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再談大嶼山的牛牛

再談大嶼山的牛牛
廣告

廣告

上陳雲的facebook,見到有人分享了 Will cho 談及參與保育團體到梅窩捕捉水牛進行絕育手術,有感而發,寫了以下回應:

幸好沒捉到水牛,阿彌陀佛!

給牛做絕育手術不是保育,是傷害!是虐待!

在梅窩定居的5隻水牛一向與世無爭,甚少走上馬路,公牛間的角力也只會深夜在海灘進行,沒影響人,連這樣安分守己的水牛都不放過,簡直無良!
傷害這樣有靈性的大型哺乳類動物的人是會有報應的!奉勸相關人士回頭是岸。

除了水牛,梅窩目前還有一群黃牛。其中的所有公牛兩年多前已在各方勢力的拉扯下,無辜地被閹割了。

當時保育團體與鄉事派以及政府的共識是,梅窩黃牛可留在社區,條件是不可以再繁殖,維持當時的數目,黃牛一般只有十多年的壽命,這群黃牛終老後,梅窩就不再有黃牛。這些決定牛群命運的人其實對牛完全無知,他們沒攪清楚梅窩這群黃牛是三年多前才從山上遷移過來的,這群黃牛去了,其他牛群自然也有可能移居過來。而且,黃牛的習性是,部分公牛會遊走各牛群,增加繁殖的機會。去年就有一頭他區的公牛兩度闖入梅窩,成功與母牛交配。所以,閹割所有梅窩公牛不可能控制梅窩牛群的數量,只會白白令牛受苦。

保育團體和漁農自然護理署合謀給公牛做絕育手術的另一個考慮是,令強悍的公牛溫馴下來,減少打鬥時傷及途人。但他們不知道自己正不自覺地進行人工培育,阻止強悍的公牛繁殖,就是人為地增加較弱小、較沒「男子氣慨」的公牛的繁殖機會,長遠會改變牛的特性!

可見無知的禍害多麼可怕!

出現這麼多的問題都是因為保育團體堅持要牛留在人口密集的社區,因為牛留在社區,人牛沖突就難以避免,當今世代已不能隨便將牛「人道」毀滅了,於就控制牛的數量,控制牛的行為。而保育團體所持的理據是,牛世世代代都在社區生活,牛有在原居地生活的權利。上文已提到,梅窩目前這群黃牛是「新移民」,5隻定居梅窩的水牛,也是貝澳遷移過來的,並非如保育團體所說,世世代代在梅窩社區生活。

事實上,大嶼山正高速發展,人口、交通流量也正急劇增長,對牛來說,人口密集的社區其實是個危機四伏的地方,每年被車死的牛不計其數,牛在社區會亂吃東西,喝受污染的水,也不時被建築廢料弄傷,討厭牛的人也會暗中傷害牛!不少大嶼山居民對保育團體堅持牛留在人口密集的社區感到費解。保育團體無法阻止社區發展,卻堅持牛留在社區,漠視牛面對的危險,而且與政府合謀閹割牛,還美其名為「保育」,是非顛倒,莫此為甚。

梅窩原居民告知,以前梅窩和牛牯朗一帶主要種稻米,家家戶戶養牛,除少部分農戶將牛圈養起來外,其餘的都習慣農閒時趕牛上山,農忙時才上山找牛回來耕種。山下平地全是稻田,野草不多,當時村民會定時上山斬柴作燃料,山上枯樹、灌木少了,野草生長就茂盛,農閒時趕牛上山,是村民的智慧。後來社區發展,村民陸續放棄耕種,家家戶戶也改用了石油氣或煤氣,再沒人上山斬柴,山上灌木叢生,野草就難以生長,這也可能是牛被迫「定居」山下,以荒廢了的田野上的野草為生的原因。

最近漁農自然護理署胡亂搬遷大嶼山和西貢的牛隻,令牛受盡折磨,是麻木不仁的做法。如果保育團體真心關愛牛,應該敦促政府,先在郊野公園範圍內選擇適當的地點,建牛棚(用作遮風擋雨),開拓水源,清理枯樹藤枝,確保蔓草生長,然後邀請村民幫忙趕牛到這些水草充足的地方,讓牛安居(無需圍欄,環境理想,牛自然留在那裡生活),而不是繼續堅持要牛生活在人煙稠密的社區。

大嶼山面積約144平方公里,超過一半土地屬郊野公園範圍,要好好安置大約200頭放野的水牛和黃牛,應該是綽綽有餘的。大嶼山所謂「流浪牛」問題,擾攘多年,無法解決,令人懷疑保育團體和政府是否真心想解決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