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對兩位澳門筆會理事的回應

廣告

廣告

(《訊報》 2013.10.25)

本人上星期在本報專欄寫了一篇文章,名為《政府推動發展澳門本地文學絕不能偏袒於一派》。難以想像的是,本人拙作發表之後立刻有幸知悉得到兩位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和太皮的回應。但感到有關回應仍存在一些問題,同時雖然期後本人也旋即在社交網站Facebook上作出相關回應,但鑑於之前相關回應未必大部分讀者都有留意觀看,所以需要在本報專欄撰寫本文,同時作一些補充。

難道澳門筆會有文學類型限制?

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同時也是作為一名教師,她對本人拙作的第一個回應如下:「主題思想本無誤,但我不明當中所謂偏袒和壟斷是如何推論的?恐怕是作者自己對澳門文學的情況並不太瞭解吧?其實寫政論和現時筆會的文學不是同一類,我個人理解是,筆會是其中一類的其中一個比較有實力和歷史悠久的文學社團,近年澳門又成立了作家協會,和筆會恐怕又是同類的,而主辦文學節的,又是另一個文學群組,還有坊間一些詩社、小說社,當中的人很多又是重合的,而閣下真的想開展你們那類別的文學,應該也是沒有問題的吧!認同太皮所言,任何人都可以參與筆會主辦的比賽和文學公開活動的,當中沒有什麼壟斷。作為一個文學愛好者,我會支援百花齊放,也會定期收看你指的那些媒體,彼此共同生存,為文學出力,何必相互分化?」

本人在上星期的拙作原意不是不安本份破壞社會安寧,並沒有貶損澳門筆會之意,就算批評都是從善意出發。可能在上星期的拙作寫得不太清楚而讓人誤會,其實本人拙作原意是希望未來政府能夠對澳門文學問題上更一視同仁,讓非澳門筆會的一切寫作人,包括一般讀者對澳門文學擁有均衡參與發言權利。這些問題若果不能改善,澳門文學永遠不能更向前發展。雖然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回應時說本人拙作「主題思想本無誤」,但觀察隨後有關回應猶如感覺強烈反對本人以上意見,同時本人發表有關澳門文學意見之後有猶如被圍攻的感覺,可體現非澳門筆會的一切寫作人,包括一般讀者對澳門文學的發言權存在弱勢,希望只是自己所猶如的感覺。至於太皮對澳門文學獎的一點回應,感覺其實文章價值絕對不只是主辦單位邀請的評審人評審獎項能夠衡量。如本人曾撰寫文章所說,廣大讀者對文章價值評定應有其發言權。

感到不太明白的是她說「寫政論和現時筆會的文學不是同一類」。難以想像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還說認同太皮的留言「任何人都可以參與筆會主辦的比賽和文學公開活動的」,但她一句「寫政論和現時筆會的文學不是同一類」的留言,早已反駁太皮的所有留言觀點。其實政治評論只是評論的其中一種,評論作為現代散文是文學其中一個分支。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與澳門筆會副理事長林玉鳳這麼熟,她應該不會不清楚澳門筆會副理事長林玉鳳都有寫過政治評論。其次澳門筆會的社團名稱有其廣泛性,《澳門筆會章程》第一章總則第一條其中規定:「本會屬澳門作者組織,定名為『澳門筆會』。」《澳門筆會章程》第二章會員第四條第一點其中規定:「凡從事文學創作的華籍或華裔作者。」如果澳門筆會不是與其他文學類型同一類的話,其章程也規定只是從事文學創作的華籍或華裔作者參與,建議澳門筆會應該修改社團章程條文而避免名稱廣泛性。同時若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澳門筆會的話,希望未來更能舉辦更多非華籍或華裔作者的文學活動,同時主動介紹不同政治見解的本地文學作者。千萬不要誤會,這個意思絕對不是本人很想被澳門筆會介紹,而是希望以此更能讓任何人都可以參與澳門筆會而更進一步。

