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魔警》 – 作孽容易贖罪太難

《魔警》 – 作孽容易贖罪太難
廣告

廣告

單看電影大綱,會以為林超賢玩完中年人的拳擊,又重回老路玩警匪。但看見片名,才醒起這套該是林潛伏已久,而不是一朝一夕剛有靈感就拍。況且,若又只是單純的兵捉賊,似乎對不起《魔警》 (THAT DEMON WITHIN) 這名字。

會以為電影又是講好警察其實是壞警察,「難為正邪定分界」,只是重覆《火龍》,不是你不是香港人、或是你太年輕、那就是你太善忘:零六年那轟動的案件,是這套電影的源頭。若說林或想為徐步高翻案,似乎又扯到太遠,畢竟林只是抄了徐的一部分,自編的鬼王黨,和真實徐所殺害的人,都似是牛馬而不相及。

若退一步,若林是想講精神分裂呢?王偉業「成魔」的源頭 – 其父親以及其童年所作所為所造成的陰影,一百一十二分鐘的有限空間下,說完鬼王黨又要講呢D,即使盡量講,極其量也只在後面充當個最後揭露,即又只是些皮毛。其實要講精神病,王成年後的經歷反該能較好發揮:王因工作上過分循規蹈矩,處事不夠圓滑,而不斷被調環頭並無法升職。不知那時開始,依著規矩做人反會觸礁,就是要「靈活變通」才會順風順水,這樣太依重潛規則的社會,不把老實人迫瘋才怪。但或許,林怕多說或會顯得有點同情徐步高,故對比童年陰影,這更加說得少之又少。

王偉業童年時因目睹父親被當警察的鄰居「誤殺」,因而「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報復,但一場卻造成其揮之不去的陰影。由此刻開始,他照顧喪子的婆婆及當盡忠職守的警察,為的是彌補當日的過錯。但他做好人也連番碰壁:輸血救人反救著桿匪令他繼續作惡,婆婆的離世對他是最致命一擊 – 他唯一彌保的途徑也沒有了。他看到的韓江,其實是他自己罪的一面,他竭力擺脫他卻愈搞愈糟。王的死是必然走向的結局,因這已是他脫離罪的唯一方法,但想吞槍自殺卻改以引火焚身,或許以林所想,吞槍未免太「便宜」了他,要如同他火燒死鄰居般,自己也身葬火海,以眼還眼,才算公平。

想起早前黑澤清導,湊佳苗的故事《贖罪》,《魔警》算是其一個沒說得太明白的壓縮版 – 作孽不論有意還是無意,也是很容易,但贖罪去解脫卻是極之艱難 – 王即使被焚而去,但名字卻被附加了「魔警」的稱號,罪還是永遠離不開他。若以警世而論,林的百多分鐘,卻比黑的六小時總長,說得有力很多。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