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群英傳

沒有定位,沒有局限,隨靈感而走,寫出我熱愛足球之心。由最初的搞笑趣文,到戰術分析、個人隨筆、歷史回顧,還有小眾專題,這個專欄已變成我的足球日記。 網誌

體育

誰偷走了尹佩斯的空間?

誰偷走了尹佩斯的空間?
廣告

廣告

圖:尹佩斯尾段都有射門機會,但他射高,未能為曼聯追近。

星期二歐聯16強首回合,曼聯作客以0:2不敵奧林比亞高斯。在前線孤立無援的尹佩斯賽後接受荷蘭媒體訪問時,大發牢騷,批評隊友走位不當,壓縮了他的活動空間。

尹佩斯說:「我們的球員有時會佔據了我希望發揮的空間,在這種情況下,我很難走進這些範圍。因此,我要根據他們的位置,去改變自己的走位。不幸的是,他們經常佔據了我發揮得好的位置,真是很遺憾。(Our fellow players are sometimes occupying the spaces I want to play in. And when I see that it makes it difficult for me to come to those spaces as well. So that forces me to adjust my runs, based on the position of my fellow players. And unfortunately, they're often playing in my zones. I think that's a shame)」

見到尹佩斯這番說話,自然很以為他的矛頭是指向朗尼,因為朗尼一直嚷著要踢中鋒,而他出場的位置也是10號位,距離跟尹佩斯的中鋒位置最接近。然而,事實是否朗尼佔據了尹佩斯的空間?在數據顯示,朗尼似是佔據了卡域克的空間多於尹佩斯的。

朗尼今場甚少入禁區,名為攻中,實為防中,到了60分鐘後,他更加真正成為防中。

由於朗尼在60分鐘直情墮後踢防中,所以這個朗尼的活動範圍統計是頭60分鐘的。由上圖所見,朗尼甚少在對手禁區活動,他間中有跑到左右兩翼幫忙,但最主要竟然是在後場活動。如果說該仗朗尼硬闖禁區,跟尹佩斯爭奪空間的話,又似乎太過冤枉朗尼。

尹佩斯依舊主要在禁區附近活動。

尹佩斯今場的活動範圍統計也沒有不正常,他在13.5%的活動在對手禁區入面,是最多在這個區域活動的球員。或者在之前的比賽,朗尼的確有佔據尹佩斯的禁區,但在今場比賽,楊格及華倫西亞拉邊,朗尼亦墮得很深,筆者望落尹佩斯似是在禁區孤立無援,多於有其他人壓縮了他的發揮空間,所以對他這番說話感到費解。

考慮到尹佩斯的訪問中是用上「Our fellow players」,指跟他撞位的球員不止一位,所以筆者再想想,在昨晚的正選中,華倫西亞死抱邊路,根本不會跟尹佩斯有衝突,庸庸碌碌的湯卡華利當然不會走入禁區,只懂留在卡域克身邊做駁腳,所以就只剩在楊格值得討論。

楊格也沒有經常在禁區活動。

由於楊格在60分鐘前後的位置有變,所以他的活動範圍統計分開兩張,一張是60分鐘前,一張是60分鐘後。雖然楊格喜歡內切至對方禁區頂,但他整體而言都在留在邊路,難以跟尹佩斯的位置有衝突。因此,筆者估計尹佩斯的意思不是確切地指球場某個位置,可能是在一些簡單的走位配合上,他跟隊友出現誤會。

今場曼聯球員走位非常死板,很多時都站著去踢,當然這個不是今場的問題,是貫穿整季的問題。當多蒙特用傳跑踢法震撼歐洲時,曼聯的風格似是傳站,意指球員無球走位能力弱,很多時等波到,就算有時有一兩個球員跑動,但跑起來沒有組織,理應全隊動起來,用團隊跑動去拉散對方的防線。當然,這一點超出了莫耶斯的能力範圍之內。

筆者覺得,輸波之後,人人心情都不好,尹佩斯這樣說可能是發洩積累下來的不滿;莫耶斯應該好好跟尹佩斯談一談,因為尹佩斯這番說話表面上針對隊友,實際上針對莫耶斯的戰術風格。在分工細緻的頂級職業足球隊,相信每個球員的走位都會有教練的指引,或者莫耶斯需要重新檢視他在進攻走位上的戰術。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