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丹麥小長頸鹿基因多餘 遭當眾肢解 動物園堅持無錯

廣告
丹麥小長頸鹿基因多餘 遭當眾肢解 動物園堅持無錯

廣告

圖:小長頸鹿馬里烏斯(Marius),來源見

(獨媒特約報導)儘管全球2萬7千多名網民合力請願,要求丹麥哥本哈根動物園取消處死僅18個月大的長頸鹿馬里烏斯(Marius),動物園依然按照原定計劃,於2月9日槍斃馬里烏斯,並在遊客圍觀及媒體直播下解剖屍體,將大塊鹿肉送給獅子作飼料。動物園事後稱這是對動物來說最好的選擇,堅持「安樂死」及公開解剖是合理的行為,甚至富教育意義,然而動物園的解釋真的可以接受嗎?困養動物,由人類進行繁殖,真的是保護動物的方法嗎?

網民在網上發起「拯救馬里烏斯」的請願,共有27,170個簽名支持。然而,動物園依然漠視民意,以「顧全大局」為由處死馬里烏斯。事後網民再發起另一個請願,要求哥本哈根動物園開除科學主管霍爾斯特(Bengt Holst),並在兩天內收集到74,433個簽名支持。

3
圖片來源見

526844814
圖片來源見

處死年幼健康的長頸鹿 因其基因多餘

動物園科學主管霍爾斯特指,不了解為何處死馬里烏斯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對。他稱哥本哈根動物園的長頸鹿是歐洲動物園及水族館協會(European Association of Zoos and Aquaria,簡稱EAZA)旗下繁殖計劃的一分子,此計劃旨在確保歐洲的動物園均有一定數量的健康長頸鹿,因此近親繁殖是必需避免的。若計劃已掌握某動物品種的遺傳基因,便無需繼續繁殖該動物。現時此繁殖計劃不乏長頸鹿的基因,同時哥本哈根動物園已經沒有足夠的空間飼養所有長頸鹿。因此為了繁殖計劃成功,為了避免馬里烏斯有近親繁殖的機會,必需處死牠。

動物園不選擇為長頸鹿避孕,因為他們提倡自然繁殖;使用避孕措施對長頸鹿的器官有不良影響,而他們「寧可選擇安樂死也不可令動物福利的質素變差」。他們拒絕將馬里烏斯送到其他動物園,因為其中一間願意接受馬里烏斯的動物園也是EAZA的會員,而他們跟哥本哈根動物園同樣有長頸鹿遺傳因子超額的問題;另一間動物園並不是EAZA的會員,然而正因如此他們無法確保此動物園的福利質素,因此寧願讓馬里烏斯死也不讓它搬到新的動物園。

以死刑保護瀕臨絕種動物

EAZA的通訊及會籍經理威廉姆斯.米切爾(Williams-Mitchell)指,作為保育機構,他們了解自然世界內有危機存在,而他們有責任從人類種種傷害自然的行為中保護野生動物,其中一個辦法便是透過在動物園實施繁殖計劃確保動物不會絕種。然而由於空間不足,他們需要優先考慮及保護對品種未來有貢獻的動物。

據美國雜誌Time報導,許多歐洲動物園均採用安樂死去確保動物園的生物多樣性及數量管理。在過去幾年,歐洲眾動物園曾以生物多樣性為由對河生小豬、侏儒河馬、老虎、羚羊、野牛,及斑馬實行安樂死,分別只在於他們沒有在遊客面前公開解剖動物屍體。

威廉姆斯.米切爾更表示,實施安樂死可提醒人類留意自身行為所帶來的代價。他指全因偷獵、非法交易、氣候變化及動物的自然棲息地被掠奪,動物園才需要採取行動保護動物。若不希望科學家繼續為保護動物而殺害動物,人類必需開始為自身行為及生活模式負責。

破壞、捕捉、困養、繁殖、安樂死

這些人到底是出於什麼邏輯,如此合理化以上行為?沒錯,多年來人類的種種行為不斷破壞生態自然,令野生動物難以生存,越來越多動物面臨瀕臨絕種的問題。於是動物園「出於好意」,將這些面臨生存危機的動物放進一個個困籠,一方面「保護它們免受惡劣環境的威脅」,一方面讓它們繁殖以「確保動物園/地球的生物多樣性」,同時「教育」大人及小孩有關野生動物的生態習慣,「加深」他們對野生動物的「了解」。然而,在沒有系統地任由動物繁殖後,動物園發現空間不夠了,而現有的動物種類已經可以滿足他們所需的「生物多樣性」了,因此便將「多餘的」動物處死,同時對外表示此舉乃為其他瀕臨絕種的動物「騰出更多空間」,是為了「顧全大局」,更表示不明白何以外界對此「顧全大局」的行為作如此大反應。然而,所謂保護動物的第一步──把動物帶回動物園──真的是保護動物的行為嗎?將本來在廣闊的大自然自由自在地生活的野生動物困到細小的牢籠裡,是令它們生活更好過的辦法嗎?為什麼不努力立法懲罰偷獵及非法交易等行為,保護動物的自然棲息地,從而令它們可安樂地在野外繼續生活?

再說,把動物帶回動物園困養及繁殖也就算了;無系統地繁殖過後以「不夠空間」及「避免近親繁殖」為理由殺死動物,再以「顧全大局」為由合理化行為,可以接受嗎?這就有如為人父母生下孩子後,以沒有足夠資源養育及害怕孩子日後繁殖更多不健康的人類為由將孩子殺死,再稱這是為人類後代著想的無法避免的行為,真的合理嗎?

2
圖片來源見

動物園為殺長頸鹿自豪 稱現場解剖傳播動物學知識

哥本哈根動物園發言人托比亞斯.斯騰貝克表示,很為這次的現場解剖而自豪,因為「我們讓孩子們增長了很多有關長頸鹿身體結構的知識,這是他們不可能通過看長頸鹿照片獲得的。」EAZA的執行董事萊斯利.迪基(Lesley Dickie)指,公眾有可能看不清大局,不了解安樂死一隻動物對保育其餘瀕臨絕種動物的重要性;又或許動物園沒有好好地對外解釋為何在某些情況他們必需作出這種安樂死的選擇。

對,也許大眾從來沒有看見過動物園那「更重要的大局」。世上存在的動物園均稱其存在意義為教育大眾,讓老少認識平常無法觸及的「野生動物」的生態習慣生存環境等知識。先不論這所謂的「意義」是否真的可成立,對不明白那「大局」的一般市民來說,他們看到的是什麼?是不必要的殘殺、不人道的屠宰。看著馬里烏斯的屍體被分解,身上的肉被餵給老虎及其他肉食性動物,孩子們無疑看到了很多「不可能通過看長頸鹿照片獲得的」畫面,但同時看到的還有人類對待動物的殘酷,對生命的不留情。孩子們可以理解「為了留足夠空間給其他瀕臨絕種的動物,我們必需殺死其他健康而基因重複的動物」這種說法嗎?他們可以將獅子進食長頸鹿的畫面當成生物課的實驗環節嗎?如果連合力簽署網上請願、來自全球的兩萬多個成年人也無法理解及接受,親眼目睹血淋淋的畫面的孩子們可以嗎?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