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生活

《哲人對話錄》之〈設計論〉(上)

《哲人對話錄》之〈設計論〉(上)
廣告

廣告

與劉創馥教授合著

哲人丁:上次跟你討論宗教與科學的衝突時,我竟然忘記提出一個好例子。

哲人丙:是甚麼例子呢?

哲人丁:你聽過香港有個基督教組織,多次前往土耳其探險,聲稱找到傳說中的挪亞方舟嗎?

哲人丙:當然聽過。他們還把經歷拍成電影,開佈道會... 唉,還是不要說了。

哲人丁:噢,看來你也對他們不以為然?

哲人丙:簡直是替他們感到羞恥!這些人只是找到一個所謂「木結構」,然後在那裏拿了些爛木頭,交給幾間不知名的化驗室做碳14檢測;其中一間的測定結果是四千多年,他們竟然以此為鐵證,並開記者招待會聲稱有驚世發現,說甚麼99.9% 肯定那「木結構」是挪亞方舟。他們不但沒有公開其他幾個檢測報告,還刻意隱瞞那個所謂四千多年的測定結果,是有正負四千多年的誤差的!

哲人丁:嘩,我也不知道這些細節,難怪你如此氣憤!況且,就算那塊木頭真的有四千多年歷史,也絕不足以作為挪亞方舟存在的鐵證。

哲人丙:對,正如我上次強調,宗教典藉所描述的遠古事蹟不一定是史實,可以只是神話。幾千年前可能曾經有個稱為挪亞的人物,造了一艘船,一家幾口因而避過一場大水災;可是,我們可以肯定沒有一艘船如《聖經》的描述那樣,能容得下世上所有物種,養活牠們一段長時間,同時為北極熊提供寒冷天氣,又為駱駝提供沙漠氣候...

哲人丁:還有,洪水過後,那些可憐的袋鼠跳回澳洲生活,而挪亞一家八口也要在幾千年之內,衍生今天世上所有人種呢!其實,他們即使是在方舟上,也應該全都給淹死了,因為要在四十天內淹沒全球,至少要每小時下四千五百毫米雨水,這個降雨量,任何船隻也抵受不了,會迅速沉沒。

哲人丙:所以認真思考的信徒根本不可能相信挪亞方舟和全球大洪水之說...

哲人丁:對,也有些信徒認為洪水只是局部而非全球的。其實,我認為挪亞方舟故事中最難以置信之處,是神要殺死所有人!假設挪亞的時代全世界只有數萬人,有沒有可能這數萬人 --- 除了挪亞一家 --- 都惡行滔天,理應一併毀滅?不要忘記,這數萬人中有不少孩童,有些甚至在洪水下降的時候剛剛出世,他們會做過甚麼壞事呢?還有那些無辜的動物,都要一起陪葬了。你試想像有一個很大很大的泳池,再想像將旺角全區的嬰兒和貓狗扔下去溺斃,那會是一個甚麼樣的景象?如果神真的曾經用洪水毀滅世人,那情況比這可怕得多了。

哲人丙:唔... 這是關於公義和罪惡的問題,我們可不可以暫時不討論,這次只講科學問題?

哲人丁:好吧。雖然不是所有信徒都相信大洪水是全球的,但對於那些相信全球大洪水的信徒來說,我們剛才提到的難題,他們都有辦法「解決」...

哲人丙:甚麼辦法?

哲人丁:當然就是相信神蹟了,例如神可以「托住」方舟,令它不會被雨水打沉。

哲人丙:哈哈,你說得對!無論如何,有些自以為認真思考的信徒不但相信洪水淹沒全球,甚至還用這個「事實」來解釋地質和生物學等的科學觀察,令他們有「理據」接受《創世記》的字面意思,相信地球是幾千年前由神創造的。

哲人丁:你是說那種所謂創世科學(creation science)吧。

哲人丙:正是,他們有一套所謂洪水地質學(flood geology),用來對抗演化論,解釋為甚麼在沒有物種演化的情況下,不同深度的土層有不同物種的化石。

哲人丁:其實洪水地質學並不是甚麼新鮮的理論,早在十九世紀便有人提出了,除了用來對抗主流科學的看法,同時擺出「我們也講究科學精神」的姿態,以取代之前一些顯然不科學的特例假設(ad hoc hypothesis)。

哲人丙:特例假設... 例如說那些看似有幾千萬年歷史的化石是魔鬼的佈置,用來欺騙我們?或者是神在創世時造的,只是看來年代久遠,實際只有數千歷史?

