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誰說聾人不能跳舞?——自導自演手語歌舞電影 聾人黃耀邦專訪

廣告
誰說聾人不能跳舞?——自導自演手語歌舞電影 聾人黃耀邦專訪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第四屆香港國際聾人電影節將於本星期五開幕,一連三日(2月21至23日)舉行,香港首部手語歌舞電影,由聾人主演、執導的《火龍光舞》入選參展。片名四字各有所指,「火」代表心中一團熱情的火,「龍」代表聾人,「光」代表舞台燈光,「舞」代表跳舞,正正反映身兼電影節主席﹑電影導演及主角的聾人青年黃耀邦(Jason)尋夢路上的苦與樂。

「龍」的堅持 證明聾人也可以

早前有聾人團體投訴《am730》標題暗示聾人不能享受音樂,Jason便是最佳的例子,證明聾人也可以感受音樂,透過音樂表達自我。

Jason是聾人跳舞團體「森林樂」的成員,《火龍光舞》由他自導自演,故事描述聾人男主角在追尋跳舞路上的堅持,正是Jason的親身經歷。他憶述有一次在Facebook看到有人寫聾人甚麼也不能做,聽不到音樂就不能跳舞,他留言回應:「聾人仍可以用自己努力做到,例如跳舞﹑彈琴﹑當老師」。Jason補充,「聾啞人士」這個稱呼並不正確,因為聾人只是聽覺受損,而非說話能力有問題,例如聾人可以唱歌﹑rap﹑beat box。

他深明大眾沒有接觸及了解聾人文化,所以才會有這種負面想法。就似去年12月聾人在旺角行人專區表演Beat Box時,被街頭樂隊3L批評的不快事件。雖然家人﹑身邊的朋友亦曾「潑冷水」,但Jason抱著「要證明給他們看」的心,積極克服困難,提醒自己不要半途而廢。最後得到很多人認同,家人看到後也感動流淚了。


圖:《火龍光舞》中的對白:「誰說,聾人不能跳舞?」圖片取自《火龍光舞》Facebook專頁

與健聽人合作 增聾健理解

問及是次自導自演的經驗,Jason即時回答:「好辛苦!」因為健聽工作人員及演員較多,所以要長時間觀察他們口型,十分疲累。同一時間,Jason非常忙碌,除要兼顧正職行政工作,還要練舞﹑觀課﹑表演﹑籌備電影節,然而,他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讓健聽人與聾人互相了解﹑支持。Jason憶起,有一晚到彩虹拍攝,當日下起大雨,所有燈因停電而熄滅。正當再亮起時,拍攝機器又因過熱而關機,可謂一波三折,最終拍攝了三小時才完工。他特別感激一起合作的工作人員,因為大都是以「人情牌」邀請幫忙,而且各有工作在身,只可在三個月內趕快完成拍攝。他亦感恩其他人的體諒與接納,「我知道他們好辛苦,但亦沒有嫌我煩。」拍攝完畢,與工作人員仍有保持聯絡。即使辛苦,一切也十分值得。

電影:連繫健聽人與聾人的一道橋

香港的電視節目或電影從不以聾人作為主要觀眾群,聾人往往因為聽不到聲音而未能分辨誰在說話,非常混亂。Jason舉例,電視劇中,鏡頭拍攝著男主角的表情,但其實另一邊廂女主角在說話,難以分辨。即使劇情中設有「聾啞人士」角色,大都是失實﹑誇張。即使人物會打手語,當中的手語未必完全正確,而且當鏡頭一轉拍其他角色,對白亦只用字幕交代作罷。

因此,Jason希望以電影作為連繫健聽人與聾人之間的橋樑,不但讓觀眾更了解聾人的文化,更藉此讓大眾發掘聾人的豐富創造力和獨特性。他解釋,健聽人看電影時會集中於視覺和聽覺的感觀刺激,而聾人較專注於影像上。所以在電影中,他會刻意安排演員的位置,以突顯手語中:表情﹑動作﹑手勢﹑方向﹑位置這五個元素,令手語表達更清楚。

1899029_10153879197080515_1577698322_n
圖:Jason於訪問中以圖畫解釋一般電視拍攝手法。

站出來宣揚共融 望香港關注聾人權益

Jason有一份穩定政府工作,為何仍要「拋頭露面」參與聾人事務﹑作公開演出?Jason只是覺得,現代人生活忙碌,不會停下來看事物,而聾人因為不如其他殘疾人士,如視障﹑肢體傷殘般顯而易見,容易被忽視。如果聾人不主動踏出來,久而久之就像一棵「樹木」,變得自閉。他希望由自己主動站出來做手語,使健聽人更明白他們的世界,宣傳平等﹑共融的訊息。他坦言,因為曾參加電視台舉辦的《亞洲星光大道4跳舞吧!》,加上經常接受傳媒訪問及作公開演出,令很多人認識他,跟他打招呼。他認為這是一件好事,但不是被冠上「公眾人物」﹑「明星」的標籤。「雖然我有『粉絲』(支持者),但我不是明星,而是藝人。」但他十分感謝他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希望繼續以自己的力量來答謝他們,將正能量發放。

外國重視聾人的態度,亦令Jason大開眼界。去年7月曾參與法國藝術節十周年紀念活動,當中有聾人設計的飾物﹑手袋,更有芬蘭聾人以手語表演rap。Jason亦將於三月到美國進修,當地政府會為他安排手語翻譯服務。相對自譽「先進文明」的香港,他認為政府忽視聾人才能,甚至連法庭也沒設有專業手語翻譯。這些因素更令他希望以一己之力,喚起大眾對聾人權益關注。

後記:世上無難事 只怕有心人

以前曾訪問過Jason,他曾經教我打「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的手語。這句說話,不單可用於他對跳舞事業的不服輸,又或是聾人對自身權利的頑強堅持,更應該應用在健聽者上。這次訪問,沒有手語翻譯,用了很多時間在猜想對方說甚麼,也花了很多紙張墨水作溝通。但只要我們願意欣賞他們,必然可以跨過語言與聲音的限制,與聾人共生﹑共存﹑共融。

1903400_10153879197215515_119741645_n (1)
圖:用文字代替說話,一樣可以講出心中所想。

第四屆香港國際聾人電影節將於2月21至23日舉行,詳細資料及放映時間可到此參考:http://www.hkidff.com/hkidff4/schs.php

編輯:劉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