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頂理

關心社會,其實可以很簡單 網誌

政經

是誰奪走了我們的旺角行人區

是誰奪走了我們的旺角行人區
廣告

廣告

文:鄭子聰

今天下午,油尖旺角區議會交通運輸委員會,在今天會議以24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通過旺角行人區由現在的每天開放,縮短至只在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開放。

管理主義再下一城,公共空間再被進一步削弱。我嘗試用陌生人的角度,走上旺角街頭,將這裡值得我們欣賞的地方,紀錄下來。

因為,我害怕這些集體回憶,會從這件事件開始,被草草刪去。

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的路中心,有一位佐敦咖喱屋的店員,拿著重重的宣傳旗幟,配合高聲喇叭,即使汗流夾背,也堅持為咖喱屋宣傳。

他毫不猶疑地重複叫嚷著:「吃咖喱,來佐敦咖喱屋,那裡的咖哩很好吃。」

有一次,我在中小學生的放學時間,看見他身旁有數位穿著校服的學生,幫忙派發傳單,他們這麼辛苦叫喊,為的是什麼?

當我每次經過那十字路口,總會聽見幾句熟悉歌詞,雖不動聽,但很親切。

「常聽說世界愛沒長久,哪裡會有愛無盡頭,塵俗的愛只在乎曾擁有,一刻燦爛便要走。」

當我繼續前行,便會發現,從前差不多每天的《好戲量》宣傳區消失了,這代表著什麼?

幸好黑白照新浪潮洶湧而至,讓青春回憶經菲林片,轉化成香港人集體回憶。我們可以在馬路上跳躍,甚至躺在馬路上,打破我們的認知界限。

馬路除了讓人車橫過,其實還能承載創意的。

「寬頻上網,長途電話免費三十分鐘介紹一下。」

「先生,有興趣學車可過來。」

「先生,想跟你做個問卷調查,請問你抽煙嗎?」

聽到這裡,你便會發現,旺角每天也養活了很多日曬雨淋的藍領工作者。

旺角行人專用區的開放時間越短,意味著他們的就業機會,再次被奪去,他們甚至會因此而失業。

請問,政府的政策是方便市民,還是方便給大型電器及化妝品連鎖店?

我想,認為社會公義重要的你們,定會懂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