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網誌

社運

全民政改商討日過後的幾點思考

全民政改商討日過後的幾點思考
廣告

廣告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行動商討日(三)選出了三個政改方案建議,將交由6月22日讓全港市民投票選擇。三個入圍的方案均有公民提名,包括學界方案、人民力量方案和真普聯。究竟這個結果給予我們甚麼啟示呢?未來爭取民主的路應該如何走下去呢?以下是筆者的一些思考,歡迎賜教:

(一)

主張以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普選的佔中行動,其本質決定了DDay3的投票結果。DDay3大約有2,500人參加,可以假設這班人是香港民主運動的「死忠」支持者,是最渴望看見真普選出現的一群人。為了爭取真普選,不惜要採取公民抗命行動,所以他們要爭取的方案大概也不會是溫和方案。現時社會上有超過二十個來自不同政黨和民間團體的政改方案建議,「死忠」民主支持者當然懂得分辨不同方案的民主程度,抑或是對抗中共篩選的程度。在深思熟慮之下,揀選有公民提名的方案,導致DDay3投票結果是三個入圍的方案均有公民提名機制,並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

(二)

學界方案獲得1,124票,相信是來自學民思潮的支持者、大專生、社運界、民間團體等較進步的民主派人士;人民力量方案獲得685票,相信是來自社民連、人民力量、佔中後援會、蘭花系等支持者;真普聯方案獲445票,相信是來自泛民政黨的黨員和支持者。

數字是不會說謊,2012年立法會地方直選選舉,公民黨、民主黨、工黨、街工、新民主同盟和民協合共所得票數大約是72萬票,而人民力量(不計黃毓民及黃洋達)和社民連合共所得票數大約是19萬票,兩者相差甚遠,亦與DDay3的投票結果相違背。

這反映出大部份溫和泛民黨派的支持者,是不會參與佔中行動,只有較激進的人民力量和社民連的支持者,才有較大機會參加佔中。因此,真普聯方案得票低是能夠理解的,因為他們大部分的支持者屬於溫和派,他們現階段還未必接受到公民抗命這種激進的行動,導致他們沒有參與佔中商討日。這是佔中運動現時的大問題,或這許當政府在年底拋出爛方案,便會刺激到這班溫和民主派支持者加入佔中行列。

(三)

佔中在本質上是激進的,所以不認同佔中運動的部分溫和泛民支持者不會參與佔中商討日,不參與佔中商討日,則不能夠在DDay3投票。極溫和的民主派方案在DDay3的得票極低,是因為他們的支持者根本就不太支持佔中,也不會參與商討日。例如,學者方案只有74票,香港2020方案只有43票,湯家驊方案只有17票。說到底,這些溫和方案的支持者根本就不會投身佔中運動,他們只著眼於如於用談判去爭取普選。DDay3的結果顯示他們的方案不適合成為佔中的核彈,他們要另覓場地繼續推銷方案。他們的支持者數量其實難以估計,亦不容忽視,當政府在年底拋出爛方案,也許會刺激到他們也加入佔中行列。

(四)

關於有人批評商討日選出了三個性質相似的方案,是一種「篩選」,令6月22日全港電子公投缺乏真正選擇,欠缺公信力。作出這個批評的人,必須要先問自己究竟知不知道DDay3及6月22日全港電子公投的目的是甚麼。若果你參與過佔中商討日也這樣批評的話,就是輸打贏要。其實只要你認同佔中運動的信念,沒有不合理的篩選,任何人也可以參加DDay3,投票揀選佔中運動要爭取的方案,與中共的篩選有本質上的分別。

佔中運動一直被人批評訴求不清晰,但經過了DDay3投票之後,現時目標已經非常清晰,佔中運動就是要爭取一個「公民提名必不可少」的特首選舉方案。6月22日的電子公投,筆者理解是佔中運動獲得人民授權的日子,當天勝出的方案將背負著數以萬計的香港人授權,佔中行動者再透過公民抗命作為手段向政府爭取有關方案。

在6月22日投票的巿民不一定參與公民抗命行動,所以佔中行動者不惜以身犯險去爭取的方案,不可能完全受制於全港700萬市民,所以才會在DDay3先由佔中支持者定下底線,再於6月22日交由群眾授權,獲得道德力量。每個人也有表達意見的權利,如果你反對公民提名,你可以在6月22日投棄權票,甚至不投票。

總結

距離6月22日還有一個多月,其實最終哪個方案能夠勝出已經不太重要,因為方案分別不太大,最重要的是當天的投票人數,決定了運動的道德力量。不論投哪個方案都是對公民提名的支持,授權佔中行動者上戰場。

如果泛民是支持佔中,那麼「公民提名」就是泛民的共同政綱,就好像以前的「2012雙普選」,刁掉沒有公民提名的溫和方案,準備抗爭。所有佔中運動的支持團體在未來應該要加大力度向市民宣傳「公民提名必不可少」的訊息,解釋為何公民提名是最能夠對抗中共篩選,為何不惜要佔中也要爭取公民提名。

廣告