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悼:我的回家路伴──彩園夜市

廣告
悼:我的回家路伴──彩園夜市

廣告

圖片摘自:http://goo.gl/DeyMTV

文:吉暝水

攝氏十五度,明明不過微涼。步出上水火車站大堂,寒風卻是颯颯襲人來。肅清了的天橋,再不見咖哩魚蛋斑駁的辣汁,也沒有蒜爆王迷矇的煙霧。午夜十二點過後,終於回復新界北區的恬靜和安寧。我拉著衣領在一張張「道路暢通,行得輕鬆」、「阻塞通道,行人苦惱」的橫額下走過,繞過一枝枝大半人身高的鐵柱急步回家。

急步,也許是因為寒冷,也許是因為太睏,更多是因為怕。怕停下來發現有人盯著,怕有人躲在角落裡做些甚麼怪東西,怕這裡沒有人!從前凌晨一點,尾班車開到之前,火車橋讓是人來人往、熙來攘往。在鏘鏘的鑊氣裡,無眠情人的耳語間,夜歸的路上不會讓你孤單。他們也許背景都有黑有白,有吸血鬼也有驅鬼師,但就是有一種被人群擁擠的安全感。某夜晚回家,突然發現橋上多掛了幾個大燈籠(疑似煙霧感應器),甩掉紙皮石的柱刷上了字大的海報。叫賣的人不見了,只有橋頭橋尾幾個踱步的「食蕉」徘徊。熱氣騰騰的車仔檔掉了,溫度不再;人影幢幢的天橋去了,只剩匆匆行色。這裡哪裡?

曾經,彩園夜市的名聲遠播他區,更有製作成精美圖解,叫區外人羨慕,羨慕我們有這麼一道風味絕佳的美食天橋。而今,買賣的人散去,路是好走了,卻更不敢停留。行人寥落的通道上,我們只管一味直走。我以為我不幫襯這些小攤販,他們只是路上的一幀風景,「被消失」與否跟我沒有關係。原來,香氣、溫度、光影不知不覺間植入記憶,珍珠奶茶、炸大腸、腸粉、炒麪、雪梨茶都是我回家路上的陪伴。

這一晚,又是午夜時分,下火車,上天橋。我在無色無味無嗅的軌道上,不增不減不生不滅地掠過,到家。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