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盧松昌

反對興建美孚新邨屏風樓工作小組負責人 網誌

勞工

大廈維修,飛來橫禍

大廈維修,飛來橫禍
廣告

廣告

早上,迎來勞碌繁忙的一天,待做的事總是不夠時間去完成⋯⋯

冷氣機遭殃

嘭!睡房冷氣機頂突然傳來隆然巨響,接著,窗外美孚八期大廈維修工程棚架上,似乎是幾下工人的腳步聲。趕快揭起百葉窗簾,看見窗頂冷氣機在重擊之下,赫然已脫離窗框下墜,幸好離機頂數吋位置,被棚架一條橫竹擋擱,才避免整部冷氣機飛墮廿層樓下地面。險象橫生,高聲喝告,工人反應不大,只聞囉唆:「冷氣機⋯」原來工作棚架的木板,直接擱置在冷氣機頂,受外物重擊,然後超逾一人踩踏,試問怎可能承托?!

立即致電八期管業經理,入屋察看後,出去通知工人停工。知事態嚴重,以鐵絲吊綁固定機架。高空遙遙欲墜,總不是良策。略一思索,主動建議管業經理,將冷氣機推回屋內卸下;工程期間,未能重新安裝;只可界板封窗口洞。

拆卸期間,冷氣機外殼有數粒鋁拉釘固定,需要除去,師傅囑咐助手取電鑽鑽孔除去。小弟乃門外漢,也知卸除鋁質拉釘之法,通行是以一字鑼絲批,鑿去釘頭,快捷方便。於是自取手錘與鑼絲批,動手三下五去二,迅即除去幾粒拉釘。損壞冷氣機終於卸下,擱置在客廳棄置的熱水爐旁,木板封窗,待日後重新安裝冷氣機。

錯配玻璃窗

上月中,大廈維修施工粗暴失當,壓毀石油氣爐排氣管道,排出廢氣滯留密閉露臺空間,猶幸未有釀成一氧化碳中毒。慶幸當日審時度勢,當機立斷自行更換電熱水爐,否則未知待到幾時,才可重獲熱水供應。半月來,賠償只聞樓梯響,不見實際行動。壓裂玻璃窗,則願意更換。召來技術人員,三兩下度罷尺寸。管業經理在場,盡責提醒量度准確。玻璃界好,安排時間上門安裝。小心駛得萬年船,請經理報上尺寸,發覺竟然比內隆還要細!

第二次,去電提醒量度方法。換師傅小心再度,斷估無錯咯掛!誰知一不離二,這次界大,放不進去。大老板親自量度,走去第三次界玻璃;小師傅鉗細第二塊玻璃,雖則狗牙不齊,終於放得進。封窗施工過程甩漏,也不必計較許多。只可憐見,第三塊玻璃無用武之地。

先禮後兵,報警備案
裝罷玻璃,怱忙離家辦事。
舊帳未清,新債又來。賠償問題,口講無憑。專業人士提醒,不可私了。於是以文字為憑,請管業經理代轉達⋯⋯

管業經理呂生:

窗口冷氣機受外牆大廈維修工程的重擊,下墜脫離窗框,幸得竹棚架托頂,不致直飛落地。但未知內部損壞情形,故此,請更換安裝相同新冷氣機。客廳放置的損壞熱水爐與冷氣機,煩盡快清走。

若認為如此處理不妥,稍後回家,便報警備案,公事公辦。

工傷斷手,難於釋懷

小露臺外,左側工作架塌陷,緊緊地頂著兩扇窗,紋絲不能開。昇高改善後,可稍開透氣。細意觀察,只見左側竟然是靠兩枝垂直竹竿支撐,然後以扎棚架用的膠篾條綑綁吊起。工作臺兒戲,工人採上去,整個下墜傾斜,左側下跌逾呎,撊在棚架橫竹竿位置。工作安全成疑,窗口當然又再不能開。

下午4時,外出奔波後回家,見樓下棚架旁,兩架警車開走,只聽聞隻言片語:斷指⋯冰袋⋯迅速送醫院⋯據悉剛發生工業意外。訊問管業處上下人等,則守口如瓶,緯忌封口,如此一致,難免懷疑奉命。只探知承辦商高層已趕往醫院。

回家後,電詢呂經理,知已代轉我的請求,但未有答覆,加上發生意外,自襯以為有責任施壓,協助監督工程,為工人安全作力所能及的貢獻。於是報警備案,處理兩項因美孚八期大廈外墻大維修引致的事故:半月前壓毀熱水爐;及今天砸墜冷氣機的飛來橫禍。其間,從警員口中得悉,一名工人因工業意外,據說斷去兩個手指頭。

唉!可憐的工人!聞訊非常傷心。希望醫院可補救,駁回斷指,減輕受傷工人後患。賠償不能補償終身抱憾,請有關各方面切實加強監督。

稍後閱報知悉,工人在美孚八期天臺,被繩索削斷右手三指,痛極慘叫。

又從友人處探知,工人齊掌扯斷。警車到來,遍尋欠兩指⋯⋯為何封鎖消息?傳聞有待明天證實。

意外慘劇發生在居家樓上,怎能釋懷,陰影總是揮之不去。

聞者傷心落淚,陀佛慈悲保佑。

謹以此文提醒哀哀諸公,注重施工技術,監督施工安全,是所至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