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文化論政】蕭超杰:全民退休保障能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嗎?

廣告
【文化論政】蕭超杰:全民退休保障能推動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嗎?

廣告

圖:楊雪盈

文化創意產業難以長期從事

香港文化監察成員梁寶山於本專欄〈有工開無工收─創意勞動「呃細路」〉一文中,引用中央政策組去年委約中大文化及發展中心與政策二十一提交的《香港文化藝術界的人力情況及需要研究》,當中指出文化創意產業的從業員,其薪酬比較其他專業偏低,三成從業員收入在1萬元以下。

身兼香港文化監察成員的「八十後」從事文化創意業從業員楊雪盈,在本專欄所刊的〈八十後藝術畢業生的夢與業〉一文中,娓娓道來一些畢業於本地著名學府,並接受專業藝術訓練的畢業生,於畢業後投入、從事及放棄藝術工作的實況,當中每每是因收入的考量,被認為從事藝術工作是不切實際,她最後得出唏噓無奈的總結「或者我們從不該期許畢業後會從事與所修專業一樣的工作」。

除以上所舉,文化論政的專欄中有不少文章也曾提及本港有不少具質素的文化創意產業課程,每年也為文化創意產業,生產有潛質的從業員,只可惜上述文章提及的研究與具體例子,文化創意產業在本港,似乎難以成為終身事業,甚至令行業得以發展及擴張。

筆者希望嘗試提出,有關經濟因素的觀點,而個人收入方面,不單單反映現時的生活情況。雖然從業員的收入偏低,仍能維持基本生活支出;然而只足夠維持基本生活支出,又意味著什麽呢?答案是沒有難以儲蓄,縱使不生兒育女、不置業,日後的退休生活難以得到保障,這又對藝術創作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強積金難以留下文化創意產業人材

從事任何工種的從業員,終日惶恐不安穩的退休生活,將產生一種對失去退休生活保障的擔憂及焦慮的情緒。文化創意產業從業員,正正面對著這種退休生活不安穩的苦況,縱使她/他以自僱人士身份向強積金供款,強積金真的可以是供安穩的退休生活保障,化解對未來退休生活擔憂及焦慮的情緒?

根據消費者委員會於去年發布的第423期《選擇》月刊中,指出過去五年間,強積金的平均回報率只有5.81%,最差的回報率卻高達-14.04%,而提供數據的341隻基金中,竟有159隻(即4成半)基金是負回報率,即俗稱的「見紅」。供款人不單單是「白供」強積金,更是面對負回報,強積金看似未能為供款人提供退休保障,令供款人難以安享晚年。

同時文化創意產業的從業員,面對收入偏低,沒有儲蓄及不安穩的退休生活保障,難以把從事文化創意產業,作為終身志業,確實是無可口非的,到底如何能改變/善,文化創意產業從業員,當下所面對不安穩的退休生活苦況呢?

現時民間團體「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便提出「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俗稱全民養老金)的退休保障方案,該計劃以政府、僱主及僱員,每月向養老金作出供款,而已達退休年齡的人士,可每月及即時獲發一定數額的養老金,該金額會參考各種數據而作出調整(全民退休保障計劃可瀏覽「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網頁:http://www.aup-hk.org/)。由於養老金是即時領取,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便免卻強積金的投資、通脹等削弱退休保障的風險,為退休人士提供更穩定及更能滿足退休生活的保障制度。

全民退休有利文化創意產業發展

全民退休保障得以實施,確為文化創意業從業員,解決對未來退休生活保障的擔憂及焦慮情緒,達致安穩及滿足對未來退休生活保障的展望及心理需要,令更多接受專業藝術訓練的畢業生,選擇文化創意產業為她/他的終身志業,讓文化創意產業在本港創造得以發展及擴張,提供多一項有利的條件。若從業員增多產生的量變,便能帶動從業員間有更多的交流,終能推動本港文化創意產業產品的質變,創作出更高質素的藝術品。

除此之外,從業員不需再擔憂未來退休生活的保障,更可全心全意地投入創意工作當中。這種情況下,又能推動及促進從業員發揮其更多的創意,創作出更高質素及更多的藝術作品,對本港文化創意產業的發展有莫大的裨益。

故此,全民退休保障能以訂立,確實有助文化創意產業於本港的發展。筆者希望全民退休保障能讓接受專業藝術訓練的畢業生,畢業後得以從事與其所修專業相關的工作,把從事文化創意產業作為其終身志業的其中一塊拼圖。

作者為嶺南文化研究碩士畢業生

文章刪減版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3年12月9日

本欄逢週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發展,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