括:非瀕危物種的 死亡數字,像那80條藍鰭吞拿魚,如果不是媒體追問,由於是「非瀕危物種」,還藏在黑盒子裡;每年透過各種渠道模式輸入動物的數目、輸入時年齡及死亡年齡;瀕危及非瀕危。疑似受虐海豚Pinky及其他動物精神健康分析的數據及報告;而不僅是肉體健康的數據。以上這些數字,並不愉快,它們不像遊客人次上升、酒店客房容納量,它們不是送上喜悅,而是傳出傷痛。

在某一個場合,一名海洋公園高層指出,如果經常公佈動物的死亡數字,香港人會「Crazy」。正是在不想香港人「Crazy」的情況下,所以除了瀕危物種之外,其他動物的死亡數字,只在年報公佈便可以了。

於是,問題就來了,一些送上喜悅的數字,必須急不及待通報天下;一些傳出傷痛,讓人Crazy的數字,卻一年報一次就夠了,而且還不要報得太清晰仔細,以免人們Crazy得太厲害。噢!這讓我想起一句塵年老語:「報喜不報憂」,或對園方公道一點:「多報喜少報憂」。

然而,如果聽到林子祥「數字人生」會仰頭數數星的王子,心裡也許數著1.1.1.1
……每一個單位的數字,就是一條生命,牠可能是一條愛高速泳行的鯊魚,不小心撞到大魚缸邊,腦碎骨折而死;也可能是精神健康未能適應困養生活,自 殺身亡。又或者,是那條不知名的小魚,被迫與鯊魚同缸,連逃亡的機會都沒有……
商人,一直希望用美麗的數字遊戲,去掩埋血腥的數字事實,就像今年7月27日,「豚聚一家」數名成員抬著「血海豚」前往海洋公園面前參與示威集會,卻被以「嚇親細路」為由,驅趕離場。

人們快樂了,盈利上升了,動物的傷痛和死亡的數字,不要提了。

(作者為「豚聚一家」幹事)
www.facebook.com/groups/stopdolphinshow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