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風暴》— 與其扮鉅製,寫好劇本仲實際

廣告
《風暴》— 與其扮鉅製,寫好劇本仲實際

廣告

或因經典太多,警匪對決始終是港產拍起大片時的首選,尤其零三年出了套傳頌至今的《無間道》,劉德華扮上警察,看似是穩贏票房的要素。其實看電影看得夠多,也知劉華也會演出幾套超級大伏:就算你還頂得順《未來警察》,《天機.富春山居圖》也必定令你後悔得撞牆撞至頭破血流。到這套《風暴》 (Firestorm) ,執導的袁錦麟還要是新手上路,付錢買票之際不免叫人擔憂。最後看畢離場時,對比以前中計之經驗盤算一下,這次總算是蝕得夠少。

常說的是,劇本若是還可以,電影起碼已能合格:雖然還是兵捉賊,但比以往的沒那麼「單純」 - 劉華飾的呂明哲,多次接近把匪幫擒個正著時卻失手,又累死途人、當為朋友的線人和他的女兒,怒火上心頭下決定砌咬定之疑犯曹楠生豬肉。這些都類近於薛尼盧密的《賊兄弟連環劫》 (Before The Devil KnowsYou're Dead) - 氣餒加怨憤促成呂去不擇手段,但「目標」達成後,問題仍接種而來:呂因此遭燕冰的弟弟勒索,接著又發現錯怪了人,最後更要迫著向自己朋友陶成邦下毒手。故事是叫你看著一個人自以為是後,一堆問題如何堆至如像層層疊,待看最後如何崩塌。

問題是只顧寫呂如何成魔,卻忽略了林家棟飾的陶:若果陶是躲得開呂的乘亂殺人逃脫,再另找到機會與呂算帳,最後或也會有所爆炸力;但呂卻就是「及時」悔悟沒向陶開槍,而陶卻巧合到被撞斃,呂悔疚而自首。陶的被車撞過正著已玩到唔爛,呂最後做好人更顯得是夾硬來,尾部顯得是草草收工,由頭看過則看出袁寫故事是寫得有頭威無尾陣。

自以為是還不止戲裡的呂明哲,現實中的袁錦麟也是:以為用上的CG幾許亂真,於是最後呂和匪幫決戰、和陶逃跑的情景極度浮誇 – 炸到天橋崩塌再加地陷,叫人以為是中環大地震災難片多於警匪片,其實如斯場面實沒甚麼必要用上。但袁如此「好大」,就一是搞到林家棟逃跑的景象,看得出是於藍幕前踏著跑步機來跑;二是如衝鋒車連同劉華被炸至淩空三百六十度飛轉,卻叫人記起台劇《夜市人生》裡的「撞飛麥可」。都是假得引人恥笑,無咁大個頭真係唔好戴咁大頂帽。

若不計較為何曹楠為何可走進警局的會議室,或呂的「打不死」到被車撞第二天也可照常上班等。《風暴》單以故事尚算可接受,只是虎頭蛇尾,正因最尾無故的大片夢而硬造大災難場景,更是暴露這實是濫用藍幕卻扮鉅製的電視電影。既然資金有限,不如就再寫好一點劇本,總好過那些不設實際的花巧,卻就是往往沒啥人會明白此等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