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人面獸心

廣告
人面獸心

廣告

活了大半生,我越來越覺得自己人面獸心。

昨日忽然傾盤大雨,我和群眾爭相走避到一個帳蓬下,橫風橫雨下,我見到旁邊一位小朋友在母親懷中嚎啕大哭,我把自己的外套脫下,給小孩擋雨。當時我很自然的想,如果我身旁有一隻濕透的貓,我肯定會將外套先給那貓貓。

我是不是很沒人性?!

每次天災,我都是關心災難中的動物多過人。看新聞總是留意有沒有小貓小狗遇難。 人類堅強求生的意志固然教我敬佩,但和主人共渡患難不離不棄的狗狗更令我感動。

我是不是很禽獸?!

至少,我沒有為小斌斌的遭遇流過眼淚,但小麗麗、小黑、阿秋……都教我肝腸寸斷!

在社會眼中,特別是這個絕對以人為本的香港,我相信我是屬於一個離經叛道,腦袋出了嚴重問題的異型。

我不能否認我可能愛動物多過愛人。 或反過來說準一點,我肯定怕人多過怕動物。 有一次上獅子山餵狗,突然間為數不少於四十隻的陌生狗群從山上一湧而至,場面你可以說是很驚恐,我卻說是很偉大。 後來狗群分批一圈圈的在吃我們準備了的大餐,你說偉大不偉大。 1997年我回流香港,一日內見到的人多過我在澳洲一年內見到的。 我站在銅鑼灣的人潮中不懂得過馬路。 迎面湧至的人群教我手心出汗。 這些年都沒有怎樣去過銅鑼灣了。 我怕面對人,怕識新朋友,不敢乘地鐵,不敢坐電梯。 最吃苦頭的就是我的女朋友,經常要為我排解糾紛,想盡辦法將我冷靜下來。 但我的貓貓,無論怎樣犯錯搗蛋,作惡多端,都不能叫我動怒。 前一陣子,我愛兒點點為了霸地盤在家裡四處撒尿,害得我們永無寧日。 有一次我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感覺怪怪的一陣異味,頭髮都濕了,原來點點在向著我的頭小便,我笑了出來,還懂得開解自己:他一定太愛我了,連我也不放過,要牢牢的霸著!

我是不是很變態?

我是一個讀書人,當然是理性的。 要為我的行為解釋不難。 正正因為我是人面獸心,所以我感受到感應到動物的苦難,明白到他們是弱勢社群中最弱勢的社群! 而人的苦難倒是如此明顯的人所共知,99% 以上的慈善機構都是為人在奔走。 那麼像我們這種人面獸心的人,就不可以不為動物發聲了。

再問我一次,如果看到一個人及一隻貓同時掉到海裡,我會救誰? 不用想了,我會先救貓。 因為撲進海裡救人的大有人在,用不著我。 讓我先去救貓。

我今日在這裡建立了一個「人面獸心」的平台,我很相信我們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去貢獻這個地球。
互勉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