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狗場的哀歌

廣告
狗場的哀歌

廣告

曾經到過一個狗場,見過一個男人來探放在這裡的西施。男人跟西施玩,帶來玩具食物,看上去也不像無良主人。可是,義工後來告訴我,那是男人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來看狗;之後,他就再沒出現過。

把狗放在狗場,減輕的不過是人類的內疚,而不是狗的痛苦。

而我說的那個狗場,已經算相對衞生,雖然偶然見到三兩隻老鼠走過。試想想,普通一個流浪狗場,等閒一百幾十隻,兩天不處理排洩,已成狗間地獄。

狗場根本是畸形的產物,是因為政府不肯實行絕育放回,又不管繁殖的結果。辦狗場的人,大抵開始時都是無可奈何的。然後,夠堅強冷靜的,就在能力範圍來勉為其難運作下去;情緒受不住壓力的,做得矇了心智的,就愈收愈多,直至爆煲。後者,往往是那些過份地把自己的想法、遭遇、問題投射在流浪動物身上的人;他/她們以為自己是救世主,一個最無助最可憐最不為世人理解的救世主,跟那些狗一樣「可憐」,於是便不顧自己的能力,以狗作為「解決」自己問題的藉口。孰不知,這些狗,或許在街上流浪,更勝於在惡劣環境的狗場中生活。

我們會怪這些場主「好心做壞事」,而歸根究柢,本地政策沒有給流浪動物福利留有篇幅,也是事情的起因。人類的問題,到頭來都是由動物承受後果。他們被迫著做人類的實驗品,測試出人類的良心、善意、無知、自私、自以為是……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