哲人丁:不錯,如果可以用這個方法來反駁科學解釋,那麼,無論是多荒謬的宗教信念,只要想像一個特例假設出來,便可以維護了...

哲人丙:對,假如有一個宗教說地球只有一年的歷史,甚至說只有兩秒的歷史,也是可以用類似的特例假設來維護的。

哲人丁:說回洪水地質學,其實這個「學說」也是充斥著特例假設,同樣不值一哂,而且內容粗略含混,很多地方肯定是大膽假設,卻完全沒有小心求證,例如說美國的大峽谷是洪水退卻時形成的,但這並不符合大量的地質學證據,洪水地質學根本就是偽科學。

哲人丙:當然是偽科學,你說他們「大膽假設... 沒有小心求證」已經相當厚道了,他們是因為無法否認數之不盡的化石證據,又硬要接受《創世記》的字面解釋,被逼構想出這個「學說」。由於較複雜的生物是較後期才演化出來的,牠們的化石只會在較淺的土層出現,而較深、較古老的土層都只有較簡單的古生物化石。洪水地質學竟然聲稱所有生物都是在同一次大洪水中被活埋的,較簡單的生物由於不會游泳,沉得較深;較複雜的生物生活在陸地,又懂得游泳,沒有那麼快淹死下沉,掙扎到較頂的地方才被活埋。

哲人丁:哈哈,幸好我不是生活在挪亞時代,否則我不會游泳,又那麼怕水,必定馬上被淹死,沉在最底,我的化石應該會成為演化論的否證...

哲人丙:不會的,他們說人那麼聰明,即使不會游泳,也會跑去高地,所以全都是最後才淹死的。

哲人丁:噢,難道他們從來沒有看過水災或海嘯新聞?即使今天有先進的通訊設備,住在海邊的人很多也走避不及,水一來,就被沖走,難道這麼簡單的常識他們也沒有麼?

哲人丙:他們連更基本的生物學常識也沒有!最遠古的簡單生物本來都生活在水裏,反而後來較複雜的生物才不會游泳;按照他們的「學說」,理應有更多不諳水性的複雜生物埋在最底層才是。

哲人丁:所以洪水地質學無論如何也不符合那些化石證據,更何況我們對人類文明的發展已經有相當豐富的認識,倘若真的曾經出現過一次全球大洪水,人類文明的發展必定因此斷裂,但這當然與我們的認識不符。

哲人丙:你說得對,可是,洪水地質學的支持者不會尊重這種認識,因為他們質疑科學家的研究方法,認為那些知識根本不可信。科學家基於碳14等一系列元素有穩定的半衰期,透過量度核衰變的比率,推算遺蹟和化石的年份;洪水地質學者認為這種檢測方法並不可靠,他們相信正因為挪亞大洪水那次史無前例的天災,核衰變的週期大幅縮短了,以致幾千年前的遺跡、物件、或化石,科學會推算出幾十萬年、甚至更長的歷史。由於他們認為科學檢測有這樣大的誤差,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相信地球只有幾千年歷史了。

哲人丁:如果因為宗教理由而先認定了挪亞大洪水是歷史事實,無論如何也不放棄這個看法,然後以此為根據來質疑科學方法的可靠性,那麼,任何宗教都可以依樣畫葫蘆,選擇性地質疑科學了,我們甚至可以用中國的磐古初開之說來質疑科學!事實上,持這種態度的人可不少,根據蓋洛普調查(Gallup poll),美國有接近一半人口接受「年輕地球創造論」(young earth creationism),漠視各種科學證據,相信上帝於幾千年前創造地球和人類。

哲人丙: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這些信眾應該大多對有關的科學研究一無所知,否則不可能相信那麼荒誕的「學說」。他們對演化論亦無甚認識,以致相信上帝創造每一種物種,以為亞當夏娃真有其人,還會爭論亞當夏娃未經懷孕出生,會否也有肚臍呢?

