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Cassie ling

待回憶在我腦海中慢慢消失前,寫下我曾經發生過的事,遇見的人和看見的世界。 網誌

生活

走進「瓦拉納西」的生與死

走進「瓦拉納西」的生與死
廣告

廣告

瓦拉納西 (VARANASI)有着數千年歷史的瓦拉納西是印度最古老的城市,坐落在恆河西岸的冲積平原,它的名字取自於環繞城市的兩條小河瓦拉納河和阿西河,相傳是由印度教執掌生死的毀滅大神濕婆所建。瓦拉納西是印度教徒心中的聖地,住瓦拉納西;結交聖人;飲恆河水;敬濕婆神是教徒們人生的四件最大快事。如果死在這裡火化後把骨灰直接撒入恆河,便能馬上升上天堂,完成人的生死輪迴。

承載着如此之重的精神寄托,這座城市頂上了「印度之光」的桂冠。同時這裡還是最完整地保留了印度人民的傳统生活習俗的地方,只要有足夠的理解和耐心,你一定能從這座城市讀懂什麼是真正意義的印度。

我從加爾各答坐了14小時的火車才來到瓦拉納西。晚上在火車上,隨手拿起筆畫了一張坐在對面的老百肖像,然後送他,他就開心不已的笑了一晚。車長人很好也很喜歡我的畫,所以整晚都看守我臥床的範圍,把那些煩人的小流氓通通趕走。那一晚,我睡很好。

來到瓦拉納西,幸運地找了一家寧靜,清潔而且有熱水的旅館。(唯一缺點是經常停電)安頓一切後,晚上沿著恆河邊漫步了一躺。感覺好平靜,感覺像夢境......在夜霧中,看不到恆河的對岸,身後被街燈染成橙紅色的古堡看不到盡頭,遠遠傳來印度教的聖歌。感覺原全跳脫了一切,像在一個神祕而安祥的空間裡。隔早出門,去看看早上的恆河。遠眺恆河的美麗同時飄來一具浮屍。他陪伴著我在恆河邊走著,一直走到燒屍台。河邊濃濃的黑煙,人們忙著燒屍。眼前六七具屍體正等著火化,他們都整齊的放好,包好,安祥的等待著人生的最後一步。

印度教流行火葬和水葬人所皆知,但目睹一些腐爛了一半正在被野狗分屍的,或燒了大半頭骨都丟下來的屍體的時候,我就不理解他們所信奉的神,是如何帶領他們上天國。

一具燒了一半的屍體就在我眼前,距離是伸手可碰的。我看著燒焦的斷手,半露的內臟,熏黑了的頭骨,感覺卻沒想像中的恐怖。當地人說,一具屍體要燒五小時才燒完,如是賤民的屍體就沒錢燒所以直接丟到河。這次是我第一次跟死亡如此接近。看著一個身體漸漸變成灰燼,一個人從此消失於這世界。

這裡沒有聽到一點哭聲,沒有悲傷的氣氛,沒有哀愁的人。死亡只是靈魂離開了這軀體並進入另一個更美好的空間而已.......

在這裡,我對死亡有更深的體會。如果人生只是一趟旅程,那麼人死了是否就像坐飛機一樣,飛到天國去探險?死亡沒我們想像的可怕,若然有幸在人生旅途上遇見,縱有分離的一刻,無論遠或近,那些真摯的回憶是確實的存在過,不會因為死亡而消逝的。

在恆河邊人們除了忙著燒屍體外,洗碗、洗衣服也是一個重要環節。轉一個頭,一排排色彩鮮豔的衣服正隨風飄揚。盡管身後有一具具浮屍經過,但他們也賣力地洗並上演了一場埸震撼的「人屍共浴」。

在我理解而言,我感覺不到神的聖靈,更沒有洗滴心靈的感覺。我只感到人類的污染,惡性循環的可怕。滿地垃圾,充斥著大小異便的氣味。這就是印度聖城-瓦拉納西神秘的另一面。

如果人類還不懂珍惜,不懂愛,跟本沒一個神能救活我們。印度有八成的疾病也是來自水的關係,恆河亦是世界上污染最嚴重的河之一,但這裡卻是印度人一生最後的歸宿,一個生死的循環。恆河每天燒400-500俱屍體,而每天晚上亦會有祭典去送走他們,這樣的生活和儀式,一日復一日,就像是機場客運站的離境大堂。

除此之外,河邊亦有很多有趣的情景。在印度流浪狗是超級多的,由於他們沒有絕育的知識,所以滿街都是小狗,小羊和大牛。印度是一個多宗教的國家,其中,印度教佔主導地位,印度教徒的數量達到人口總數的80%,從數字上看,印度教徒的行為方式就代表了印度社會的生活風貌。印度教徒崇拜牛,尤其視母牛為他們的聖靈,所以牛在印度人的社會中就具有了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在城市,神牛可以自由自在地踱步於街頭巷尾。印度教徒嚴禁宰牛,既不能吃牛肉,也不能用牛皮製品。這樣的現象在印度幾乎隨處可見,現在的人們已經普遍接受了印度人喜歡牛這個特點。

「恆河是神聖的;恆河是世俗的」,它哺育了這裡的土地和人民,但這裡的土地和人民卻因為它而死去。有時候我不懂分對錯,我尊重它們的宗教卻又不忍眼見它們帶來的疾病痛苦,我尊重卻很反對。

恆河很美麗,它有一種吸引力,吸引著很多各地的藝術家和攝影師,在河邊你不難遇上有寫生或攝影的朋友們。也有不少藝術家視這裡為靈感的來源,可能是因為這裡能讓你最接近生和死的地方,面對生死的大議題,不少人有著不同的反思和感悟。而你又如何看待這緣起緣滅的一個過程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