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楊凱斌:從大馬報殤看《明報》撤換總編

楊凱斌:從大馬報殤看《明報》撤換總編
廣告

廣告

原文載於楊凱斌面書:從馬來西亞報殤的經驗來看待明報突然撤換總編輯事件;作者楊凱斌為《當今大馬》中文版創刊主編,現轉任《當今大馬》屬下網絡電視KiniTV(kinitv.com)執行長。

馬來西亞中文報界2001年報殤事件(報章被執政黨收購,並轉交單一媒體集團壟斷)在香港2014年重演! 13年後,同一個老闆,同一個「空降」的總編輯與接掌者(?),惟不同時空地點的抗爭記者、讀者與專欄撰稿人。受創傷的仍然是新聞自由。

其實接掌者的個性如何並不重要,最關鍵的還是幕後老闆的意願。「空降」不言而喻,就是在本地找不到願意全面履行老闆的意願、不那麼聽從老闆意見的總編輯, 所以才必須從外頭挑一個能夠掌控的人進來整頓編輯室。

記者、讀者及專欄作家(知識分子)必須組織起來,形成有代表性的力量,與媒體大亨施壓談判,架設增加編輯透明度的準繩如簽署編輯獨立條款,強力杜絕老闆、董事及經營部的插手及施壓。大家勢必要拿著放大鏡嚴厲監督,不可以有一刻的鬆懈。

根據馬來西亞反對收購《南洋商報》(黃絲帶運動)的經驗,新接掌者及老闆,常常會打溫情主義牌,如訴諸歷史及對報章的感情,逐個擊破地安撫及收編捍衛新聞自由的力量。他們會說,批判及揭露會導致報章的銷量更下滑,監督媒體將會傷害報章等論述。若媒體工作者、讀者及專欄作家墮入這種溫情主義陷阱而自動繳械,整個捍衛媒體獨立的力量勢必煙消雲散。

失去了公信力的媒體,因為被讀者抵制,銷量將會一落千丈,不管日後如何在技術層面或外部進行大規模的改革,也難以力挽狂瀾。我們必須讓接掌者及媒體老闆醒覺到弄垮報章的罵名將會伴隨他們一輩子,這才會形成警惕及壓力,導致他們不敢粗暴干預及再次(刪除不斷)圖謀出軌。

《明報》突然撤換總編輯的舉動,其實折射出整個香港媒體大環境已經​​來到一個臨界點,即「溫水煮青蛙」的那一套暗中操縱及影響已被粗暴的撤換及空降手段取而代之。若媒體工作者、讀者、專欄作者及商界廣告客戶,這四個媒體生態成員為了眼前苟且的利益,不能正視媒體獨立的重要性,那麼未來壟斷及操縱媒體的事件將會層不出窮。僅存的言論空間及公平競爭的理念,勢必也將會拱手送上。

我們不希望馬來西亞自2001年以來,一個集團及一人宰制70%中文報章銷量的慘痛教訓,包括利用媒體來操控及動輒教訓政治人物、商家、讀者的大倒退局面在香港重演。操縱編輯室及壟斷媒體其實是一體兩面,報業大亨漂亮說詞的背後,其實隱藏著的就是統攬媒體、商業及政治大權的野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