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中介無良 政府懶理:一月二十五日抗議中介公司行動報告

廣告
中介無良 政府懶理:一月二十五日抗議中介公司行動報告

廣告

在香港,我們從來只知道僱主出錢請員工,未聽聞員工想打工先要付一筆巨款。我們從來只聽過僱員「東家唔打打西家」,未聽過因證件被扣起而變成現代奴隸。印傭Erwiana被虐事件點出了如此荒唐卻又是外傭天天面對的問題。一般香港打工族都有的基本權益,對外傭來說卻是遙不可及。為外傭爭取基本保障,實為十萬火急。連日的報導讓我們開始了解,Erwiana的慘劇並不是梁振英愛掛在口邊的 「個別事件」──外傭被剝削,甚至暴力對待,是制度不完善的後果。強制同住和兩星期留港期限等政策造成了一個縱容暴力的制度。在現今制度中一直賺取最大利益的,莫過於滿佈香港的外傭中介公司。一月二十五日,幾個團體包括職工盟、左翼21、學聯,還有一些熱心的市民一起到香港海外僱傭中心,抗議全香港最大規模的外傭中介公司超收中介費及其他惡行。

海外僱傭中心總行位於中環,辦公室寬敞,職員上班穿西裝。金玉其外,背後卻有另一個故事。根據印尼移工工會、國際職工盟 (ITUC) 和香港職工會聯盟於2012年針對印傭的工作中介情況所進行的問卷調查,海外僱傭中心剝削外傭情況嚴重。經海外僱傭中心轉介來港的印傭,有15%曾被剋扣工資。37%的印傭表示曾被誘騙簽署財務公司借貸文件,亦有44%的印傭被扣取7個月薪金作為工作轉介費用。海外僱傭中心是被外傭投訴最多的三間外傭中介公司之一。

中介不願接信

一行示威者到達商業大廈二樓,先把寫了 「中介公司搵笨最叻 ;僱主傭工大小通吃」的揮春貼在公司門口兩旁,再把 「掠夠未」的字樣貼在玻璃門上,抗議中介公司多年來不惜犧牲外傭的基本權利甚至人身安全,以牟取暴利。我們要求海外僱傭中心派人接收投訴信,卻被一口拒絕,中心職員更嚷著要報警。我們拉著橫額, 叫著口號:「中介公司吸血鬼!」、「停止超收中介費用!」但中心職員依然拒絕接收投訴信,更即時關掉所有燈,大概是擔心記者拍到鋪面,破壞公司形象。我們繼續抗議:「吊銷違規中介公司牌照!」 、「容許直聘外傭!」

「搞錯呀你哋!」其中一位異常氣憤的中心職員大叫。我們回應:「抗議只是衝著你的老闆來。你哋公司『蝦』外傭,仲話我哋搞錯?」

政府責無旁貸

中介公司的惡行固然離譜,但政府相關部門的冷漠更令人氣憤。一直以來,外傭投訴無門,是因為中介公司勾結財務公司強迫外傭借貸時非常小心,不會給外傭任何書面證明 (如收據)。中介公司甚至叫僱主先要求外傭簽紙證明已收到全數人工,僱主再私下剋扣部份人工給中介公司,使少數願意挺身出來的外傭難以投訴中介公司。勞工處和警方對於外傭的投訴不甚著緊。縱使他們已經收到很多關於某中介公司的投訴,卻會要求外傭先自行收集證據,才願意調查該中介公司。

事實上,根據《僱傭條例》第59條,勞工處處長(或授權的任何公職人員),或職級不低於督察的任何警務人員如有合理理由懷疑中介公司違規,即可「無須手令而進入及搜查該處所(住宅樓宇除外);及要求交出、檢取、扣留及移走可能是本部所訂罪行證據的任何物品、紀錄或其他文件。」若政府各相關部門正視投訴,徹查到底,外傭遇到中介公司的無理欺壓,也不會如此無助。

再者,香港其實容許僱主直接聘用外傭,但印尼政府卻規定輸出外傭一定要透過中介公司。為了保障外傭不被中介公司剝削和避免僱主受騙,香港政府實在有責任跟印尼政府協調一致的政策,實現直接聘用制。

傭工不是現代奴隸

示威完結後,我們到大樓外面舉行記者招待會,亦趁機把印有關於外傭所面對的種種制度問題的傳單派發給街坊,希望讓更多人了解中介公司的問題和制度的不堪。一位途人接過傳單後問我,其實中介是什麼一回事?我解釋一番後,他既為中介的荒唐事顯得憤怒,同時覺得事情有點不可思議:「嘩,香港地都有D咁嘅事?」

對。因為我們一直都沒有好好聆聽她們求助的聲音,也沒有好好保障她們的基本權利。Erwiana被虐事件曝光後,外傭有口難言的苦況還有被踐踏的人權逐漸得到更多人關注。

我們不能再容忍縱容暴力的制度。我們不能再放過改革制度的機會。否則,下一個現代奴隸將在繁華的香港的某角落,繼續忍氣吞聲,繼續受難。

資料來源:印尼移工工會、國際職工盟、香港職工會聯盟、香港移民工牧民中心、《香港僱傭條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