哲人丁:竟然有這種無謂的爭論!我明白一般人不容易接受所有生物都有共同始祖,也難想像複雜的生物可以不經設計、自然地演化出來,但演化論得到無數強而有力的證據支持,早已是生物學界的共識,是現代生物學不可或缺的基礎,連宗教圈子也慢慢意識到演化論根本牢不可破,被逼盡量接受演化論。可惜的是,他們還是嘗試把宗教信念混入演化論,最近十多年大行其道的「智能設計論」(intelligent design),不就是這樣發展出來的嗎?

哲人丙:看來我們開始有些分歧了。我不否認智能設計論可能有些宗教元素,主要的支持者都有宗教背景,但我認為智能設計論是合理的學說,完全不能與年輕地球創論或洪水地質學相提並論。

哲人丁:難道你不知道智能設計論同樣沒有科學證據支持?

哲人丙:這就難說了,讓我們先弄清楚智能設計論的要旨吧...

哲人丁:這個當然,你先說說你對這個「學說」的理解。

哲人丙:沒問題。智能設計論基本上接受所有化石證據和科學檢測到的年份,也可以承認共同始祖之說以及人由古猿演化而來的事實;可是,智能設計論者認為演化的過程不是偶然的基因變異和天擇(natural selection)能充分解釋的,其中必有設計成份。具體一點說,現代智人(Homo sapiens)的確由古猿演化而成,但其中有些關鍵的變化,尤其是人腦的大幅進步,必須有精心的設計,適當地更改古猿的某些基因才可能衍生出現代智人。即使一隻手錶也須要設計者,何況是複雜精巧千萬倍的人類大腦呢?

哲人丁:以鐘錶跟自然現象類比,這是威廉派里(William Paley)的所謂經典設計論證,是二百多年的老古董了!

哲人丙:舊的不一定就不對,你可以說這個論證是老古董,也可以說它源遠流長,到現在仍然有很多人接受。

哲人丁:的確是有很多人接受,不少信徒傳教時最喜歡就是拋出這個論證;不過,多人接受不一定就對...

哲人丙:派里的論證雖非十全十美,但我認為其中的重點都是對的。你既然不同意,可否指出這個論證的毛病?

哲人丁:毛病可多了!讓我們逐點討論吧。

哲人丙:好的,我會逐點反駁你。

哲人丁:第一點很簡單,就是複雜的東西不一定是設計的結果。如果有足夠的時間和適當的自然機制,簡單的事物可以累積變化,慢慢變得越來越複雜。達爾文的演化論了不起之處,正是在於他指出了所有生物演化的機制,由簡單演化成複雜。雖然他沒有現在的遺傳學知識,但他明白物種有些特性可以遺傳,亦會生產生新的、可遺傳的特性,加上資源有限和環境的變遷,而有天擇(natural selection)的現象,於是物種不是滅絕,就是累積變化;較近代出現的物種異常複雜,因為那是極長時間累積變化的結果。

哲人丙:我當然明白演化論的基本原則,也知道大自然有不少演化的例子,包括細菌演化出抵抗抗生素的能力,動物因應環境轉變而演化出不同的保護色等等。問題是,隨機的基因變異加上天擇原則,是否真的能充分解釋所有物種的演化?假若沒有設計者的計劃和引導,單靠長時間的變化累積,有可能演化出如眼睛這麼精巧的器官嗎?眼睛裏眾多的組件須要準確地配合才產生視覺功能,套用智能設計論的術語,像眼睛這樣精巧的器官是「不能化約地複雜」(irreducibly complex),即是說,這些器官不能化約為各組件的隨機湊合,因為隨機湊合而產生特定功能 --- 例如視覺 --- 的機會率實在太低了!此外,各組件沒有獨立的功能,即使這些器官是經過長時間「演化」已成的,組件的出現和互相配合都須要精心的設計和引導,不能簡單地以變化的累積來解釋。

(圖為編輯加,取自網絡)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