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我們可以做更多

廣告
我們可以做更多

廣告

編按:台灣發生「佔領國會」運動,香港的「和平佔中」談了近一年,究竟是不是真的會發生?其實近年不少社會運動,也曾經出現或非常接近出現類似的「佔領」行動,作者是2010年「反高鐵停撥款大聯盟」的成員,曾發起多日包圍立法會行動,在立法會財委會通過後,2,000名參與集會的人士堵塞立法會出口,阻止議員離開,最終建制派議員要在大量警員護送下乘港鐵離開。

我記得那時是反高鐵在第二和第三次集會之間,即2010年一月八日和十二日中間,當時集會人數一次比一次多,本以為不可能的拉布竟成為可能,還要拉了兩次。當時我們也認真思考,如要真的阻止高鐵通過,是否真的可以攻入立法會內呢。

這個問題,思考了不止一晚,因為我們都知道,如要強行衝入,一定會有激烈的肢體衝突,暴力彷彿是必然的。在其中一個晚上,冷冰冰的,我們一堆人坐在皇后像廣場的空地,互相依偎取暖。當時有個朋友來到,就問我們,希望這場運動為香港人帶來什麼轉變。在他而言,反高鐵的目標在於停止高鐵撥款,但對他的另一重意義,就是讓香港人思考中環價值以外,不同的發展可能,而這個價值觀的轉變,是不可以靠暴力抗爭來達成的,而苦行卻令他深受感動。

坦白說,當時我們根本想不到這些抽象的問題,被政治檢控也不是我們主要考慮點,反正其後我們也有不少人因為不同理由被控,只是想到那個時候警察之多,更有便衣混入人群之中,鐵馬有三重,行近立會門口都難矣,更不要說衝進去。

今天我們看到台灣青年攻進立法院,會說「台灣人多厲害」、「為什麼我們還要商討」,或許我們在政治無力感下會衰氣會氣餒,但台灣能促成是次行動,見到不論社科系老師,還有律師市民都來支持,是數十年來黨外運動學運等不勝枚舉的血淚抗爭所建立的,還有一個可以和執政黨DUAL POWER的反對黨和民間力量,這上,都不是請客吃飯天跌落黎的,香港的朋友,我們不需要滅自己威風,我們可以做的還多著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