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浩銘

社會民主連線內務副主席。 網誌

社運

民主商討效果成疑 公民提名絕不退讓

民主商討效果成疑 公民提名絕不退讓
廣告

廣告

攝:Nathan [email protected] 社媒

我又要烏鴉口了,不喜勿看。今日參與佔中商討日(二)總結大會,一直以來,我對以民主商討形式搞運動,是有保留的,到今日亦不是例外。在我的概念,從來都是有一小撮人因著他們的理想和見識,首先提出自己的見解,透過不斷宣傳、辯論和行動來把餅做大,吸引更多人來跟從。這個問題,已經跟戴耀廷討論過了,我常常私下叫他「摩西」,但他總是不喜歡我這樣稱呼他,因為他喜歡由下而上,形成共識,再爭取民主。對於他這麼一套想法,我表示尊重,但實行上來,似乎真的不容易。

舉例說,今日我的小組有十人,三位女工,兩、三位學生、兩位長者、兩個在職人士(包括我)。大家在促導員「帶領」下,討論佔中秘書處一早預設的題目,題目亦有選項讓我們選擇,當然,也很「均真」,留空了一個選項讓我們棄權或表達其他意見。但在討論過程,其實有超過一半人不清楚問題在問甚麼,例出的幾個選項以為是答題目。促導員亦有解釋,但組員連番提問都招架不住,我忍不住開口算是澄清幾個重點,然後再開始討論,但我發現,即使我們各人表達意見、交換意見(雖然養份不多,但起碼是有點點意思的,很客氣了吧?還是我要求太高?)後,促導員以我們當初選擇的ABCD項作總結,而非將我們交換意見後的討論歸納。我不知道這是促導員的問題,還是問題設定本身,但我覺得最後總結出來的都不是甚麼共識。

另外,佔中運動多次強調我們要民主商討,但在6月22日舉行的「第一輪全民投票」並不是商討出來的,為何會有這樣的全民投票?為何是用電子投票方式?要這樣做不是不行,但起碼都應該早點跟我商討,讓我有反對的機會吧?現在呢?好像已成定局,誰人都阻止不了。我何德何能,可以反對有強大道德光環的至聖所發出的決定呢?但我不禁猶豫,到底甚麼是民主商討?也沒關係,商討就商討吧。雖然現在未有討論佔中具體行動,但我們還是商討吧,但商討方案還是原則直到今日,似乎都沒有答案。沒錯,我們要共識,但五百人五百個想法,我們又沒有時間歸納,歸納出來的意見亦可能不是討論的意見,那甚麼叫民主商討?

好了,我都說我烏鴉口會令人不高興,那麼我就再下一城討論目前形勢了。中共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已暗示中共絕不會接受「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其實即使他不說,我們也早已猜到。如此強硬的態度,就是要打擊佔中士氣,你看,鄭宇碩不是一個被他們打擊至說佔中無效,只能作姿態的人麼?我不是說佔中一定能爭取到甚麼,每個運動都不代表一定成功或有成果,但現在不是投降的時候,不是灰心意冷的時候!迄今,究竟「公民提名」是否不可退讓,民主派還拿不定主意,這才教人感到痛心疾首!無論是真普聯第二、三輪的港大民調、元旦日民間公投「測試」,加上今次商討日(二)總結大會前搞的簡單問卷,都明確顯示我們都要「公民提名」!亦明確顯示我們並不太接受「公民推薦」!我們已經讓夠了!我們放棄消滅提名委員會,只要有「公民提名」,我們已經退無可退了朋友!

為何運動不可有意見領袖?要是意見領袖的意見不為眾所支持,那個所謂「領袖」自然不會成為領袖。正如戴耀廷提倡公民抗命爭普選,得到港人支持,他自然就成為意見領袖。可惜,領袖仍未帶領我們踏出第一步確立綱領,我們其實已經知道我們要去流奶與蜜之地,我們就是要入迦南,可是,領袖聽見某些人說埃及原來也不錯,為何要在曠野遊走?領袖就害怕了,心裡不信,認為迦南地的巨人太巨大了,可能回埃及比較好。

我的原則很簡單,就是提名權、投票權及參選權要普及平等,「公民推薦」肯定不是普及平等!我為甚麼要為「公民推薦」佔中?我為甚麼要為一個不平等的機制犧牲青春?我理想?我是務實!到今日還在懇求中共接受擴大提委會的那個人才是痴心妄想!有人說,今次拉倒,就要再接受梁振英嘍!這說話不要跟我說,你跟李嘉誠郭氏兄弟范徐麗泰唐英年田北俊等人說,是他們爭取普選不力,我們現在都差到如斯田地,大不了你們這班富豪權貴就一同陪葬,一齊坐監!我就不擔心了,富豪們就要擔心甚麼時候要被大陸資本取締,被梁振英清算了!至於我們,一定要堅持「公民提名」,退無可退,半步不讓!「公民提名」就是底線,沒有「公民提名」,我就公民抗命!講完!

(題及圖為編輯所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