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論盡媒體

獨立、公義、良知、多元。 網誌

國際

自由不應是天降餡餅

自由不應是天降餡餅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GOOGLE

文:鄭明軒(寫於2014年4月25日葡萄牙鮮花革命紀念日)

1974年4月25日,在地球另一端爆發一場不流血革命,號稱「新體制」的葡萄牙獨裁政府倒台。老帝國的瓦解帶來殖民地各自獨立新生。

遠在天邊的澳門,在123事件被徹底鬥敗之後政府無心戀戰,尚有博彩專營制度維持財政自足,而社會治理已經全面由愛國愛澳勢力接管。古老殖民地上有幾個人理解「祖家」革命軍人們的理想,有誰知道自己有幸站在所謂第三波民主化的浪尖上?

也無所謂,接著共和國宣布澳門不是殖民地了。倒也不是獨立,乃是葡國管治的中國領土,還從天上掉下一部《澳門組織章程》。此章程影響之大,到今天仍然能看得到。多謝大西洋恩賜,澳門立法會有了「民選」議席,與社團把持的「間選」及總督指派的「官委」鼎足而立。四十年後我們的議會仍是如此結構,距離全面民選遙遙無期。

澳門民選議員原來比香港還來得早,可是後來被港台超越、拋離。怎麼回事?香港社會爭取立法會88年直選,終在91年實現。台灣經過長年黨外運動,80年代末解嚴;92年國會全面民選。每一次進步都是社會運動、群眾參與的產物。相反澳門一直享用「天下掉下來的」餡餅,由《章程》首設民選、84年開放非葡籍選民、91年增額,都不能說是社會廣泛要求的產物。

1993年頒布的《澳門基本法》,據參與起草者回憶,澳門草委對政制進步根本毫不在乎。第2屆立法會增加直選議席到10席,第3屆增至12席的規定,竟是內地草委主動提出! 2012年政改諮詢,澳門人再次沒有把握有限契機,政府能硬推「+2+2」雞肋方案也就不能說是意料之外。歷史一再敲門,但機會只留給願意去應門的人。

台灣三月太陽花學運的一條支線,是爭取廢除《集會遊行法》裡的「核准制」。我不無驕傲的告訴台灣同學說,澳門的《集會權及示威權》法採「報備制」,比香港台灣都開放。我不好意思說的是,回歸前頒布的《集會權及示威權》法也是天下掉下的又一個餡餅,既非澳門人自主爭取,得來之後也沒有得到好好利用。多數市民也不知道自己有這些權利,使人嘆息。

聖經撒種的比喻裡,農人播的種若是落在路旁、落在磐石裡只會白白浪費;只有落在泥土裡才會生長起來,結實百倍。公民社會的土壤,需要我們長年深耕。康乃馨的自由種子,漂洋過海,陷落在蓮花下的淤泥裡。

(獨立媒體網根據與論盡媒體之內容交換協議轉載此文,原文載於論盡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