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被遺忘的反世貿抗爭

被遺忘的反世貿抗爭
廣告

廣告

被遺忘的反世貿抗爭(一)世貿ABC

(草根.行動.媒體綜合報導)

2005年世界貿易組織在香港召開第六次部長級會議,大家的焦點都在警察與韓農身上。世貿到底是什麼,似乎少有人關注。經歷了瑞士和新加坡的第七與第八屆會議,第九屆部長級會議來臨,選擇了新加坡以外另一個以高壓政治見稱的亞洲國家印尼。

什麼是世貿?
世 貿是很難三言兩語解釋得透的東西,勉強簡而言之,就是參與之國家代表須憑共識機制達致協定的一個國際貿易談判機構。換言之,即使最弱勢的國家,都有機會可 以阻撓一些協定的達成。可是,在各種國際貿易組織當中,世貿也可以說是最「惡」,因為,世貿可以對某個違反協定國實行貿易制裁。

世貿與多哈回合
這屆世貿之前,多份官方刊物及世界各地傳媒的說法都是,這次再無法就談了十幾年的多哈回合達成協議的話,世界就會倒退到充滿貿易壁壘,經濟不能發展的狀態云云。多哈是中東國家卡塔爾的一個城市,2001年的多哈回合聲稱要談的是關於如何利用貿易使發展中國家人民得益云云。不過,明顯地,由多哈回合至今,一直反對協議的都是發展中國家。為什麼呢?

多哈回合包括農業、非農產品市場、服務貿易、知識產權、規則談判、爭端解決、貿易與發展、貿易與環境等。當中爭議最大的是農業產品問題:富國如美國經常給予本國農產工業補貼,令其出口貨相對便宜,這樣做會令發展中國家出產的農產品無法競爭,一但發展中國家被要求削減關稅讓外地農產品輕易進入其市場,定會導致本國農業崩潰,亦更無法解決隨之而來的失業、貧窮及動蕩不安的問題。 因此,在反世貿的抗爭中,農民組織一直都佔有重要位置。在2003年的第五次部長級會議,南韓農民李京海更於墨西哥的坎昆會場外自殺抗議,寓意將有無數農民死於世貿協定之下,反對世貿的所謂自由貿易談判。

發展中國家與發達國家在這十多年中一直在角力,主要是發展中國家強烈要求發達國家承擔「取消貿易壁壘」的責任,取消補貼自家的產品,讓發展中國家的各種產品有機會進入第一世界的市場。

峇里套案(Bali Package)

不過,十多年來,世界的形勢開始有了改變。人稱金磚五國的新興國家(巴西、印度、中國、俄羅斯、南非),開始有更多實力去與美國等第一世界國家談判,同時也更有能力成為地區龍頭大哥,去犧牲更弱勢的國家的利益。

今次峇里回合,今年五月新接任世貿總幹事,來自巴西的阿澤維多(Roberto Azevedo),把多哈回合以來多年談判中,分歧較少的各種議案斬件上枱,稱為「峇里套案」,要求與會各國達成協議。

峇里套案裡包含了三大協議:

1. 貿易便利化:要求成員國透過數碼技術,便利進出口商品通過海關,無法做到的國家可以向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會借錢來做。

2. 農業出口補貼及關稅:在印度政府的堅持下,世貿將較彈性地處理農業補貼問題。簡單而言,印度以食物安全為理由,要求在必須時期政府可以高於市價向本國農民購買糧食,並以低於市價向本國窮人出售,換言之即是價格調控。峇里套案的通過,最後關口便是印度要求這個制度實施四年後,再檢討與談判,並最後獲得成員國支持。

3. 已發展國家向不發達國家(LDCs)實施免關稅及免配額的政策。

~~~~~~~~~~~~~~~~~~~~~~~~~~~
被遺忘的反世貿抗爭(二) 世貿與印尼傭工

2005年的香港反世貿風起雲湧,香港的各勞工基層團體大動員,當然少不了韓農三步一跪再加搶警察盾牌又禮貌送還的大場面。其實多哈回合的議程多年仍未通過,2013年的問題仍與2005年相似,但2013年的香港反世貿行動,就只剩下移工團體。12月1日,假日,九百多位印尼傭工齊集印尼領事館前反世貿;12月6日,一行約20多個向成功向僱主請了假的外傭,加上七、八個香港年青人,跑上美領事館示威遞信,反帝國主義侵略。與2005年相較之下,場面讓人甚是唏噓。

途中訪問印尼家務工Ganika和Wiwid,兩人不約而同都指出印尼就業非常困難,薪水無法供給家庭最基本的需要。Ganika更指出,若印尼政府可以做到本國就業,「本國工業生產本國的需求」,成千上萬的女性便無須離鄉別井到外地為奴為婢。Ganika說,現時的印尼工廠薪酬大約是每月千多港幣,但由於物價很貴,且教育與醫療都嚴重私營化,很多人無法供子女弟妹讀書,而有病也不敢上醫院,只能靠傳統草藥治療。

這次的遊行,由國際人民鬥爭聯盟香港及澳門分會主辦。她們手上拿著的標語,包括反對服務業協定、反對外判私營化、反對逼迫遷徒(即是因貧窮、戰爭、權貴圈地等危及基本存活的因素而被迫離開家園)等等。我不諳印尼語,她們的英語和廣東話都是詞彙有限,要溝通這麼複雜的議題有困難,談了許久,大概也就是這些。

不過,據了解,輸出女人當外勞已是印尼政府的國策,一方面減低本國失業人口帶來的動盪可能性,二來政府法例及措施容讓中介公司向她們收取超高仲介費謀利。在這種情況下,世貿的各種協定到底對她們進一步帶來什麼影響呢?

同時,印尼政府也想搞個「新興經濟地區」,像中國般,設立各種「經濟特區」,向外資提供各種貿易優惠(當中當然也包括壓制自主工會活動),故,開放市場往往也意味著開放本國基層人民給跨國企業當廉價血汗勞工。事實上,印尼政府已公佈的《2017勞工路線圖》宣佈將於2017年開始停止輸出家庭傭工,似乎發展工業的意圖已有端倪。這種情況,到底如何影響她們?

後來,向跟進外傭議題的朋友了解,才更明白,原來世貿對外傭們更進一步的影響,就是香港耳熟能詳的「領匯與小商舖」的問題。原來許多外傭所計劃的「將來」,就是存夠錢,將來回鄉開個小商舖做街坊生意渡過餘生,望飄泊勞碌一生後,可安享晚年。可是,如果印尼進一步向外資開放市場,就意味著一大堆7-11般的連鎖便利店將湧入印尼,亦即意味地租會颷升,那麼,這些外傭姐姐的小商舖,又如何可以與7-11們競爭?換句話說,就是連「將來」也沒有了。那麼,會不會,將來回到印尼,以高齡仍要去工廠打血汗工?她們辛苦供書教學的子女,即使不用出國為婢,又會否只是在本國淪為別人的血汗奴工?至於本來就是務農的家庭,面臨農業協定帶來的衝擊,就更不消說了……(完)

[草根.行動.媒體]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

相關影片: 印尼姐妹掉棄世貿
http://grassmediaction.wordpress.com/2013/12/08/bmi-hk-gelar-aksi-tolak-wt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