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佔領中環」與「保安香港」對話

「佔領中環」與「保安香港」對話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曾任職香港警隊的美國Xavier University刑事司法學系黃錦就教授在12月20日一個研討會上曾批評「佔領中環」三名發起人有如「恐怖分子」,而佔中行動將使香港受到破壞,也為香港警隊帶來嚴峻挑戰。日前(12月23日)在香港大學百年校園舉行了〈「佔領中環」VS 「保安香港」對話〉,由黃教授與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教授對話,雙方都堅持自己的立場,互不相讓。

黃教授說仔細研究過戴教授的所有相關論述,得出結論佔中運動並非「公民抗命」,而是一有部署、有步驟的顛覆活動,理由是此活動想通過動員公民的不服從,破壞已有的、建築在法律上的公民服從,腐蝕支撐起社會的根基,毀壞已有的法律秩序,最終摧毀現政權。此種透過動員「社會力量」的行動並不只是為了選舉,而是面對強大對手時所採取的一種策略,志在通過推翻香港現政權,實現「政權更替(regime change)」。此運動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為口號不過是一種掩飾,而戴耀廷的所作所為和「恐怖分子」無異,因為其行動將會帶來「傷害無辜公民」的後果。黃教授認為戴耀廷只不過是想通過此運動使社會走向他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而罔顧香港大部分人的福祉。基於這樣的一種理解,曾任職香港警隊,並願意隨時為了香港福祉犧牲自己生命的黃教授感到「興奮(excited)」之餘,希望戴耀廷能給他一個「解釋(explanation)」。

面對如此嚴重的指控,戴教授作出反駁,認為沒有「恐怖分子」會舉行「商討日」、「情緒管理培訓班」,更不要說「公投」之類的東西。戴教授笑稱若黃所言屬實,則應有警察在門外等候他,暗示到目前為止香港執法系統並不認同黃錦就的看法。戴教授認為黃教授過分解讀其著作,強調佔中運動乃一非暴力行為,他追隨的是馬丁路德模式,而此模式是有嚴格條件需要符合的,前提是要在用盡了合法的手段之後。戴教授說整個運動有詳細的過程,先有商討日,然後公投,再得出建議交給政府,而在被拒後有可能有第二次公投等,正因如此克制理性,社會上有人指他不但不激進,而且是保守派。戴教授強調此次公民抗命的目的並非「政權更替」,而是在一個大致上公正的系統裡面,改革那些不公正部分,具體來說就是實現香港的民主普選。對戴教授來說,即使是現在的建制派人士,只要他們是通過民主普選而成為香港特首,也會得到他的支持。戴教授強調佔中運動並不是他個人的運動,而是屬於香港社會的,他自己也預計不到其倡議佔領中環的文章會帶來如此影響,這其實說明了社會上根本就存在此類渴求多時,希望有真正的普選;而其中他提到的「公民抗命」也是重要元素,如果他是在呼籲「政權更替」的話,根本就不會有人理會他。亦正因如此,戴教授希望人們多點把注意力放在普選問題上,而非只聚焦於「佔領中環」。

雖然戴教授作出了澄清,但黃教授仍擔心如此大規模的社會行動會帶來不可控制的結果,對無辜的人造成傷害,而且也為香港警方帶來沉重負擔,並詢問戴教授有否跟香港警方聯繫,以便早日協調,使佔中負面影響降低。戴耀廷則回應說他們到適當時候就會通知警方,就像一般的標準程序,也將會進行長時間的籌劃和培訓,而且一旦佔中也不會拒捕和抵抗,會主動承擔法律責任,應該能將對社會的破壞降至最小。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