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綺玲

廿幾歲女,樣子可人,聲線甜美,性格溫馴,返「斯文工」。只是眼見香港赤化,時局多變,偶有一得,發而為文,望能為香港略盡綿力。 網誌

政經

自由行陰謀論

自由行陰謀論
廣告

廣告

攝/Kaiser [email protected]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近日人民力量倡議徵收陸路入境稅每人一百元,如果實施的話,的確可以大量減少自由行的人數,大大改善香港人的生活,尤其可以減少走私漏稅者購買奶粉等民生日用品對香港人造成的滋擾;此外,又可以擴闊稅基,為將來潛在的龐大福利開支提供一個穩定而公平的稅收來源。這個好建議,當然立即引來中共喉舌《文匯報》、《大公報》及《香港商報》的同聲狂吠,也引發建制中人如葉劉淑儀等人批評,而梁振英更為此而發那完全脫離現實不著邊際的所謂「未富先驕」怪論。為甚麼這樣好的德政會引來共產黨及投共者這麼大的反應呢?因為這稅項針對的正是自由行,而自由行真的就是他們當初所說的「中央送大禮」嗎?恐怕事實並不是如此簡單。

自由行是零三年沙士之後中國治港政策的一個重要部份,而中國的治港政策,大原則只有一個,就是要香港人屈服極權,而要香港人屈服極權,就要削弱香港的根基,尤其是經濟上雄厚的實力。具體操作是:一面浪費香港庫房,一面控制香港賺錢的事業;而引導香港發展有關中國的生意,實現「香港除了靠中國之外再沒有出路」這個政治神話,是控制香港賺錢的事業的重要一環。自由行就是改變香港零售業的重要舉措,將世界各地的遊客趕走,換上 中國遊客,那麼,香港重要產業之一的旅遊業就掌握在中國手上了。

物質上需要對經濟的操縱,而精神上就需要對心理的挫敗。大量的自由行扭曲了香港市面的生態,高昂的租金令舊商店倒閉,將舊香港的特色一一鏟除;中國人搶購各種物品尤其是生活必需品所引起的滋擾和財大氣粗的暴發戶姿態更不斷提醒香港人你的新主人就是新中國人;而這幫自以為「強國崛起」的新中國人,來港之前已經在中國共產黨無孔不入的政治宣傳之下,對香港人懷著極大的惡意。中共透過傳統媒體和互聯網在推出自由行的同時,甚至更早,已經散佈著「香港甚麼都靠中國,要是沒有中國,香港早就完蛋了」的政治神話。(例如香港所有吃的飲的,不單止是沒污染高質素的「特供」,而且完全免費。又例如亞洲金融風暴是中國政府出錢為 香港擋住外資大鱷的所有攻勢。)當這些新中國人來港了解到香港人原來「人心還未回歸」,抗拒來自中國的一切,覺得香港人簡直忘恩負義,個個義憤填膺,以各自的方式宣洩對香港人的仇恨,由動手打人到隨地大小便,都是憎恨香港人的具體表現。他們不知不覺成為政治工具,為培養香港人對現實的麻木、為將來逐步升溫的暴政造好準備,而以無知著名的香港左翼卻呼籲香港人「包容」,應該說可笑呢?還是說可悲呢?

為了部署自由行騷擾香港,還是缺了關鍵的一環,就是要令香港陷入一個史無前例的困難,而一場瘟疫引起經濟動盪正好符合這個需要。一種新病毒,從來沒有在人類之間出現過;而據事後蒐集到的樣本所作的基因排列,源頭是出自果子狸。奇怪的是在廣東賣和吃果子狸的人都不是首批感染者,而全 球首個感染者反而是一個來港開會的中國教授。到底誰最掌握這種新病毒的特性?例如感染後多少日發病?多少日是傳播高峰期?到底誰最掌握這個教授要來港開會?開多少日會?住在哪裏?到底誰最掌握該教授的日常活動而極容易接近他令他和果子狸病毒結下不解緣?世界上尤其在政治上有那麼多巧合嗎?「中央送大禮」就真的是「中央送大禮」嗎?想到這裏,你有沒有心寒的感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