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疫苗與自閉症(三)

廣告
疫苗與自閉症(三)

廣告

文:y

圖片來源︰Cognitive Bias Parade

疫苗與自閉症(一)〉和〈疫苗與自閉症(二)〉的讀者應該明白,最早提出「MMR 疫苗導致自閉症」的論文數據造假、作者有利益衝突、其他科學家的大型研究均未能發現兩者有關,流言根本毫無理據。

「藥廠陰謀」論

但單單提出科學證據說明 MMR 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並不足夠,那怕有多少研究證明疫苗與自閉症無關,反疫苗派只消把一切訴諸「藥廠陰謀」就可以繼續相信謠言(而支持自己論點的意大利法院判決,自然是不受藥廠控制的公正審訊,從中可見他們如何像 Wakefield 般選擇證據)。

比方說,湯先生在〈邪惡一歲針(二)〉中說︰

我們曾和不少人談起疫苗的副作用,很多人會立刻拿醫學報告、專業權威、政府主導等論調來反駁,而根本不去細看報告的爭議性。第一位指出這種混合疫苗製法有問題的醫生,早已被釘牌,很多人都以此作原因,證明他是假貨。但他們沒有看到,是什麼人把他拉下馬——是一隊有藥廠做後盾的醫生攻擊他;也沒有看到,之後有多少其他地方的醫生及心理學家聲援他。

藥廠是私人公司,以追求利潤為最終目的,這些跨國資本對各地政府以及市場的影響,當然值得留意及懷疑。然而懷疑不等如陰謀論,前者會尋找及比較不同證據,後者在面對相反證據時以陰謀論去說明這些證據不成立。而根據上兩篇文章的分析,似乎是湯先生沒有細看 Wakefield 論文的爭議,也未能理解相關反駁其論點的研究,才訴諸陰謀論。

(順帶一提,本人沒有收取任何藥廠利益。)

容我再次強調,並非所有「權威意見」、「專家意見」都必須聽從,接受意見與否應建基於事實之上,而科學是目前為止尋求事實最有效的方法。貌似繁複的實驗設計、研究方法等,歸根究底是為減少出錯(因為我們實在太容易判斷錯誤),以及犯錯時能夠改過來。科學社群互相監察、質疑、辯論、交流、修正,跟科學家做實驗想理論同樣重要。

如果要把一切不利自己立場的研究都視為藥廠陰謀,我建議這些人應該先查一下這些藥廠利潤到底有多少,世界上又有多少科學家研究相關學科,是否所有人都跟藥廠有利益瓜葛。倘若這種論調成立,整個科學社群根本就不值得信任,要是如此宣稱,需要極之強而有力的證據。沒有證據而宣揚這種陰謀論,不僅在侮辱參與研究的科學家,更是反智、反科學。(況且,藥廠為賺錢應該大力支持順勢療法,獲利豐厚,更重要是沒有副作用,不用冒賠償的風險。)

反科學

就算把陰謀論放在一邊,湯先生的文章仍然借反專業之名宣揚反科學。例如其行文中多次出現「傳聞」、「聽聞」、「相信用民間偏方」等取代理據,甚至說「我們城市人就是因為接受太多由上而下的專業資訊,而不斷去服、打不同的藥,而不再相信原始的感覺——母親對孩子的自然感應」(來源)。專業資訊不必然正確,甚至未必真是專業,尤其現在有很多掛着「專業」作幌子的宣傳手法,然而因此訴諸「原始感覺」、「自然感應」,那就近乎反科學了。

假如覺得言重的話,不妨再看這句︰「其實很多東西,不需要統計去告訴我們。你問問上一輩:孩子哪有我們的那麼多病?一個民間概括的印象,勝過千言萬語」(來源)。先別說孩子患病其他人未必看見,「民間概括印象」連估算人口比例也未必正確,還說「勝過千言萬語」?根本是個印象派啊,那一開始就只講你的「概括印象」好了。

後來我在面書見到湯先生說︰

都係個句: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科學當然也是一種宗教,不同思想體系對解釋不到的現象都有自我圓足的說法,以「不科學」來名之正是科學教的語言暴力,其實基本邏輯真的那麼難明嗎?

這種徹底反科學的言論才是真正暴力,請湯先生你就別裝科學去反對疫苗了,更別繼續散佈「疫苗導致自閉症」的流言害人。檢視證據是重要的科學原則,科學家不會斷言知道所有真理,對於未能解釋之事理應如實承認,而非自圓其說。然而不科學的論調仍須否定,這並非暴力而是陳述事實,已經寫過,再抄一次︰

至於那種把「斬釘截鐵地否認」等同「迷信」的說法,也是不了解科學運作。如果我說我發現了一種有三隻腳兩個頭的鳥,不提供任何證據,真正懂科學的人不會存疑,只會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現今科學之中未有物種天生擁有三隻腳兩個頭(留意是「物種」,個體變異不在此限),而按現時的生物學理論推斷此物種不大可能演化出來,我不能無賴地說「科學解釋不了不一定不存在,你否定就是迷信」。因為首先就得問「甚麼事情需要科學解釋?」這便回到提供證據的問題,請參考前文關於實驗那部份。

萬一五十三年後有人在亞馬遜雨林中真的發現「三腳二頭鳥」,這代表我的預測準確可信嗎?又或者,這就代表那些認為我在胡說八道的人「迷信科學,與以往的『拜神』並無二樣」嗎?當然不,他們已在既定知識框架下作出最佳判斷,只是現實有時更加奇怪吧。沒有人說理性的判斷不會錯,但能把犯錯的機會減至最低。

假如湯先生受到網上資訊誤導,他那一系列的文章尚且情有可原。不過後來讀到他那些「科學當然也是一種宗教」的無知言論,不禁動氣,甚麼「全身文化人」,面對於自己不熟悉的學問謙虛一點認真學習很難嗎?

再想,這也只是香港科學教育不足的眾多例證之一。

後記

湯的妻子林綸詩,則在明報以「文化界媽媽」之名寫肺炎疫苗,博客方潤的〈別將其他疫苗跟肺炎疫苗一起倒出去〉回應該文,讀者不妨參考。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