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如果有得揀,我都想返轉頭 ── 一名警員「一入警門深似海」的心路歷程

如果有得揀,我都想返轉頭 ── 一名警員「一入警門深似海」的心路歷程
廣告

廣告

火起火滅

阿K(化名)跟很多人一樣,當初都曾做過屬於自己的「警察夢」。

「做新仔時有團火,想做嘢!現在團火差不多熄了,看淡了。」「做來做去都冇機會發圍,我又唔係『契仔』(跟上司有關係的人),他們就做永遠不用做,晉升卻是最快的,整個『公司』都係咁!我做咁好又如何?久而久之就馬虎了事算罷。

曾任職賭場相關的工作,阿K坦言當初入行只為了那隻「鐵飯碗」。現在工作之餘也有進修,因為覺得如果有更好的工作時可以轉工。他也有想過投考保安高校,但內部投考因為無限年齡,在九千多人的編制中,競爭很大,而且放下書本多年,也不太樂觀:「要考高中的數理化,自己以前都係『貓人一名』(作弊的學生),好難的!」

積極賺外快

成家立室後開支增加,阿K開始有做「花紅更」,也就是行內稱的「FOLGA更」(假期時合法賺取外快的執勤)。每個月做幾次,可以幫補幾千元是不錯的。他表示,在供樓壓力之下,花紅更加薪後多了很多同事申請做。「賭場多需求嘛,有專人編更的,很彈性,提前一個月示意自己想返多少更就行了,不會編太密,但花紅更一定要企足四個鐘。有些同事供樓,甚至會『頂上』別人的更,一個月『執十幾隻』的話,都有成皮嘢(一萬元)!」但他同時承認,從事花紅更多少拖垮了自己休息,所以返正更工作時,如果守較冷清的崗位,就會當作休息,甚至會坐著執勤。

談到警察生涯,阿K感到不少崗位都很枯燥,行內稱之為做「拔」,相反,好做、舒服、易搏表現的工作則稱為「好功夫」。「做完拔之後,已冇心情再做其他份外事;不過都有些人很喜歡工作的,做得好不好則視乎做甚麼吧,『好功夫』始終不是那麼容易有。靠自己努力打出名堂的師兄,勉強都有十分一吧。」傳聞有不少治安警會轉投司警懷抱,阿K則認為主要原因有三:「升職快;橫跳幅度大(職程制度的一種);不用穿「蛤乸衣」,捉賊都快啲啦!」

畢生受用的東西

阿K說,在警隊學到最畢生受用的東西,就是做人做事的氣勢。他認為一個警察是否受人尊重,其勢絕對起關鍵作用。他舉例,不少新仔處理事情及接觸人時畏首畏尾,自然會「被人食住」。相反,他見過有些當差十幾廿年的師兄,二話不說先拋出一個「壓場氣勢」震懾住場面,即使遇上欺善怕惡的市民,都能靈活應對:「我以前很腍善的,幾年警察生涯被迫自然形成,否則根本無法控制場面,更莫說得到市民尊重。例如如何對付室內吸煙的強國人,有些同事一開始先『問候他幾句』,老一輩教的!如果你次次都『唔該」、『唔好意思』,根本無人畀面你!」他形容以前的自己是「食甜筒」的階段,短短幾年時間,這方面已經成長不少。

「好仔唔當差」?!

至於如何看待「好仔唔當差」這句話,阿K表示認同。他承認警隊係個大染缸,明暗都學會了,「做這行,自己有小朋友的,十個有八個半都唔想子女做呢行。明知道遊戲規則,十居其九只為份人工、三餐、衣食無憂。但如果入左呢行,很難返轉頭了:未做過跟做了後是差天共地。日子久了,人很有煞氣。為了甚麼當差?供層樓!入咗呢行,很少諗出返去,你有冇學歷先?有甚麼工作經驗?我們大部分同事只是入職後,進修那些外面不承認的網上課程之類,還可以做甚麼?如果有得揀,我都想返轉頭!搵返朝九晚五的工作,但要搵咁高人工,你可以做甚麼?年紀又大了,更不可能,難道叫我做返侍應?早跟強國人開拖了!正如平日巡邏時,如果見到後生仔欺凌別人,我一來就打咗先講。」說到有些激動時,電話響起,隨即一把溫柔的聲線,在跟話筒那邊的妻兒對話。

「當差是條不歸路」

眼見前輩或同事或多或少都涉及參與違規的事,阿K對自己的前景感唏噓,「做得呢行,杯奶茶唔落糖點會甜?糖喺邊度嚟?不都是自己加的嘛!唔埋堆絕對冇可能,就算你幾好仔都冇用。唔埋堆就做嘢冇人教,冇好日子過,一係你就『好功夫』、埋堆、契仔,否則你成世做散仔,唔埋堆死得仲快,你死你事,有甚麼用?呢度文化就係咁!與其做生不如做熟,當差是條不歸路,我們現在就像鐵窗邊緣!我們有些伙記你見到寃口寃面,這不是天生的!我們的文化沒有改變的餘地,就像世代相傳一樣根深柢固。如果有份工跟現在差幾千元,福利差不多的話,都寧願走。」

至於近期發現有警員濫藥,阿K相信只是年輕的警員,身邊有濫藥的朋友,加上無人傾訴所以試出禍。他覺得工作太枯燥想尋找刺激,可以儲錢買部靚車開心一下,用不著濫藥。他諷刺道:「反正澳門街撞死人都不用坐監,緩刑吧?你如果在香港做我們這一行撞死人,洗定屁股都可以了。」言語間似乎尚有內情,但阿K沒有加以詳述。他有感澳門街地方很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無事,「有時上面叫到,難道你不做?」話畢,他踏上回家的路,在無奈的工作以外,當一個快樂的丈夫和爸爸。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如果有得揀,我都想返轉頭 ── 一名警員「一入警門深似海」的心路歷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