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小球會正選;大球會後備

廣告
小球會正選;大球會後備

廣告

如果可以選擇,你會當大球會的後備,還是小球會的正選?

那年,我參加了區隊選拔。

經歷一年離島之旅後,終明白爭取打正選的困難,尤其是像我這樣的後備中後備,能夠在場上表演的機會少之有少,即使只有一分鐘的出場機也要好好把握。儘管之後的一年,一如以往望選入自己所屬的區隊,卻心知自身能力確實有限,連離島十一人也打不上,還能說要打入比離島強勁N倍的屯門嗎?曾有這樣的一句話:「寧願當小球會的常規正選,也不當大球會的大後備。」有人認為這是無爭勝心,不上進的表現,但對我而言,一個後備中的後備,能站在場上實實在在地拚勁過才算真正的試煉。

是故,我放棄屯門區選拔,重投離島的懷抱。

那年,參選離島的人竟有二十多人,全部都和我一樣,是過江龍,更出奇的是,都是來自屯門及元朗這兩個地方。那年的離島,彷彿是由屯門及元朗的棄將所組成的屯門元朗衛星隊!

起初的訓練人數保持著十五至二十人,但自從比賽過後的日子,訓練人數一次比一次少,一 時十數人,一時只有兩三人,有次教練說他在球場等了一小時還是無人,最後便提早回家了。

要是在其他球會的話,大概我們這一幫人全都被撤走了。但在這裡,這支雜排軍,能有人參與大概已是求之不得,還說得上什麼大球會式的訓練?。我想這裡的人大多是為了每星期能在草場踢兩次波,又有球衣和比賽罷了。

說起球衣,當年是以抽籤的形式揀選號碼,我抽了號碼是六號,一個前鋒竟要穿代表防守球員的號碼,實在太不合襯了。偉大的阿仙奴傳奇前鋒亨利曾說:不是號碼令球員出名,而是球員令號碼出名,但我實確接受不了這個號碼。由於大部份人抽的號碼並非心中所想,不滿意的人可多抽一次。結果,當我拿著那張寫上了數字的小卡子時,在場誰都驚訝嘩然,皆因卡紙上的號碼是代表球隊中場靈魂人物十號!對於這個後備中的後備,又不是球隊最好波的我,真能配上這個號碼嗎?

但現實,總比六號好!

首次比賽,對陣深水埗,在九龍仔公園。當教練宣布正選十一人時,不時浮起那當年首次區 隊比賽的情形,我很怕歷史重演;很怕又要穿上球衣熱過身又要冷卻;很怕明明心有不甘卻又要強顏歡笑地拍掌鼓勵。然而,當宣布中場時,我竟然榜上有名!?而且位置是……進攻中場。難度教練認為我能如宋禮勤歌中:「我著十號,交波不會交錯,超級後衛幾多都扭得過!?」何況對方是一班港青成員,即使打後防的人一定也會比我勁。就像大溪地對西班牙一樣。但上半場,我們竟然意外地攻入對方一球!只是對方實力太強,最終反輸七球。

後來的比賽,我也是球隊的正選,而教練大概明白我根本不是出任中場的材料,將我放回前鋒位上。一次的比賽,球隊正悶和中,教練中場時與我說:「今場入球的人會是你!」起初我只不過當是他對我的鼓勵,不以為然。但結果下半場,我真的入波。我興奮得走到教練旁慶祝,他也高興地說:「我都話你今場會入波!」,而我相信,這不是他的閒言,而是對我的一種肯定。

然而當得到正選後,總以為自己的位置穩如泰山,誰知沒表現的話,同樣也會被拿下。那次表現失準,半場被換出,教練問我:「今次何以失準?」我想不到原因,卻以地爛為借口,教練只回一句:「即使球場不好,也要習慣,因為你是前鋒。」也許我曾經感受過當後備的痛苦,我決不要回到那個只能穿上球衣但坐在板凳上的生活。此刻我才明白,無論身處大球會或是小 球會,都不會有絕對的正選和後備,懷才不遇只不過無鬥心者在左右自己的魔鬼信條。只有做好本份,哪怕被人動搖?

後來其中一場比賽竟是對陣屯門,讓我重遇當年沒選我的教練。曾誓言要在他面前表現出實力,令他後悔當初沒選我。就算他從不看過我一眼;儘管他不知我是誰,我還是視這比賽如我的復仇戰。

不知教練是否知道我要爭取表現,那場球賽隊長沒來,他竟讓我戴上了隊長臂章。沒想到當初後備中的後備,如今竟戴上了隊長臂章站到球證旁,與對面隊的隊長握手,決擲銀子選場邊,猶如在看球賽雙方隊長與球證先禮後兵!是夢一般的過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什麼特出的表現,也沒有入球,還踢空氣扭傷了腳被替掉。儘管失望地敗走,但至少我曾以隊長身份帶領我的球隊上戰場,而不是穿上夢寐以求的球衣卻要坐到板凳上作打氣團。

而後來的比賽,我們球隊每場都有至少一個入球,不論是贏或輸,已比起有些區隊的成績好得多了。而我整季比賽也入了八球,其中一球還是頭鎚。後來更代表離島參加大大小小的區外比賽,如 nike5,nike3 等等。儘管成績並非出 眾,但我們的實力並不如外人所想是這麼差勁,也不是外人所想,離島是隊廢隊,至少我們,數十名雜牌軍,比起某些出名勁的區隊,更加團結,更加積極,更加有合作性。

而我,由當年寂寂無名,坐多於踢,到當天實實在在地出一分力,更戴上隊長臂章,我想要不是在離島,也許我連上陣的機會也沒有,連踢足球的快樂,與隊友之間,比賽時留下的回憶也沒有。

這,就是效力小球會的快樂,是實實在在拚勁過,是大球會的後備感受不到的,激情。我,並無後悔曾經代表過離島這麼一支的區隊,我倒慶幸我是當年離島的一份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