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大嶼山是醜小鴨

廣告
大嶼山是醜小鴨

廣告

swan_0

小說《一九八四》的名句「戰爭即和平,自由即奴役,無知即力量」,簡單地闡明了propaganda語言偽術的精髓。

「醜小鴨即白天鵝」是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成員林奮強替〝Ministry of Truth〞試水溫的口號。林奮強日前表示,大嶼山是香港的後花園乃假設性問題,不能全盤否定發展郊野公園的可能性。他認為發展大嶼山,能透過「環保規劃」,令它由「醜小鴨」變「白天鵝」。

大自然是醜小鴨還是白天鵝?斬掉所有樹木,起樓起商場乃環保規劃?三歲小朋友都知道這是真實謊言。前行會成員林先生是腦殘麼?當然不是,人家受過高等教育,早着先機,喜歡偷步的他一早已計算好,港珠澳大橋通車後,大嶼山將變接待國內旅客的龍頭。山清水秀風水好的大嶼山,當然是起屏風豪宅的好地點。

我一年半前,因抵受不了租金倍增但面積減半,憤然由中環搬到大嶼山。家住大嶼山,感覺就好似移了民到另一個國度,這地方叫老香港。

我每早被雀仔的叫聲吵醒,起床能看見一望無際、沒屏風樓阻隔的藍天。村口是鹹淡水交界處,長滿紅樹林。外出要走過滿地牛屎的水牛田,所以不能穿高跟鞋。有時候因為水牛擋路,會錯過45分鐘才有一班車的巴士,約了人能否到達,有時要隨緣。晚上回家,能看到滿天星斗的晚空,但不留神會迎面走進蜘蛛網,滿面沾滿像鬼口水的黏液。春天時數千隻青蛙一起叫,有時會嘈吵得令人睡不著,還有那可怕的大蟒蛇曾經在鄰居的花園出現。周末的節目,是到10分鐘路程的沙灘午睡,或到郊野公園行山,景色美不勝收。

大嶼山的居民,主要是上了年紀的本地村民、老外家庭、南亞裔人士,和像我此等沒錢買豪宅,又想背山面海的窮風流人士。雖然大家背景各有不同,但大嶼山的社區關係緊密,大家會透過 facebook 群組以物換物,守望相助。我的鄰居常常幫我照顧我的愛貓,分文也不肯收,因為她認為遠親不如近鄰,互相幫忙是正常不過的事。

在香港成為國際大都市前,老香港的生活不就是這樣麼?

但生活在這片樂土,我隱隱感到危機正逐漸迫近。政府很喜歡在最美麗的地方,興建最醜陋的東西。數年後,政府將在大嶼山對開的小島興建垃圾焚化爐,現在又說甚麼發展郊野公園。我開始感受到,我正倒數在這片樂土的日子。不久的將來,我們將永遠失去這原始珍貴的白天鵝。

大嶼山沒有大商場,沒有大品牌,沒有領匯,沒有金鋪藥房,所以在林先生眼中,是不能生金蛋的醜小鴨。我們繼奶粉失守,幼稚園失守,旺角銅鑼灣失守,澳牛失守後,退守到大自然,想不到連郊野公園這最後防線也快保不住。一切只為了錢?

除了錢,對 you know who 而言,更大的策略性目標,當然是輸出更多的國內人士來港,殲滅本土文化,進一步溝淡本地人口比例。數十年後,新香港人逐漸取代本地人,香港真正徹底回歸租國,將大業功成。

那時候,我們將失去最後最後的一道防線,繁體字!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丑小鸭即白天鹅。

立即行動:請在2月14日前按此聯署保衛郊野公園免受小型屋宇政策威脅!

圖片來源:筆者(上)、Michael Wolf(下)

::浮花博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