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反加宿費 義之所至

廣告
反加宿費 義之所至

廣告

在反加宿費這回事上,可能有很多同學會質疑我們學生會會提出凍結宿費的理據,有同學和教授亦會懷疑凍結宿費不是長遠合適之舉,甚至有人會冠上學生會「租霸」之名。容我對此有少許回應,希望各位可以在此多加討論。

首先,凍結宿費的意思是今年先擱置加幅,容讓校方、書院院方與同學磋商未來訂定合理宿費加幅的標準和原則,避免今年X+Y的宿費方程式之誤再次出現。在這個前提的基礎上,加上校方、院方和同學就來年加幅,以及長遠計劃均未有共識,要求凍結宿費是合情合理的要求。

再者,過去數年,宿費加幅已累達30%,前三年每年更以7-8%的幅度遞進。宿舍不是私人企業,而是大學教育的重要配套設施。舍堂教育是大學非形式教育的重要一環,宿舍的重要性,不一定比現時中大的博群計劃為低。而這個說法,亦與校方的立論一脈相承。

可能大家會覺得中大現時準備推出各類資助計劃,調低原來的7.1%加幅至4.5%,向教資會爭取重設宿舍大型維修補助撥款好像做了很多東西,學生會不應「得勢不饒人」。可是,這些讓步只是顯示著,校方和書院在最初階段已能夠提供這麽多的資助計劃,提出4.5%的加幅。校方一開始已是有能力作出這些舉動,那為何要在學生會和學生多烈反對之下,才作出這些「讓步」呢?(原來他們還想以X+Y的方法堵住學生會的口,讓加幅變成數字遊戲,學生反對就違反協議呢!)校方「開天殺價,落地還錢」,假若我們學生會對此放軟手腳,實在對不起我們17166名中大同學,特別辜負了七千多名宿舍,數千名參與聯署的同學。

反加宿費不是只爭朝夕的抗爭,而是一場大學教育理念之爭。我們爭取的不只是零加幅,而是爭取同學在校方決策上的參與和討論權,爭取校方反思大學價值,實踐對教育責任的承擔,爭取校方在財政資料和校園發展需維持高透明度。反加宿費,義之所至,希望同學能明白學生會在此事上的理據,亦希望校方、院方、中大各持分者對此有所反思。

P.S. 除了現時逐年加宿費的方法外,還有許多方法,如首年入學的宿費就是未來數年住宿而繳交的宿費;又或撥出一筆款項,設立宿費穩定基金,每年定期獲取利息收入,將收入注資宿舍,都是可行的做法。可是校方將現時的討論扭曲成數字上的討論,令人遺憾。

P.S.2 在宿費議題上,中大學生會一直尊重書院學生會的自主,在一切行動上均有與書院學生會溝通,也許工作不是太好,但絕對顯示我們對書院自主的尊重。若此事亦被扭曲為中大學生會凌駕書院學生會,實在跟事實不符,同時又低估了書院學生會的自治能力,很令人遺憾。

圖:中大學生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