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被遺忘的香港歷史地位與角色

廣告
被遺忘的香港歷史地位與角色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三聯書店在11月30日,邀得浸會大學歷史系周佳榮教授為大眾介紹香港在中國歷史上的地位與角色。講座中,周教授多次強調,多年來香港與中國均有密切的關係,只是現時香港教育並沒有將如此重要的歷史資料放進教材,令年輕一代不了解香港與中國源遠流長的關係。同時,香港其實是一個難得的文化重地,然而由於地小人多,需要較高的流動性,過去迫不得已捨棄了許多重要的文化產物;現在香港條件變好了,便更應該努力重拾香港重要的文化產物。

古時香港與中國的關係

周教授提到,早在六千年前的遠古時期,已有人類在香港居住。在1991年,考古學家在大嶼山赤鱲角發掘一處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址,後期亦在南丫島發現五千年前的古村落遺址;這也是香港和珠江三角洲地區年代最久遠、保存得最完整的房屋遺址。考古學家亦在二千多年前的南丫島古墓內掘出一件牙璋;牙璋乃是先秦時期的重要禮器,是當時高官的身份代表。此牙璋是在南中國地區唯一經考古出土的牙璋,可見早在先秦時期,中國已和香港有緊密的關係。

自秦代起,中國各個朝代的紀錄均有提及香港。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全國,前214年設南海郡,當時香港地區正式被納入秦代版圖,屬南海郡番禺縣。到了西漢,香港變成屬於南海郡博羅縣;在東晉時期(公元318-420年)則被納入東官(即現時的東莞)郡寶安縣。在隋唐時期,唐玄宗於736年在香港設置軍鎮,曾有極多唐代解放軍駐守此地,後來此地因此被命名「屯兵之門」,亦即現時的屯門。宋朝時,相傳南宋的皇帝曾逃亡到香港避難,後人為了紀念這件事,便在大石刻上「宋王台」三字,成了香港一個重要的歷史文物,現放置於九龍城區。到了明清時期,香港地區變成屬廣州府新安縣管治,香港各個地方亦被紀錄在《新安縣志》裡面的地圖上。

香港地位獨特 文化歷史不被重視

相對古代,近代香港的發展,即自中、英簽訂《南京條約》,香港島正式「割讓」給英國後所發生的事,較為港人所熟悉。周教授指出,其實自先秦至今,香港與中原的關係從沒中斷。香港並非被邊緣化的地方,然而港人普遍對香港的歷史、文化,和重要性認識不深。相比其他國家或城市,香港亦沒有好好珍惜自身難得獨有的文化產物。比如說,香港在19世紀中已經開始接觸到中西文化,更是最早出版中英語文詞典的地方,對當時駐港的外國人與本地人的溝通十分重要。在明治維新後,日本人想要學習英文,靠的原來就是香港出版的工具書。然而,香港第一本出版的中英詞典卻早已丟失,近期才被周教授在日本發現;令他概嘆香港人不珍惜的歷史文化產物,卻被外國人當寶一樣珍惜。

周教授亦提到,香港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就是甚麼都要跟別人比較。香港有許多出色的成就均不為港人所知,例如香港是全球四大印刷中心之一,同時也是世界兩大鐘錶中心之一。然而非排名第一的成就,較容易被忽略。與內地的過度比較亦是現時香港人壓力一大來源,但他認為擔心上海崛起將取代香港成為中國最重要和重視的國際金融中心乃杞人憂天。他指出,上海崛起不代表它可取代香港,既然香港已是全球公認的國際金融中心,為什麼要跟別的城市比較,擔心「第一」的函頭會被奪去?若事事只介懷會否失去或得不到第一,而忽略香港作為一個城市多年來努力建立所得的種種成就,只會令香港人壓力更大。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