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楓人瘋語

楓人瘋語為一群於加拿大就讀的香港留學生所發起的獨立組織,目的旨在創造一個自由平台予香港留學生就現今香港的社會問題及至政治鬥爭表達自己的看法。作為一群海外留學生仍然對香港社會有很多的想法,因為沒有機會親身在香港提出控訴,所以透過互聯網把意見表達出來,從而令更多人了解社會問題,甚至改變社會。 網誌

政經

方你個頭,本末倒置:論香港人講廣東話

方你個頭,本末倒置:論香港人講廣東話
廣告

廣告

筆者:江皓明

農曆初十,筆者先向大家拜個年。祝各位馬年進步,馬到功成!

新年流流,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因為廣東話風波,搶先成為被香港普羅大眾「開年」的問責官員。教育局因將廣東話定性為「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成為眾矢之的。敝頁的同僚:溫斯頓 S. 早前亦寫了一篇〈廣東話唔係法定語言?傻的嗎。〉 作出回應。今日筆者希望在在這個議題上稍作補充拓展。

方言或語言?

方言與語言之間的界定其實並沒有很實質的界線或定義。現今大家用的普通話(清朝及民國稱之為官話)其實亦是出自北京話。換句話說,普通話其實只不過是全中國通用的方言而已。有見及此,不少人將方言與語言的界線劃在政治體制上。這個觀點溫兄已於其文章作充分表述:無論是行政長官向香港人發表講話,還是法庭審理案件,香港特别行政區一直都是用廣東話作為官方場合的語言。聯合國人口資訊網就在一九九六年十二月的時事通訊當中稱英文與廣東話為香港的官方語言。(原文)廣東話至少在香港是語言。

本土化有理

即便當廣東話為漢語之中的方言之一,香港亦應致力推動保存。生於斯長於斯的情懷並不是由透過將陌生的事物強行套在自己身上而培養出來的。家國情懷亦應先從了解家中的一草一木開始。因此香港要保留發掘自己的文化,認識自己的歷史。中國如今強行以標籤地區方言為粗鄙語言,於學校只容許說普通話等手段,將華夏各地的方言逼至危急存亡之秋。香港有一國兩制的保護,中央要將香港文化邊緣化只能透過市場主義,提高普通話在香港的實用性。現在不少家長都會要求學校教普通話。學普通話不是問題,但要用之取代廣東話就是忘本。雖然香港現實主義作崇,但現實到不講廣東話而講英語及普通話的,實屬少數。

兩文三語,是兩文與三語並重。香港人要學英文同普通話,乃出於實際的需要。學英文是要透過精通世界通行的語言來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學普通話是中國日益強大,全球都有和中國打交道的需要。《廣東俗語考》中的自序便以此句開頭:「粵處中國之南方。其語言與各省不通。人幾疑為南蠻鵙舌。」學普通話純粹是方便國內人民互相溝通,而非強將北方文化套於全中國身上。周恩來就說過:「推廣普通話,是為了消除方言之間的隔閡,而不是禁止和消滅語言。方言是不能用行政命令來禁止,也不能用人為的辦法來消滅的。」華夏大統一並不應該抹煞各地本身的文化,抹煞各地本土文化無異於焚書坑儒。

香港是方言文化的最後據點

當年蔣介石帶同各地精英及政府官員撤守臺灣,令1949年以後的臺灣百語雲集,臺灣人本身亦是說閩南話及客家話。鑑於語言不通的問題,國民黨於臺灣強制推行國語教學,其手段比現時中國大陸有過之而無不及。幸好臺灣的本土意識醒覺得早,隨著民主的來臨以及政黨交接,臺灣政府開始予以各種方言平等的對待及承認。去臺灣旅遊,乘搭捷運,可以聽見四語廣播(國語、閩南話、客家話、及英語)。這是臺灣對自己的文化珍而重之。可惜現今閩南話於城市已開始衰落,現今於城市長大的臺灣年輕人對自己的方言認識隨時遜色於對國語的掌握。當年犧牲地區語言去推行國語的禍害已經不能復返。

港英政府容許及尊重香港人本身的母語,將之納入為香港正式的行政語言之一,是一眾華人社會中,唯一未受普通話大同化的地區。粵語博大精深,文雅之至,至今仍然沿用不少由古漢語的字詞,論平仄等語言特徵亦最接近古漢語,其文化意義極其深厚。(詳細請聽 〈光明頂2014-02-04 捍衛粵語〉)

香港人有歷史的庇佑,不應妄自菲薄,要好好珍惜自己的文化。難得廣東話保存完善,香港應盡量將廣東話發揚光大。民間可以繼續投入粵語的文化發展,政府應支持學術界對粵語進行更深入的鑽研。文法是一個地方得天獨厚的資本,如果自己都不珍惜,就不能怪罪於人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