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徐少驊

早年從事媒體工作,記者、編輯、出版人、專欄作家、電台主持、書籍作者,現在從商,已婚。 香港時事評論部落 http://www.facebook.com/pages/xiang-gang-shi-shi-ping-lun-bu-luo/233195364407 網誌

梁振英與一眾「閹人」荒謬無極限

梁振英與一眾「閹人」荒謬無極限
廣告

廣告

梁振英與一眾「閹人」荒謬無極限 徐少驊

雖然結果是在預計之中,但也不免為香港黯然神傷。政府將「程序正義」視如無物,隨意改變政策,對市民要求政策解釋同樣地視如無物,職能是屬於監察政府的立法會自廢武功,在市民大聲呼求之下,對胡作非為的政府視若無睹,拒絕履行職責,整個政治制度的荒謬、荒唐、荒誕在「免費電視牌照」一事上,像是在射燈的照射下顯得玲瓏剔透,讓政治冷感的香港人看得真確無比,這或許是這件禍事的唯一光明面。

在中聯辦下旨之下,眾妖歸邊,力保的不是梁振英,而是香港的所謂「行政主導」黑箱作業機制,儘管保皇議員在議會內費盡唇舌為梁振英的愚蠢決定保駕護航,但所說的難免牽強,故此必須賠上所剩無幾的政治信譽,因為「免費電視牌照」就如賊人在盜竊時被抓個正著,即所謂的「斷正」!你如何能為這名竊賊開脫呢?!

其實真係講多都無謂,事情一點也不複雜。今時今日,人家用光纖用寬頻出錢搞電視台,真係關你政府鳥事呀!人家賠銭,人家執笠,又關你政府鳥事嗎!二十一世紀開電視台,跟開一間餐館沒有本質上的分別,既不涉及公眾稀缺資源,又沒有人要求政府要為執笠嘅食肆負責任,只要符合各有關條件和條例,政府就得發牌,用得著你特首聯同行政會議花這麽長時間商議?!交給通訊事務管理局按本子批就行了!當然,一切都是污穢骯髒的政治,難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有面目勸立法會議員別要將「免費電視牌照」政治化!

保皇議員要保皇本來不是什麼稀奇之事,一個社會自然地有建制派和反對派,各有擁躉。但這次事件有三名保皇議員的言行實在過分得令人齒冷。頭號「閹人」是曾經信誓旦旦聲言會支持引用特權法的議員謝偉俊,卻轉軚投棄權票,說什麼政府今次事件上犯錯已經很明顯,因此無必要再以特權法調查。「閹人」究竟你在說什麼?你說的話已經不能為人所理解,故此不屬「人話」,跟禽畜的嘶鳴沒有分別!說維穩話也得有點邏輯吧!譬如說,謝生「偷食」,被白姐姐發現了,謝生能跟白姐姐說「今次『偷食』事件上犯錯已經很明顯了,因此你也無必要深究下去了」嗎?若白姐姐接受這樣的「嘶鳴」,只有兩種可能,一、她愛謝生到一個瘋狂地步;二、她是一名白痴。

第二名「閹人」當然非他莫屬,代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此事涉及的是他所屬業界的事情,他亦曾承認業界有強烈聲音要求他投票支持「權力及特權法」調查真相,還業界一個公道,此名「代表」竟然做逃兵!馬逢國叛逆他的選民突顯了立法會功能組別的「原罪性」。

另一「閹人」是葉劉淑儀,她說全世界的電視台政府都會管得好緊!究竟是在外國進修完回來重返這個政壇醬缸的葉劉無知,還是她為了撐政府而出賣良知?很多很多年前,全球先進國家的政府都落實deregulation ,尤其是電訊業。後來寛頻、光纖等科技使廣播不再依賴大氣電波,於是deregulation吹到去廣播業,電視台數目如雨後春筍,申請者來者不拒,門檻大幅下降,讓錢銀不多的團體或市民也可以搞自己的電台或電視,或許亦是這種大勢促使當時的廣管局有開放免費電視牌照的提議,因為再局限牌照數目已經失去理據。這個葉劉你豈會不知呢?當建制派沒什麼不對,但不能睜開眼說瞎話也吧!

屢試不爽,每一次有議員提出用「權力及特權法」查政府,建制派議員都投反對票,記憶所及,甘乃威「求愛不遂」八卦事件卻得到議員們相當重視而通過法案去深入調查。議員們經常否決引用「權力及特權法」監察政府施政,還義正嚴詞的說要保護行政機關的行事制度包括所謂的「保密制」。問題來了!「權力及特權法」是用來幹啥的呢?建制派議員請你們答一下這個問題。若果連「免費電視牌照」這個你們同意政府交代不清的問題也不需要引用法案去履行監察政府的責任,此法究竟什麼時候才拿來用?不如廢了它,甚至解散立法會啦!最少可以省回納稅人的錢,又或說不用給你們這幫「政棍」呃飯食!

不過,這次事件的醜態仍未數完,梁振英政府真係業餘到你唔信,一男子考慮的一籃子因素竟然包括申請牌照公司背後的母公司那支水喉,真係低智得令人搖頭,每間公司財政獨立,子公司有事,母公司不一定救,以獨立的財務來看,香港電視手頭現金最多,財務狀況最穩健。再看,原來政府將母公司的財政列入考慮因素根本就不符《廣播條例》!

喂!叫你們一聲大佬好了!唔該睇清楚條例和政策文件先至死出來講嘢好嗎?!別再丟人現眼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