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偉才

筆名李逆熵,香港著名科普作家。曾任職中學教師、太空館助理館長、天文台高級科學主任、港大國際學位課程中心總監。一九八五年因致力普及科學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現為香港科幻會會長、香港科學館顧問委員會委員,及網台節目「浩浩熵熵」主持人。至今發表著作逾三十本。 網誌

教育

語文教育的淪陷

語文教育的淪陷
廣告

廣告

大家都可能有過這樣的體會,就是中學唸中文時感到十分厭惡,特別是要背誦和默寫眾多詰屈聱牙的文言文之時。但畢業多年後回望,卻是十分慶幸曾經讀過岳飛之少年時代、出師表、岳陽樓記、慈烏夜啼、貓捕雀、風箏、背影等精彩的文章。

筆者在中學唸中文時,仍是「語文」和「文學」未分家的年代。後來得悉一科變成了兩科,心裡已感納悶。但與教育界一些朋友談起來,卻又被他們的「要擺脫精英主義的傾向而照顧大多數學生的學習能力」這個解釋勉強說服。即使如此,多年來我仍是覺得無論是語文科還是文學科,課程中也應該有一些指定的「範文」,以保證學生有機會接觸到中國文化中一些真正優秀的東西。

近十多年來,教育界的思潮已經有所改變,就是不會一面倒地把「背誦」妖魔化。即使西方的學者也承認,「先背誦後理解」也是一種有效(甚至是不錯)的學習方法。我們多年來對「背誦古文」的批判其實是一種自殘的愚行。

近四十年來,有關範文的爭議未有停息。但依筆所見,在九七回歸後所推行的教育改革之中,語文教育卻是進一步的功能化。我最先聽見人們強調「讀、寫、聽、說」時還不大為意,但慢慢卻愈來愈覺得不妥。培養這些能力當然沒錯,但卻是絕不足夠。要知語文教育不單是語文的事,它還包含著社會、文化、歷史、道德及至修身處世等重要元素。簡單來說是「唸中文、學做人」。如今的功能性語文教育已經不是教育,而是淪落為一種技術培訓。

筆者當然一早便知道「教育只是為了培養順民」這種說法。但在過去,這種培養還包含著以傳統文化來薰陶和規範一眾被統治者的成分。但在席卷全球的新自由主義大潮下,如今就是連這套外衣也被拿掉。現代教育是赤裸裸的培養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勞動者和消費者。

自一九九八年底回流,筆者有九年在香港大學工作,幾乎每天都聽見「質素保證」(quality assurance)這字眼,並被告知「質素」的定義乃「與目的匹配」(fit for purpose)。我如今終於明白了,這個「匹配」是指剛好符合資本家的要求,不多也不少。語文教育的陷落是新自由主義勝利的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