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藝曦

一個既需要理想,也需要錢的八十後澳門青年. 網誌

國際

再論人才發展

再論人才發展
廣告

廣告

筆者早前撰文指出,因澳門的專業認證制度殘缺,造成人資錯配,更嚴重的是政府以為本地沒有相關專業人才而需要輸入外勞彌補,扼殺人才發展。因此,特區政府在規劃人才發展策略時,首要做的是盡快落實專業認證,以便能夠有效識別各行業的人才。

其實,問題不難解決,鄰近不少地區都有較完善的專業認證制度,只要將其調整、引進,有關問題便迎刃而解。不過,有關部門除了思維滯後,沒有就澳門未來人才需求進行規劃,更重要是政務嚴重不協調,以致政策推行時才發現問題原來出於另一部門的不作為,有關例子筆者已在前一篇文章列舉,在此不再贅述。因應上述問題,行政當局必須思考人才發展委員會是否應該統籌澳門專業認證制度,以根治上述問題。

除此之外,規劃人才發展政策時,必然會遇到澳門在有限的資源下,該培養、發展出甚麼樣的人才。所謂人才,簡言之就是有才之人,而才能必須在需要其才能的位置方能被體現,這便不難理解為何專業認證制度審視的是與各行業有關的學術成就及技能,而不是創造力、構思力又或者溝通等抽象的能力。如此,上述問題便轉變為社會資源應投在那些行業的人才身上,進而為行業創造更大的價值,促進澳門發展。要思考這一問題,我們不得不考慮澳門發展的定位,正如我們不會貿然發展毫無基礎的汽車工業。

由於國家早在“十二‧五”規劃中,已把澳門定位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故此,在思考培養甚麼行業的人才時,必須根據澳門現時的優勢及有助實現上述定位的方面作為出發點。根據統計局的資料顯,澳門本地近28萬的勞動人口中,最多人投身的行業分別為娛樂博彩、批發零售、酒店及飲食等行業。可見,澳門已是一個趨向成熟的旅遊城市,其優勢是博彩元素及過千萬的旅客量。然而,這是否意味著要將資源投放在上述行業的人才呢?筆者認為值得商確。

根據統計局資料顯示,低技術含量的博彩服務出口約佔本地生產總值的86%,而講求競爭的旅遊服務出口卻只佔13%。現在鄰近不少地區政府也在考慮開賭的情況,澳門除了背靠內地外,優勢難以凸顯。當然,筆者不是歧視博彩從業員,只是其他地方同樣開賭的話,在人資上,就算莊荷派牌再利害、管場經理再能幹,也難以增加行業的附加值和競爭力,難道澳門博彩業的優勢就是我們的博彩從業員有較多經驗?

顯然,單是博彩業競爭就要比配套、服務,何況是文化旅遊。因此,筆者認為,政府提供各項在職培訓都是人才發展的基本政策方向,但政策要有深淺,行政當局長遠應重點培養有助提升城市競爭力之行業當中的人才,關鍵落在休閒二字。

現時旅客除了在澳購物、食、住外,最大銷費就是賭錢,若作為世界休閒之都,顯然不如理想,因為旅遊除基本消費外,更重要各類配套,如臨海城市就有各種水上活動,歷史文化深厚的便有傳統文藝表演,那麼澳門呢?

如今全世界都朝向知識型經濟發展,再上澳門每年有龐大客量,如何從旅客口袋賺更多的錢值得社會深思。現時當局已有政策推文創發展,何不想想創新型的文化藝術及各類表演人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