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足球說故事

你看足球,我說故事。 網誌

體育

鐵血隊長

鐵血隊長
廣告

廣告

「幾多對 持續愛到幾多歲
當生命 仍能為你豁出去」

1996年加盟巴塞隆拿青年軍。一年後,18 歲的他升上巴塞隆拿B隊。1999年,20歲的他升上巴塞隆拿一線隊,登陸西甲。由當日黃毛小子成為今天球隊老大哥,原來已過去十五年。而由始至終,他只曾效力巴塞隆拿。儘管年時已高,亦偶有傷患,但他仍然渴望為球隊上陣,踢得一場得一場。

「幾多對 能悟到幾多精髓
能撐下去」

球壇上又有多少位像他能從一而終地愛著同一個人?由最初出道去到生涯的終結?

「竭力也要為愛盡瘁
抱緊一生未覺累」

是的,能愛的話當然繼續愛。可是心不累,人卻累, 長期膝傷無法自我快速復原,即使心繫球隊,卻無法以鐵大哥身份引領戰友。身體機能衰退,才知道自己已不再年輕。而他也許再不是昔日那個打不死的鐵血隊長。他寧願選擇提早完結合約,也不留在球隊裡。這不代表他已無地位可言,而是不想球隊白白養活一個不能出場的人。即使竭力也要為愛盡瘁,抱緊一生未覺累,但一切終有一天會走到盡頭。至少,在他能愛的時候,已付出了百分百的努力和愛意,已無憾了。

他能像馬甸尼般深愛著同一個人,但卻只能像艾比達(前華倫西亞中場)或魯爾(雖出自馬體會青訓,但後期加盟皇馬青年軍,大部份時間在皇馬)一樣無法在自己的「家」結束球員生涯。或者,有一天,他能像魯爾一樣,光榮地回到他的「家」,作一場完滿的告別。即使愛不到最後,但能有個美好結局,也算得上完滿。

過後,他也許有新的目的地要前往,繼續他的冒險,亦也許會就此告別,而無論最終走哪一條路,他人生的冒險都不會完結,而世人也不會忘記球場上曾經有過像斯巴達人打掉牙和血吞般奮勇的鐵血隊長。

【效力西班牙巴塞羅那的後防主將佩奧爾宣布,由於膝傷問題,他將會於球季完結後離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