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Cassie ling

待回憶在我腦海中慢慢消失前,寫下我曾經發生過的事,遇見的人和看見的世界。 網誌

生活

神憎鬼厭的「印度」行

  神憎鬼厭的「印度」行
廣告

廣告

一張照片引發一個念頭。世界從一開始就是不公平的,我不知道你們認不認同,但從小就跟媽媽去當義工的我就深深感受到。同一片天,同一片地,可是生活卻是可以如此的懸殊。

我決定要到落後國家當義工的事情傳出後,支持和反對的聲音各佔一半。所以我也必先跟曾擔心我的朋友家人們說聲對不起,因為我的任性和使命感使我還是選擇了「出走印度」。從一個想法到一個決定,前後我用了三天的時間,三天前我還身在台灣,三天後我就身在印度了。沒有任何計劃、沒有預定住宿、沒有旅伴、沒有旅遊書或指南,就只有一個背包和一個天主教堂的名字。

第一天來到印度實在很怕,半夜一點下飛機,都不敢步出機場。由於我沒有預定好住的地方,所以最好等到天亮才離開比較安全。一大早步出機場,滿街都是人,而且都是男人。我實在很害怕他們,一群人看著我尤如看到寶的眼神。

傳說中,印度人都很會騙人,所以被騙錢是我預料以內的事。縱然我準備好如何拒絕那些無牌在街邊兜客的計程車司機,但一走出機場,我還沒機會開口,他們二話不說已經把我行李搬上車,開價$800盧比說載我去找住宿的地方。我要去的地方叫Sudder street ,是大多數遊客的據點,由機場往Sudder street 大概雖要$250盧比(來自網上資料)。我心想這不是騙跟本就是搶劫!但我實在太弱雞了,一開始行李已被人搬上車,當我正想講價時就愈來愈多男人圍著我。結果我認輸了,我發誓下次一定要比他們更兇!(輸了$800盧比, 超肉痛!)

在印度必須要習慣的第一樣東西,就是他們的眼光。來到Sudder street, 帶著行李的我,一下車,頓時一群男人在後面跟著,滿街的人跟你揮手。這些揮手不是因為熱情,是因為他們知道你是新面孔,所以大家都在打鬼主意。找Hostel找不到好幾家是合理價錢的,全部也是亂開價。但我實在太累了,在機場整晚沒睡。結果我又輸一仗,已經沒力氣再討價還價!(輸了$1500盧比的房租!肉痛!)

貴的Hostel也不見得好,整晚打蟑螂,給床蟲咬,又沒熱水......但累透的我不管了。放下行李便去找我要做義工的地方- Mother Theresa's House(德蘭修女天主堂)。途中終於讓我遇見一位看似亞洲人面孔的男人,於是我跑過去問他那裡來。啊!太好了,是中國人。他從拉薩走到尼泊爾,再從北印走到南印。就這樣,我多了一個伴陪我找Mother Theresa's House的旅人。

在印度街上,任何畫面都讓我有驚喜。無論大人丶小朋友都在街上如廁丶洗澡丶刷牙丶洗碗丶洗車丶洗衣服......無論那個角落都是垃圾和死老鼠。滿天大如公雞的烏雅,偏地骨瘦如柴的狗丶羊,牛。垃圾堆中,山豬丶白豬丶羊丶牛丶驢丶馬丶狗丶貓都在食物渣中尋找食物,簡直是動物一家親。

這裡完全沒有交通規則,不管你是電單車丶人力車丶馬車丶私家車......總之,你想怎樣走都可以。由於車都來自不同方向,所以他們不停的阻塞,因此不停的咇咇咇。吵得跟本聼不到其他聲音。好幾次我真的差點走避不及就給撞到了,所以在印度街上走路其實也是一種技巧。

很多印度人都窮得沒有房子,早上沿路行都是還沒起床的路宿者,因此我走路時都盡量小聲,免得吵人家睡覺,但跨過一個又一個的露宿者感覺很差。 但不得不說,印度奶茶的確非常好喝!膽大心細的我,當然也會勇於嘗試街上的小食和用手食咖哩飯......即使我明知道會肚痛!

這裡的生活真的太瘋了!一下子真的無法接受。老實說,我有想過放棄,去那一國也比這裡好吧!這鬼地方跟本不能居住的。但都已經來了,就堅持多一點點,就看看這爛透的國家可以有多爛!來讓我繼續走下去再告訴你們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