還有本人在上星期的拙作從來無說澳門文學節是澳門政府偏袒澳門筆會和澳門筆會壟斷澳門文學界的論據,只是說發覺最近澳門筆會舉辦許多有關澳門文學活動,難道認同澳門筆會對澳門文學存在貢獻是有錯嗎?加上「壟斷」一詞先出於澳門詩人懿靈在社交網站Facebook公開留言當中,本人在上星期的拙作還未有用上「壟斷」一詞。澳門詩人懿靈在社交網站Facebook公開留言說:「要正視問題的核心而不應避而不談。核心是壟斷。所以叫有能力的人自己搞出版,自費出書只能解決出版壟斷。並不能解決其他方面的壟斷。這種種涉及公義的問題已經超乎一個仝人社團的角色。順便說一句由第一本詩集開始,我就不乞人家甚麼,全部自費。」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現在還要無中生有地反駁本人,作為教師理應注意師德,而瞭解到論據不能胡編亂作。其次感到不太明白的是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竟然說澳門筆會從來沒有壟斷澳門文學?但想問為何澳門筆會在多個正式對外場合完全代表澳門文學界呢? 她也說澳門政府從來沒有偏袒澳門筆會,到底她是出於什麼因由?為何辦展覽、文學作品選等與文學有關活動,文化局經常找澳門筆會合作? 為何澳門文學獎等與文學有關活動,澳門基金會經常和澳門筆會合作?

本人所寫的是事實 從來沒有創造分化

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後來回應說:「但筆會本身不是出版政論的文學組織,筆會有成員寫政論,等於筆會是搞政論的?我是筆會理事,我搞辯論的,那筆會是否也搞辯論了?筆會的活動和比賽從來都沒有政論,就算你當雜文類有政論涉及相關題材,也都不是閣下你寫作的報章時評文章。你想做,可以各自做,為什麼要搞分化?文化局本身請筆會做代表,是因為筆會歷史最久、作家最多、業績最好,如同學校找個最出色的同學做畢業生代表致辭。然後,你就認為畢業生代表是壟斷了這個校園,是不是這樣?哈!」

看來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觀看文章沒有上文下理的習慣,本人在上星期的拙作所指筆會以外另一派文章類型不只是專指政論,同時還包括其他文學作品,作為教師應該對這些問題會分得清楚嘛! 如果政評文章都不可以在澳門筆會上出現,何以證明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認同太皮的留言「任何人都可以參與筆會主辦的比賽和文學公開活動的」?澳門文學因政治立場不同而存在兩派是澳門社會現實,絕對不是本人創造分化出來,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還搬弄是非反駁他人,還說本人「對澳門文學的情況並不太瞭解」,難道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反對意見立場取向自由?她如此無中生有和搬弄是非地反駁拙作論點,到底是誰在搞大件事和挑起分化?

難以明白她還繼續振振有辭說澳門政府在文學發展沒有偏袒澳門筆會,解釋「是因為筆會歷史最久,作家最多,業績最好。」感謝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說真話而為本人提供許多論據,澳門筆會現任理事能說澳門文學和筆會現狀真話是個難能可貴的事宜。證明這樣還不算是文化界的小圈子嗎?澳門文學界絕對不只是筆會所有。本人提出這些問題絕對不是分化澳門文學界,而是希望政府在發展文學問題時要多重視筆會以外的寫作人的意見。澳門筆會雖然是「歷史最久,作家最多,業績最好」也罷,但始終不能夠完全代表所有寫作人的意見。
重申每位不同的寫作人和讀者應對澳門文學有發言權

喜聞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希望文學界百花齊放,但優秀畢業生代表比喻所有澳門文學寫作人發言權明顯不合適。重申不是屬於澳門筆會的一切寫作人,包括一般讀者對澳門文學都有其發言權,而不是找個最出色的澳門寫作人做文學代表就可以了事。這樣做實在抹殺其他非澳門筆會的一切寫作人,包括一般讀者對澳門文學的均衡參與發言權利,同時與希望文學界百花齊放的論調自相矛盾。我們應該去思考一些辦法如何維護每位不同的寫作人和讀者對澳門文學的發言權,而不是思考如何維護讓最被筆會(楊穎虹)評價為出色的澳門寫作人繼續做文學代表。到底澳門筆會理事楊穎虹所作的言論回應是否代表澳門筆會的立場?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