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面對民意 不是揣摩上意

廣告
面對民意 不是揣摩上意

廣告

圖:香港電台

對不起,不要再跟我說甚麼公民推薦,或是甚麼擴大提委會。對的,周全方案對政制發展必定是相當重要,但我更重視的是原則。現時我們跟政府、跟中共仍未作正面的交鋒,甚至近日來,親建制、來自北京的人士的口氣變得更緊,他們的意思就是要北京牢牢掌握著提委會的權力,控制入閘的人選,以防泛民乘亂登上特首寶座。

我不會質疑學者提出方案的動機,我亦很相信學者的用意是為了尋找中間點,用意是好的。但是,我不同意在這時候要提出像學者方案、香港2020方案這類公民推薦,甚至沒有公民提名「元素」的方案,我們現在要談的是爭取真普選策略,而不是在政治學與法律條文上鑽研,尋找北京「接受」的底線。現在我們都很清楚,我們所爭取的應是建基於民意,建基於我們對真普選的理解,而不是捉摸所謂「阿爺」的底線和想法。

我們所提出的方案,直選議員組成提委會,再加公民提名,兩者互無否決權,一來符合外國標準,有大量外國例子作參考;二來符合提名委員會當中的「委員會」定義;三來可以綑綁廢除功能組別,豈不是更能匯聚民意支持以上方案?

好了,即使是讓步,都總不能把民意丟至十萬八千里外。最少,最少我的底線,必定是「公民提名,不可或缺」,以及提委會必須由一人一票等值組成(即是直選議員提名、政黨提名、普選提委會、區議員提名任何以上方法),這亦是大專學界的底線。

我們應正視的,不是北京,不是沒生命的基本法,而是活生生的民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