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走在歧路的和平佔中

走在歧路的和平佔中
廣告

廣告

時光飛逝,戴耀廷教授發起的「佔領中環」運動,已將近一周年。這個運動最初以公民抗命的道德光環喚起社會注意,其後以商討民主的開放性吸引群眾參與,來到勢須將運動細節具體化的今天,已走到整場運動的關鍵轉捩點──要麼成功在四分五裂的政治版圖下團結群眾,為幾近絕望的香港政改殺出一條血路;要麼慢慢失去支持者的信任,最後重蹈2010年政改民主黨的覆轍,功敗垂成。

不徹底的商討民主

不得不說,戴耀廷教授援引的商討民主,是極為聰明的一著。商討民主的出現,本是為了彌補代議民主和直接民主的不足,概念移民到香港,卻成為懸擱民主派分歧的妙計。假如和平佔中真誠信守商討民主的原則,民主派的分歧鬧得再大,也無法動搖和平佔中的公信力。可惜,和平佔中一直未能妥善處理組織內部民主的問題,部份決策過程毫不透明。舉例說,佔中的行動總指揮忽然傳為李卓人,忽然又傳為朱耀明,市民只能從報紙上得知消息,對總指揮人選的決定毫不知情,遑論參與。又如元旦日的民間公投,題目曖昧不清,被質疑有意混淆「公民提名」與「公民推薦」。(註一)

上述兩例招人話柄,已令不少人懷疑和平佔中對商討民主的誠意。可是,想不到最惡劣的尚未來臨──陳健民教授在2月5日的明報A1頭條專訪,竟宣稱「五區公投會打亂佔中的步伐」,又表示擔心「五區公投」會排斥民主黨(註二),甚至直指高舉「公民提名」在邏輯上如同支持「篩選」!(註三)

何以忽然砍掉辭職公投?

事實上,根據和平佔中提供的文件《團體籌辦商討日(二)流程》,和平佔中應該採用甚麼方式決定普選方案,乃屬於商討日(二)的官方建議討論議程。文件中列出商討日參與者可討論四個可能性:一、電子投票;二、辭職公投;三、先電子投票然後辭職公投;四、先辭職公投然後電子投票。(參見文首擷圖)此外,在和平佔中的商討日(二)宣傳片中,戴耀廷教授也明確表示:「其中要決定很重要的一點,是以甚麼機制去決定普選的方案,是以電子投票平台,議員辭職啟動補選,還是兩者同時採用,這些都是大家商討時會有很多討論的。」(註四)

由此可見,辭職公投本來便是和平佔中交予商討日決定的問題。今天,商討日(二)的總結大會猶未舉行,甚至連舉行日期也未正式公佈,陳健民卻指辭職公投「打亂」了佔中步伐,無故將辭職公投與和平佔中放在對立面,敢問是何道理?陳健民的說話,是否顯示和平佔中的真正盤算,其實從來沒有考慮辭職公投的可能?將辭職公投放入商討日討論,是否只是虛與委蛇的緩兵之計?商討日的討論,是否只是故作開放,不保証能影響和平佔中的決策?

全民投票題目誰說了算?

同樣,「公民提名」是否成為和平佔中的全民投票題目,也是必須交由商討日(三)作最後決定。(註五)這些都是和平佔中以商討民主招徠支持者時,對群眾許下的承諾。然而,閱畢明報的陳健民專訪,實在教人不禁懷疑,和平佔中的全民投票題目,究竟是商討日(三)說了算,還是陳健民說了算?若然未來的商討日(三),參與者的確選擇了「公民提名」為單一投票內容,陳健民是否還會執行這個集體決策?我們是否還可以安心將商討紀錄交給陳健民整理?

在籌備商討日的過程中,筆者不時與戴耀廷教授直接交流。態度開放的戴耀廷教授,與立場鮮明的陳健民教授,恍似處身兩個不同星球。二人言論多處衝突,已令公眾無法確定和平佔中的真正立場。假若和平佔中還想取信於公眾,便須盡快公開交代清楚,陳健民教授在明報專訪之言論,究竟是否屬於組織立場。若然陳之言論僅屬個人意見,但類似情況繼續發生,則懇請和平佔中慎重考慮,有關人士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和平佔中的領導位置。

註釋:
一、黃浩銘:民間公投問題 相當有可疑

二、其實,何俊仁曾明確表示,可以考慮辭職公投。陳健民教授擔心「五區公投」會排斥民主黨,實在難以索解。當然,更令人難以索解的是,陳健民教授身為和平佔中發起人,為何要關心個別政黨是否被排斥。

三、〈 陳健民:五區公投打亂佔中〉,明報,2014年2月5日。

四、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如何令「和平佔中」能有效地達成爭取普選的目標

五、假如陳健民教授認為商討日參與者的集體決定,可以與中共排斥異見者的「篩選」相提並論,不啻等同自我否定商討日的民意合法性──我真為戴耀廷教授傷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