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逢人只說三分話」

廣告
「逢人只說三分話」

廣告

小時候的娛樂之一,是飯後看報紙,父親看完才輪到我,當然看的不是新聞,而是副刊,主要看武俠小說和漫畫。那時父親看的是《快報》,裏面有連載的武俠小說,我清楚記得有一次在諸葛青雲或臥龍生(不肯定是哪一位)的小說讀到這兩句說話:「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清楚記得,因為那對當時年紀小小(十一二歲)的我而言,是一個非常新鮮的說法,令我感到疑惑——只說三分,不是太少了嗎?何必這樣不信任別人?

到現在,我仍然是不接受這個說法,不但認為「只說三分」太虛偽,而且相信不必「逢人」都如此做,就算那只包括陌生或不相熟的人。當然,人長大了,領教過人心險惡,吃過虧,受過傷,防人之心自然增強了;然而,我還是寧願考驗自己的判斷力,因人而異,不想過於防範和猜度別人,這樣做人會輕鬆自在一點,運氣好的,還可以碰上一見如故、相逢恨晚的人。終日爾虞我詐的生活,太沉重,我是受不了的。

相信不少人都有我這個態度。另一類人,也許是少數,不但嚴守「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的金科玉律,甚至享受爾虞我詐,因為他們視之為一種爭競或鬥智的「遊戲」,講求勝敗:你中了我的計,便是我勝了,除了從中得到的利益,還有那「我醒過你」帶來的滿足感。

我有一位朋友的前夫正是這種享受爾虞我詐的人,做生意的,每次佔了人家便宜或「鬥贏」對手,都沾沾自喜,有時更開口自誇醒目過人,嘲笑對手愚笨。然而,據我這位朋友說,這種享受是要付代價的——她的前夫經常失眠,平時也放鬆不下,因為終日機關算盡,又怕別人棋高一著,終歸會輸。這樣看來,就算是享受爾虞我詐,也是難以輕鬆地享受的。

說不定有人喜歡爾虞我詐兼且手段高明,揮灑自如;因為勝多敗少,所以沒有甚麼壓力,快活自在。這種人,我會用「可怕」二字形容,希望永遠不會遇上。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網絡)

原文刊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