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編輯室周記:該如何面對絕對的暴力?

編輯室周記:該如何面對絕對的暴力?
廣告

廣告

很灰的一周,在大中華地區發生了兩單砍人案;一宗發生在香港,《明報》總編劉進圖被砍重傷,一宗發生在昆明,若10名恐怖份子拿著長刀在火車站亂砍,最少29人死,130人受傷。

劉進圖被砍,有些評論說是調查大陸紅富二代海外存款惹的禍,這當然是揣測,但劉先生半輩子從事新聞業,聘打手砍背樑的事,極有可能與他的工作有關。至於是否政治性?香港的黑社會如此愛國愛黨,又挻梁挻到要打人,養虎到處咬人,難道這不是政治?

因為獨媒的關係,這幾年經常會聽到一些媒體界的江湖消息,哪個記者不能入境,哪個跑大陸線的記者被國保盤問,哪些媒體收到北京的中間人警告,哪些媒體工作者因為得罪了官賈財團要離職等等。面對著暴力升級,以「You can't kill us all!」來回應,當然豪氣,但正如梁文道所說,主事者不打算「kill us all」,砍幾個,製造恐懼與混亂就成了。

我們究竟要如何回應這高壓的環境呢?也許我們應該問,言論打壓為什麼要砍劉進圖,而不是天天把共產黨、梁振英罵得狗血淋頭的人?他們害怕什麼言論才會下此狠手?

不論在中國大陸,還是香港的政治環境,最有殺傷力的言論是認真、指向改變社會利益分配和權力格局的調查報導。《明報》因為投入相對多的資源在調查報導,很容易成為一些人的眼中釘。

老實說,當我看到新聞系的學生拿著「You can't kill us all!」的橫額,第一個反應是「有種!」但回過頭來,這幾年大專新聞系畢業的,有多少個真的會做新聞?做公關的反而不少,又怎會被殺?

要對抗具有壓倒性權力/武力的 Big Brother,要沉著氣,往縫隙裡鑽。還記得獨媒在年前被暴徒破壞,團隊除了高呼不被嚇倒外,更立定意志要做得更好。

施暴者,只會製造暴力循環,不論針對美國的恐怖主義襲擊,還是發生在中國大陸境內的襲擊情況均如此。而在一面倒暴力壓制下的反彈,往往無辜百姓被牽連,昆明的恐襲便是一例。除了譴責暴徒,為死難者默哀,更重要是認真探索如何走出這個暴力循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