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十二夜》:沒有家是牠們的罪名

廣告
《十二夜》:沒有家是牠們的罪名

廣告

圖:十二夜Facebook page

週末參加了NPV舉辦的《十二夜》慈善優先場。很久以前就聽說這部片子,因為它是九把刀監製的。那時知道是有關流浪狗的紀錄片,沒有深思便決定一定要看。不管是製作班底或題材,都很吸引。雖然有聽到過一些「你敢看嗎」或「一定要帶很多紙巾進場」等的言論,但說實在的我從打算看一直到臨進場在電影院外排隊,都從沒預測過會看到什麼畫面。預告片是唯美而悲傷、旁白帶點煽情的,像是溫柔地、靜靜地問觀眾「你準備好看清楚現實了嗎」。但我卻沒有在腦海裡描繪過現實。

十二夜,台灣的流浪狗被捕捉後,在動物收容所度過的十二個日夜。觀眾的九十分鐘,它們的十二天,沈重得讓人屏息。說真的,不管你有沒有養狗,愛不愛狗,愛不愛任何動物,並不真的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看待生命,而當你看到有人如此糟蹋其他生命的瞬間,你有何想法。出現在片內的一隻隻狗,不論品種年齡性別,眼神充滿恐懼、不安、絕望,卻全都清澈得讓人心疼。幸運的那一小部分,被領養。不幸的大多數,被人道毀滅。但死前還要面對的,是每天擁抱著尿、糞便、嘔吐物和血入睡,吸入充斥細菌瘟疫病毒的空氣,幸運的遇上友好、安靜的「籠」友,不幸的與脾氣暴躁的共囚一籠每天被打。

看著那些畫面,腦海只被一句話縈繞:they deserve better。流浪狗做了什麼要被這樣對待?沒有。它們或許是跟主人失散,或被主人遺棄,或出身自流浪家庭,但沒有一隻曾做過些什麼傷害別人或環境,完全沒有。它們的「罪」就只是它們是沒有家的流浪狗。因為流浪,它們的生命變得不被尊重。每天要忍耐的苦,沒有人有興趣知道。它們的彷徨、不安、焦躁、難過,人們都選擇別過臉,繼續「不知道」下去。因為不知者不罪,無知便沒有責任。尤其是抱著「送到收容所後,狗狗才有機會遇到更好的主人」的心態,安然遺棄狗隻的主人,不會知道,也不會關心,那個曾經依賴他、信任他、愛著他的靈魂,現在要面對的是什麼。

沒有動物值得被那樣對待。沒有人類有資格如此對待動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