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申報利益

申報利益
廣告

廣告

正值立法會審議財政預算案,其間也會審理新界東北前期勘探工程撥款。回帶看看新界東北發展的新聞,其實不難發現當中有許許多多利益勾結的爭議。

當日傳媒發現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在新發展區內有地,經估算,原來一片農地在發展過程中被徵收,即升價百倍。最初,陳局長話自己不知道、忘記了自己擁有農地。後來彷似回家吃完一頓晚飯後,便說是他名下公司有地,但地其實是屬於太太家族的。傳媒如開洋葱一樣,不久又發現陳局長話過的外家的親戚之類的人,原來就是他的親生兒子。整件事,陳局長在市民求取真相窮追猛打下,只喃喃地說是我大意、我疏忽、沒有利益衝突、太太早已將農地賣掉之類。疏忽大意,可成大錯。其實大錯已鑄成,但他仍然沒有下台,繼續推行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市民對此可有疑問?

我不想陰謀地推測下去,只想問,為何近年政府施政連番犯錯,官員態度只是一聲「道歉」,之後就可以繼續犯錯甚至作惡?市民真的對「犯錯—道歉」這形式收貨?我們對施政沒有要求?對問責制的不能問責或問責後沒有結果真的到了沒所謂沒計較的狀態?

進者,市民對政府長久以來建立了一套廉潔的要求,但廉潔除了是反映在申報機制上,今天好像又再有一點轉變發生。廉潔的界線不在有沒有申報,而是漸漸已退到就算已經申報利益,我仍然可以免於迴避。這怎樣說的呢?就是設若陳局長、特首、議員,或一眾公職人員,他們只要有申報,就好像仍能坐在那個位置,毫不臉紅地進行利益輸送。彷彿你知我是一個賊,我坐在官的位置,我就可以明刀明槍地偷東西一樣。以往,我們有利益的瓜葛,我們都會很自然地避嫌。一間公司洽談薪酬福利調整,涉及利益的人理應迴避,更何況現在談的是政府動用公帑?!(順帶一提,沒有民主,只有四大界別的千秋萬世,那只不過是既得利益者在申報後繼續自肥的一個擴大版而已!)

申報利益的目的是,在碰到有利益的議題時,有潛在利益者應知道他/她是面對公眾的,是要對公眾負責的公職人員,所以她/他唯一可做和要做的,就是避嫌避席。

香港不能再是這樣任由坐在官位的人是是旦旦,然後胡說八道地搞亂攤子。市民也應重拾正直清明之心,向失職的公職人員、施政者、制訂政策者窮追猛打,要他們把未交代、說不清的都說清楚。

今天有古諮會主席出來,為沙中線土瓜灣段發現宋代古蹟解說,說大眾不明考古,指我們都誤會了港鐵。港鐵只是透過破壞表層的古井,目的是要考掘更深層,看看還有沒有更古的古蹟。他沒有也不能解釋那被破壞的多達200件的歷史古物。如此低智的回答,不是在侮辱香港市民,而是在侮辱他自己。但作為香港市民,怎的也不能丟掉做人的骨氣,和基本的信念與價值。維護歷史文化古蹟是國際公認的價值取向。沒有歷史便沒有今天,認識歷史便能記著失敗,找到出路。若我們不斷選擇遺忘過去,跟著慣於侮辱自己的說謊者一同沉淪,我們的未來一定是下斷下沉。

做個明明白白的清心香港人吧!

圖:德昌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