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動物有權——訪《動物權益誌》編輯二犬十一咪

廣告
動物有權——訪《動物權益誌》編輯二犬十一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在云云香港社會運動中,動物保護運動較遲起步較遲。過往多,動物報導往往侷限於人對動物的情感,例如「尖東忌廉哥有幾多人追棒?」又或是一些動物與人類的衝突如「大圍又發現馬騮襲擊市民⋯」。不過近兩年,動物新聞有一重新的意義,社會開始出保育動物的意識。有關人與動物的討論已進入動物權益、動物福利以至動物倫理。多年來關注動物權益的藝術家二犬十一咪何詩敏,更將自己主持的《熱血時報》網台節目Animal Panic內容,由兩位好友阿離及阿蕭筆錄成書《動物權益誌》。

記者:為何會有出書的念頭?你與兩位編者阿離及阿蕭的關係是如何的?

二犬:我自己是生態藝術家,早年畫作多刊登在明週上,主題多為「綠色生活」,至今出版作品共十二本,包括《女巫焗膠花》、《娘足十年》、《宇宙氹氹轉》等。《宇宙氹氹轉》主題也是圍繞動物,奠定了讀者對動保書的基礎。在2012年中,我在《熱血時報》網台開始主持 Animal Panic, 至今50多集。我也在2012成立梅窩牛牛之友(FOMC),作為FOMC 主席,致力推廣地區黃牛保育。

阿離是我好友,正職是記者,合作多年,在書中多數筆錄有關感性故事,還筆錄較複雜的議題,例如動物福利與權利、動物解放與平等、等等。

阿蕭也是我多年合作夥伴,本身也是記者,在書中多筆錄了專題性的題材,例如絶育放回、動物受虐個案、等等。

特記:構思到完成,用了幾多時間?

二犬:應該由在2012年中,我在網台主持節目開始,阿離阿蕭負責筆錄每次訪問,我負責統籌及訪問。這本書還加插葉漢華相片,以及我幾幅畫作。筆錄節目大約到今年七至八月為此,所以接下來幾個動保重要議題也趕不及寫在書中,包括海豚Pinky撞牆、麗麗事件等等。出版商三聯原本只想我們寫流浪貓狗(編按:商業考慮上貓狗無疑是最有市場),但我堅決反對這個不平等要求,正如我書上引述聯合國《世界自然憲章》,每種生命形式都是獨一無二,不管對人類的價值如何,都應該獲得尊重。就是每種動物也應該獲得尊重,所以我爭取加入其他動物物種,例如中華白海豚、黄牛、螢火蟲等等。

特記:書本主要想帶比讀者什麼訊息?

二犬:我最希望的,是我城市民能關注動物權益,例如有市民在街頭上遇到動物虐待個案,也能為牠廷身而出,並引用法例舉報虐待人仕。

特記:你如何看待愛護動物協會及漁農自然護理署?

二犬:自中學開始,我在愛護動物協會當義工,當時名稱仍是叫作防止虐待禽畜會(RSPCA)。我每逢星期六日當值,負責清理貓屎狗屎,時常見到人道毀滅的場面,有些工作人員還笑著進行人道,只視之為工作。自己當時只覺得因為愛協沒有足夠宿位收留動物,唯有人道毀滅。

及後開始對愛協失望,原因是自己收養第一隻貓 Din Din 不幸地患上愛滋,愛協稱「無得醫」,要人道毀滅,我一直不相信,繼續收養,養足廿年 Din Din 才離我而去。最近,梅窩八號牛被愛協瞬間人道毀滅,令我對此協會完全失望。當時有不少村民在現場,親眼目睹經過,八號牛病情未至於人道毀滅,可惜至今愛協還未給我合理解釋。

其實我好感激漁護署的牛隊,自此覺得世界不再冰冷,見到他們熱誠地幫手,我非常感激整個牛隊,包括牛隊醫生及義工。

後記

二犬最後補充一句:「多謝每位為動物出過力的朋友,這本書不只屬於我,而是屬於大家的。」

在動保路上走路不易,可能會遇上很多不幸遭遇,也會遇上不咬言不明白動保的朋友,在某些議題上也可能遇上生命危險。路難行,但也要咬緊牙關走過,在此引用二犬在書訪中的一段說話:「每個人也有自己家庭、朋友、事業、興趣和理想,不可能全情投入一個組織或運動上,在同一陣線內朋友,應要對別人有一份尊重及體諒。」共勉之!

圖:黃繼仁
編輯: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