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尋找我們的公信力

尋找我們的公信力
廣告

廣告

近來有兩宗與公信力相關的新聞,主角都是《明報》。首先是因應大學民意調查降級,《明報》除去報頭上「公信第一」的字樣,另一件則是《明報》更換總編輯之爭,不少撰稿人和長期讀者也擔心編輯方針受影響。這兩件事件當中,社會都相當重視媒體的公信力,筆者對此也深表支持。然而筆者也希望同時指出,公信力的捍衛不應限於主流媒體,公信力就在你我中間。

調查顯示,港人使用社交網絡的頻率,似乎已經超越傳統媒體。很多時候,我們對某宗新聞的第一次接觸,未必是來自傳統媒體本身,而是某些網上名嘴詞鋒銳利的評論,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的傳統媒體報道也往往跟著這些觀點走。我們已到了先看評論然後才看新聞的年代。與此同時,在社交網絡當中,我們已確定不可能只是被動的受眾,因為我們的每一個「讚」和「轉」也扮演了某些傳統媒體的角色,協助某一消息或觀點的擴散。在這即食評論的時代,我們是否也該對「公信力」的追求作一點反思?

最普遍的例子,是各式各樣的網上傳言,從食療秘方和超自然現象,到「颱風信號發出時間內幕」和「綜援收入高於中產」的所謂揭秘,經常在社交網絡和手機短訊傳播,通常還會加一句「不知道是否真確,不過看起來很嚴重,還是轉一下!」如果是傳統媒體的話,這種編輯標準肯定被認為毫無公信可言的。有時這些傳言其實早已被嚴謹的調查否定,只要隨便在網上搜一下就找到,儘管我們大多數人也不是特偵記者,但為何往往連丁點的查證也不做便去轉發?

網上世界也要談公信力

與此同時,筆者又發現不少立場鮮明的網上名嘴,似乎從不介意他們的立論被擊破。有時他們會基於某一觀察大做文章,後來即使此一觀察被證實搞錯了,也不會見到他們出來道歉,反而會繼續堅持己見,支持者也不會減少。他們可以這樣做,是因為當我們看評論的時候,我們追求的往往不是嚴謹的分析,而是尋找對既有觀點的認同。和自己立場相同的就即按「分享」,立場不同的就留言放罵,立論的基礎和推論的過程還是其次,最重要是結論一致。

網上世界也要談公信力,因為筆者擔心長此下去,惡意中傷就會變得毫無成本。舉個例,把一個擁護或反對中央政府的人批為投降派或滋事分子,這最多算是出於立場分歧的不同解讀,還算可以接受;但如果戲謔一個路過戒毒中心的人肯定是一名隱君子,進而人格謀殺,這就已經是無中生有,從程度問題變成是非問題了。前一種評論我們還可以基於言論自由而忍讓,後一種卻是赤裸裸地違反公共辯論的倫理。很可惜,這種「玩笑」卻是愈來愈多。

面對這樣的網上評論空間,我們可以如何應對?我們應保持警惕。在傳統媒體,在什麼版面放報道、分析評論或是主觀感受,還是有一定的規矩,在社交網絡卻沒有這些界線。我們也要習慣多走一步,有圖不一定有真相,如果能放下先入為主的立場,網上世界尋找和比較不同觀點應該更為容易。

誠然,報章和網上留言,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媒體,我們很難也不應該以同一標準嚴格要求。然而正正因此,互聯網作為公共領域的角色,更需要我們有意識的參與和保護。如若以為聲稱傳統媒體在互聯網時代已經落伍便能回應公信力之爭,未免過於樂觀。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

(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