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公民黨倡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 學者指發展破壞自然環境

公民黨倡大浪西灣納入郊野公園 學者指發展破壞自然環境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立法會明天(12月4日)將辯論大浪西灣是否納入郊野公園,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今日(12月3日)聯同多名學者召開記者招待會,要求政府把大浪西灣、白腊、鎖羅盤及海下灣等「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範圍。記者會請來各方關注郊野公園人士出席,包括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教授梁美儀、香港大學生物科學學院助理教授Timothy Bonebrake、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榮譽總監韋念時(Gray Williams)、澳洲地質學家羅理義(Kevin Laurie)。

擴丁屋地理據不足

陳家洛指,明天於立法會會反對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將大浪西灣剔出郊野公園的動議,但要小心政府聲東擊西,令公眾只專注於大浪西灣的問題,而忽略了其他遭到破壞的「不包括土地」。陳家洛指城規會於白腊灣、鎖羅盤及海下灣三幅「不包括土地」劃出佔總面積15%至35%的鄉村式發展土地,然而現時的發展文件都沒有說服力。當中白腊和鎖羅盤都預計會從沒有任何人居住,發展至分別有50和1000人居住;而海下灣則從現時的150人居住升至590人,升幅達430%,但文件卻沒有解釋這些人為什麼會來和從哪裡來。

陳家洛表示公民黨的立場是希望同時幫助發展鄉村和保育郊野公園,而當「不包括土地」被納入郊野公園後,村民權益不單沒有受到傷害,反而得到郊野公園條例保障,政府可以幫助村民復耕、發展生態旅遊或者民宿。

鄉村與郊野公園和諧共存

林超英表示,希望鄉村和郊野公園可以和諧共存,保育生態同時保障村民。林超英指「不包括土地」納入郊野公園後,現時居民對於村屋的業權並不會因此而改變,不會出現所謂的「官奪民產」或「強搶民產」等問題。有村民害怕「不包括土地」被納入郊野公園後,將不可以建屋,甚至有人說多年來政府只批了兩單丁屋申請,數量很少,害怕議案通過之後獲批准的丁屋申請會更加少。林超英釐清指多年來只有兩單丁屋申請,而兩單都得到批准,所以居民不需要擔心建屋問題。此外,郊野公園條例指明居住於郊野公園內的村民可以維持原有的生活,並不存在著「沒田可耕」的問題;如果村民不希望繼續住在那裡,政府亦有補償機制去為這些村民作出恰當的補償。

林超英指不能將「不包括土地」納入城規會的發展大綱圖,因為難以信賴城規會。林超英指他曾問城規會在批核申請時為甚麼不考慮對附近郊野公園的影響,城規會回應指郊野公園不是其權力範圍之內,所以不會就此作出考慮。他舉出兩個例子說明城規會對自然環境的破壞,第一個是現時香港島的山脊線,現時香港島的高樓大廈已經打斷了香港島的山脊線,我們已經無法看到當年連綿不絕的山脊線。第二個例子則是維多利亞港兩岸風景,現時上山頂觀光時會發現維港兩岸的景色己經被高樓大廈所切開,不能一覽整個維港景色。由這兩個例子可以見到,城規會在處理申請時根本沒有考慮該發展項目會對周遭環境有什麼影響,更無法保護周遭環境。如果將「不包括土地」納入去其發展大綱圖,一眾保育人士都對城規會沒有信心,甚至擔心。

海下灣和白腊灣的文昌魚 圖片來源-澳洲地質學家 羅理義(Kevin Laurie)
圖:在海下灣和白腊灣特別多的文昌魚,對研究脊椎動物相當重要。文昌魚只可以在清澈海水和有機物含量低的砂質沉積物生存。

發展不能破壞自然環境

韋念時指,如果真的要發展,必需要有信心確保自然環境不受破壞,但現在的發展並不能給予市民信心,故不應貿然推動發展。

梁美儀指出人類任何很簡單的行為都會破壞自然環境。例如海下灣有很高的生物多樣性,有64種珊瑚、超過140種魚類,有些魚類更是海下灣獨有;如果海下灣一帶的「不包括土地」用作興建樓宇,該地地質是常是沙地,人為的污水或化學物並不會流入地下積存及分解,會直接流入河流,可能會令雄性的魚類變為雌性,令魚類絕種。他又以開電燈作例,指出飛蛾會被電燈吸引,有些雀鳥便會去電燈處吃飛蛾,所以人類一些簡單、看似沒有傷害的活動都會對大自然造成影響。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