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旺角行人專區研減開放日數 政府卸責扼殺公共空間

廣告
旺角行人專區研減開放日數 政府卸責扼殺公共空間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旺角行人專用區啟用十多年以來,漸漸發展成獨特的公共空間,街頭表演、小販擺賣、政治活動等不同種類的活動都在此發生。活動愈趨頻繁,有居民、商戶投訴噪音問題,政府因此多次縮減行人區開放時段,結束時間現已由最初的午夜 12 時,提早至晚上10時。面對投訴,政府一直被動地縮減時段,逃避管理責任,今次也不例外。區議會正研究縮減旺角行人專用區開放日數,矛頭直指街頭表演製造噪音,無視行人區混亂的真正成因,一刀切扼殺具特色的公共空間。

區議員動議減開放日數 針對街頭表演者

現時行人區開放時段為星期一至六下午4時至晚上10時,及公眾假期中午12時至晚上10時。油尖旺區議員仇振輝於7月指行人區已陷入「無政府狀態」,提出動議減少開放日數,只於星期五、六開放,其餘時間恢復通車。

民政事務處上月向居民、商戶、行人發放問卷,提出兩個方案,一是行人區只在星期五、六開放,二是只在星期六、日和公眾假期開放,兩方案都將開放日數由每天大幅減至每星期兩天。問卷亦針對街頭表演,問及對表演者的監管,卻隻字不提易拉架、電訊商、攝影檔等其他行人區使用者。

多方責任 街頭表演一力承擔?

早前已有多個傳媒報導,易拉架、電訊商、攝影檔均是商業活動,涉及阻街,當局理應處理,但易拉架數以百計,食環署無力執法,記者採訪當日便見到小販管理隊人員在行人區來回踱步,對擦身而過的數十個易拉架視若無睹。攝影檔更是處於灰色地帶,因小販條例列明攝影師不是小販,食環署不能檢控。

在旺角行人區走一圈,會發現西洋菜南街兩側總有數百個宣傳用的易拉架,數十個電訊商設攤位招客,十多個攝影檔每檔豎立多個腳架佔用長達數米的空間,幾隊街頭樂隊不過是使用行人區的其中一方,行人區擠迫的問題每一方都應負上責任。

除此之外,百老匯、蘇寧等大型電器連鎖店亦參與「圈地」,在店前排列雪糕筒,限制行人與表演者踏進。記者向店員查詢,店員承認雪糕筒是屬於公司,一直放在街上,否認用來擋住表演者,甚至謂是「借給攝影檔」。在百老匯電器門前的攝影檔否認向店舖借雪糕筒,但他在雪糕筒陣中照常擺檔,未被驅趕。有另一檔攝影檔指出,商戶和攝影檔其實關係友好,大家會「打招呼」,因攝影不會吸引大批觀眾停留,不會造成噪音,對商戶影響不及街頭音樂表演。

IMG_2299

IMG_2297

R0015828

PB162598
圖:大型商戶在門前設雪糕筒。

記者向運輸署查詢,署方指在行人區放置易拉架、雪糕筒等物件,均涉阻街,食環署可以檢控。

關注旺角行人區事件、「保留旺角行人專用區, 爭取街頭藝人正名」專頁管理人Lucifer指,街頭表演者其實是「俾人恰」的一群,行人區空間被易拉架、年賺數億的電訊商、攝影檔佔據,部份表演者才會到靠近民居的地方進行表演,空間不足亦令表演者彼此太過接近,以致音響愈開愈大,造成噪音。Lucifer指政府從未嘗試解決問題就決定殺街,更針對弱勢的表演者,認為政府有必要聆聽表演者的聲音。

IMG_2301
圖:攝影檔佔用長達數米的空間。

PB162602
圖:電訊商攤位佔半條街。

樂隊遭欺凌 倡政府加強執法

中樂隊「悠悠樂風」逢周末兩晚在行人區表演,彈奏古箏的Yolanda表示,擺設易拉架的人士「好惡」,經常被他們驅趕,上周更在表演期間直接把易拉架放在樂隊面前,影響表演。對方甚至會假冒居民報警投訴噪音。Yolanda又表示,縮減行人區開放時間不合理,認為行人區已形成一個有特色表演地點,不想日後消失。她認為政府可訂定有效的音量管制,在噪音問題與街頭特色之間取得平衡。

PB162584
圖:中樂隊「悠悠樂風」。

3L樂隊成員阿Lam兩年半前開始在旺角行人區表演,樂隊十分受歡迎,每次表演均吸引過百粉絲和行人駐足欣賞。過往未成名時,電訊商職員會斥責他們「阻住開單」,更有惡霸前來「爭位」收「陀地」,經常起爭執。現在3L凝聚了大群固定支持者,不再被迫走,得以有穩定表演位置,但未獲觀眾認識、粉絲較少的表演者,仍很難找到位置。

阿Lam認為要解決問題,政府必須嚴厲執法。他承認樂隊表演的音量會超標,但在選歌方面已減少演奏激情歌曲作配合,若有居民投訴,也會馬上調低音量。他續指噪音問題主要集中在多住宅的豉油街,3L表演的地方附近是商廈,問題其實不大,建議執法部門可多巡查勸籲,不必直接殺街。他又表示身為表演者,若政府決定殺街,最多不再表演,但同時遊人將會失去了散步的空間,失去了旺角的獨有特色。

IMG_2303
圖:3L樂隊成員阿Lam。

封街違初衷 人車爭路勢重現

旺角行人專用區於2000年8月啟用,目的是改善繁忙時間旺角街道人車爭路的險況。如行人區真的縮短開放日數,勢令危險再現。阿Lam認為行人專用區有疏導人流的實際作用,即使現在開放了行人區,旺角都是人頭湧湧,十分擠迫﹔如果日後恢復通車,只會使街道更擠迫,人車爭路的問題更嚴重。

市民盼保留特色

觀眾Ken表示行人專用區有很多不同的音樂表演,其中幾檔的表演很好,每周末都會特意來觀賞。他指這類的免費音樂表演為觀眾帶來了很多歡樂,大家都聽得很愉快。街頭雜耍表演更令他回想起小時候到戲棚看表演的經驗,他已經一段長時間沒有看過這種雜耍表演。他認為這些都是很特別的旺角街頭文化,會推動香港的旅遊行業,吸引旅客來,值得繼續保留。但考慮到對附近居民的影響,也願意接受減少每星期表演日子,但不應只得周末兩晚,認為一星期至少應有四晚。

表演者提方案 促政府管理

立法會議員陳家洛聯同街頭表演者,上月向民政署及區議會遞交建議書,要求民政署成立專責小組管理行人區,規管商業活動,劃定街頭表演專用區域,並由表演者自律控制音量水平,不要殺街。陳家洛反對區議會「一刀切」的殺街方案,批評做法「斬腳趾避沙蟲」,負責管理行人區的民政署一直逃避責任「hea做」,致使問題惡化。他表示,遞交的建議是「由下而上」的民主方案,代表愛惜行人區空間的表演者的意見,倡政府研究規管行人區的方法,如噪音管制、發牌制度、甚至訂立行人專用區法規,禁止商業推廣活動,讓行人區保持理想的形態。

油尖旺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將於本周四(11月21日)繼續討論縮短行人區時間事宜。

記者:劉軒、TM Won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