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左翼的存在,就是保證老男能娶少女嗎?──回應林兆彬

左翼的存在,就是保證老男能娶少女嗎?──回應林兆彬
廣告

廣告

林兆彬日前的《綜援不是送魚》一文,分別從擠迫論和基層男士責任論,駁斥譚凱邦減少輸入新移民的主張。本人認為林兆彬的說法錯誤百出,願與各位讀者商榷。

擠迫論

首先,林兆彬認為房屋不足,是基於政府辦事不力,新移民不是因素。我同意政府的決策失誤固然是其中一因,然而新移民也絕對是令問題更為嚴重的成因之一。目下香港的公屋輪候個案已達23萬個,不論政府如何努力,要滿足現有短缺也不是一時三刻的事。若我們繼續每年輸入5萬名新移民,那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問題只會更為水深火熱,對本地居民實屬不負責任的做法。

更何況,政府是否能滿足不斷上升的房屋需求也屬疑問。拙作《商榷香港的承載力》曾經指出,啟德發展區只有3.03萬個公屋單位,那23萬個則需7.7個啟德,我們現時根本仍找不到這許多土地。更何況左翼一向主張,要讓窮等人家住在市區,試想像在市區找這7.7個啟德,簡直是天荒夜譚。若再增加新移民,所需土地還不止此數。希望左翼能切切實實,指出香港在哪些地方有這許多土地,可以容納這許多人──荒山野嶺、偏遠如沙頭角、綠化如農地等可不能算數。切忌順口開河,人吸納了,卻原來沒有房屋和土地,令一眾本港年青人以及新來港人士上樓遙遙無期,製造人間痛苦。

我亦想特別指出,左翼一直只是說新移民不是房屋緊張的「所有原因」,然而我們想說的是,那雖不是所有原因,但卻肯定是「其中一個原因」。左翼其實是牛頭不搭馬嘴。

基層男士責任論

其次,林兆彬認為老夫少妻無可厚非,那是婚姻自由,別人不得說三道四。我想指出,結婚本來是兩個人的事,但如果是次結婚,會為他人帶來損害,包括要其他香港人辛勤工作,以綜援方式來捐助這段婚姻,以及包括令其他香港人承受更擁擠的生活空間,那他們出於自身利益受損,就絕對有權過問。左翼不過是要求他人即使受到侵害,也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任由宰割罷了。但這是否身為一個愛護香港的香港公民應有的態度,實在值得質疑。

譚凱邦勸勉港男及早求偶,以增加成功機會,我也並不完全同意。因為老男也可以找老女嘛,一樣很匹配。但譚凱邦其實正是想指出,那問題正正源於這些老男卻想找少女。如果你想找少女,那自然應趁少男時候做,因為我們想像不到少女會喜歡老男,至少那機率不高。這不是年齡歧視,而是物以類聚,一般情況下人們會喜歡與自己年齡、背景、興趣相近的人。

香港的老男要娶少女為妻,本來就違反自然,唯有以中港經濟實力不平衡的優勢,來娶大陸的少女。左翼力保單程證和新移民綜援制度,說穿了就是為了去保證老男能夠娶得少女。但難道這就是左翼的存在意義?而對於這類婚姻我們其實也不樂觀,那總是不太正常。事實上,老男如不是偏要娶少女,在香港根本不乏機會,因為眾所周知香港適婚年齡女性遠比男性多,男性已是很有優勢。根據2011香港人口普查,30歲至49歲的男性有996,525人,而同齡女性則有1,182,887人,是項數據已扣除外傭。若還要大量輸入大陸新娘,那只會令男女更不平衡。事實上今天的這種失衡,正是單程證制度多年來所造成的惡果。

而說到最後,左翼只懂說美好的一面,讓老男娶得少女,但造成的問題呢?港女的出路呢?其他納稅人要以綜援去支付其開銷呢?香港的空間擠迫更趨惡化呢?如果左翼要只說美好的一面,又要牛頭不搭馬嘴,那的確是永遠都有文章可以寫。

(圖表來源:香港人口普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