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Cassie ling

待回憶在我腦海中慢慢消失前,寫下我曾經發生過的事,遇見的人和看見的世界。 網誌

生活

愛在加爾各答 — 如果你有能力,你願意愛多一點嗎?

愛在加爾各答 — 如果你有能力,你願意愛多一點嗎?
廣告

廣告

加爾各答在印度東部,恒河三角洲地區,亦是印度的第三大城市。可是城市背後卻忍藏了很多醜陋的一面,很多遊客為著這裡的古跡和各種宗教文化而著迷。這裡出了一位很有名的人,有「加爾各答天使」之稱的-德蘭修女,她主力在加爾各答服務窮人,而在1979年獲挼予諾貝爾和平獎。她花了一生的時間建立了垂死之家,每年有無數的志願人士自告奮勇前來幫忙,到底它的魅力何在?

首先,我得說說我當義工的目的。大部份人當義工有很多不同的原因,有的是為了學習愛,有的是為了體驗,有的是為了認識新朋友,無論是那種原因,我們也該謝謝他們真的來了。而我,就只是單純的想要幫助有需要的人,引用老土的一句話「能力愈大責任愈大」,能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已經是最大的禮物,所以每個人其實也有能力去幫助別人,互相關懷是不需要條件的。我覺得我有能力,而他們有需要,所以我來了。

在印度的街上,也不時看到一些天真瀰漫的小朋友向你揮手,乞討零錢或食物。但是,我們必須鐵起心腸不要給他們任何錢或零食。因為,這些都是背後有人教導他們出來討錢的,所以我們不能縱容大人為了賺錢而令更多的小朋友行乞,一時的好心會令他們有錯誤的觀念,這只會令更多小朋友受害。

到達加爾各答的翌日,我便開始義工的工作了。我工作是照顧一些精神病的女孩,年齡大概八到十四歲。在印度,虐待兒童和女人是很普遍的。由於文化的差異和錯誤的觀念,導致了無數的悲劇發生,身為女生的我,實在感到出生在印度是一種悲哀。她們是真正的沒選擇,她們沒辦法跟社會抗衡,她們的生命不受尊重。由於這文化的關係,我照顧的女孩大多是因為遭受到虐待,導致精神及身體殘缺的。

當我初次接觸她們,實在很難想像她們的過去。為什麼有人會如此對待她們呢?我很傷心和憤怒,她們的樣子我久久沒法在我腦海抹去。剛開始,我不知道我應怎跟她們溝通。她們有的大叫,有的大喊,有的大笑,一連串沒有意識的行為。有時候她們會拉著你不放,有時候又不理會你。她們不懂說話,無論我說英文,國語或廣東話都一樣沒有回應。有些不停撞床,有些不停傻笑......我不知道她們懂不懂,但我還是一直跟她們說話丶說話丶說話......

有一半的病人也不會照顧自己,她們行動不便,手腳扭曲,需要坐輪椅。有些甚至連食飯的能力都沒有。當我餵她們吃飯時,看著她們的眼神,感覺她們好像是真的知道原來還有人是愛她們的。我們每天為她們洗床單被鋪,這裡沒有洗衣機,沒有洗衣粉,四周都充斥著異便和消毒藥水的氣味,洗完還是一件一件用手去扭乾再拿去曬太陽。

曾經有一位小女孩一話不說就只拉著我衫尾,我往那走她就去那。她沒有表情,也沒有說話,我亦不懂她為什麼總是跟著我。我嘗試跟她對望,我想著辦法去感應她的內心,可是她的眼光很空洞,我很想她知道我們沒有遺棄她,好想叫她別怕。

在此不禁佩服修女們,用自己的生命去照顧這些被遺棄的一群。 愛的力量可以很大,我感謝她們曾經出現在我的人生,我真的很愛她們。

聖誕節快到了,我替她們畫了很多聖誕卡。雖然只有一堆殘舊的顏色筆,一些再用紙,但我畫得同樣快樂,這一年的聖誕雖然什麼都沒有,可是我覺得是最窩心的,希望她們都感受到很多人還愛她們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