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別讓畢業袍變成壽衣

廣告
別讓畢業袍變成壽衣

廣告

原文刊於此

一月是各大院校畢業禮的季節。走出校園,從西洋菜街的攝影檔、尖沙咀舊水警總部到上環荷里活道的舊式建築處,都不難見到一群又一群結伴拍畢業照的新鮮出爐大學畢業生。在一張又一張笑臉的背後,不知大伙兒又有沒有想過,高雅的畢業袍隨時變成我們的壽衣?

早前一篇題為《很多人都是 30 歲就死了,80 歲才埋葬》的文章在網絡廣傳,文章以日本小說家本間久雄的名句為題,感嘆年輕人離開校園後失去人生目標,活像行屍走肉地生活,與死人的分別只在於肉身尚未被埋葬。這篇文章引起不少朋友共鳴,想必是大家都驚覺到,自己也在步往死亡的途上了。若果大學畢業意味理想的消亡,那麼畢業袍即使再漂亮,又與埋葬我們的壽衣有何分別?

脫下畢業袍後,也許我們還未來得及察覺,就不得已的被捲進生活的洪流中。每天勞勞碌碌地工作,上班的意義就是為了等待下班、儲錢完成樓宇的按揭。大學裏學到的什麼批判思考、創意思維,都用在思考如何「吞pot」不被發現、巴結上司、以及計算在哪些日子請假可以獲得最多天連續假期。拼命存下一點錢,就到外國旅遊shopping血拼一番,並視之為枯燥生活的續命劑。對世界、對知識不再感興趣。一年復一年,看著自己垂垂老去,然後終於發現,昔日滿懷理想、熱衷探索世界的那個自己早已逝去,只餘下肉體苟且殘存。如果這就是我們的命運,那麼在迎接死亡前特地約好三五知已,穿上畢業袍笑著拍照 “feel good” 一番,不就太諷刺了嗎?不,畢業袍不該是為了埋葬或嘲弄我們而存在的。

畢業袍和畢業帽本身有一個莊嚴的正式名稱:Academic gown and cap。這個名稱以清楚不過的方式提醒我們:曾幾何時,我們也是一個academic。初進大學,我們仍是充滿好奇心的年輕人,渴望探索不同範疇的知識,積極計劃如何無悔地渡過大學裏的三五年歲月,並思考自己希望有一個怎樣的人生。無論你主修文學或工程,出入實驗室或圖書館,你也曾擔當過學者的角色,從零開始構思一份專題報告或論文,並嚴謹地作資料搜集、列明參考資料。我們交上的論文或報告,無論寫得認真還是隨便,在資料庫上總掛著我們所屬學府的名字。我們穿上的畢業袍,就是大學認可我們在學術上的投入,頌授學位給我們的證明。

不要讓畢業袍變成埋葬我們理想與求知慾的壽衣。畢業照的意義,遠不只讓我們在facebook賺取數個like,或大談「嘩呢個女仔個樣好假,果個就真係靚女喇。」將來我們在職場上浮沉,若有一剎感到迷失,畢業照正好讓我們重溫畢業那刻的自己,從深黑莊嚴的畢業袍,回憶起自己昔日對學術的投入、對人生的目標,抖擻精神重新出發。

謹把此文獻給所有與我同甘共苦的同學

寫在2013年11月23日

文學院畢業典禮後的夜晚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